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老婆参加节目,把我私房钱曝光了在线阅读 - 第44章 视钱财如粪土!

第44章 视钱财如粪土!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慕容婉儿身上。

        等着她说出预料之中的答案。

        然而,慕容婉儿几乎一秒钟都没有犹豫,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卖,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我得听我老公的。”

        what?

        众人的脑袋上,都露出了很多问号。

        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节目现场,主持人手里的话筒都差点掉在地上。

        一张床,卖27个亿!

        慕容婉儿竟然不卖?

        “卧槽,我没听错吧?太太竟然拒绝了?”

        “难道说太太她视钱财如粪土?”

        “得了吧,太太就是个小财迷,当初她参加节目,不就是为了奖励吗?”

        “还有啊,太太之前说这个床睡着不舒服,想扔掉是吧?”

        “是有这么一回事,我记得很清楚!”

        “扔掉?卧槽!我简直泪奔了,这是要扔掉27个亿啊!”

        ……

        而随着慕容婉儿拒绝。

        华夏大地上,一座座传承百年的古玩店里,一名名老者,颓然的倒在了沙发上,座椅上。

        前一秒,他们还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竞价。

        而现在,却好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竟然拒绝了,女主人竟然拒绝了!但是我们不能就此放弃!”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拿到这张沉香木龙床,这关系到我们古玩店的未来!”

        “看太太的意思,好像也不是不卖,而是要听她先生的意见,看来我们得亲自跑一趟了!”

        ……

        节目现场。

        “太太,27个亿,价格我们还可以商量,您真的不打算卖吗?”

        徐掌眼忍不住问道。

        “嗯,家里的事情,我老公做主的。”

        慕容婉儿乖巧的说道,但很快握起了粉拳头,咬着小虎牙说道,“不过等我老公回来,我一定要好好审问他,这么贵的东西,他竟然瞒着我,他要是不解释清楚,我就不让他上床,哼……”

        刚说完,慕容婉儿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好像有歧义。

        一张可爱性感的小脸,顿时变得红润无比,就好像要流下汁液来。

        这一幕,又将直播间里的老铁看得心动不已。

        而被拒绝之后,徐掌眼眉头微皱,心里充满不甘。

        沉香木龙床太过于珍贵,哪个古玩店能拿下来,就能多一件镇店之宝,就能在残酷而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这也是龙床被全网疯抢的原因。

        想到这里,徐掌眼沉思良久,暂时离开节目现场,拨通了一个电话。

        ……

        而此时。

        华夏帝都,文物局。

        一把手冯先督,正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文件。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冯先督看了一眼手机,脸上的皱纹顿时舒展开了。

        他将手机接了起来,笑道:“老战友,你能主动给我打电话,让我很意外啊,怎么,最近不忙?”

        冯先督嘴里的老战友,正是龙腾阁的掌眼兼老板,徐安邦。

        三十年前,两人都是热血青年,投身军旅,成了亲密无间的战友。

        在一次紧急行动,两人并肩作战,行动中,徐安邦为冯先督挡了歹徒一刀,以至于终生不育。

        两人同年当兵,同年退伍。

        退伍前,两人抱在一起,哭得跟狗一样。

        冯先督更是发誓,这辈子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徐安邦开口,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退伍后,冯先督进入政界,一路平步青云,现在已经是文物局的一把手。

        而徐安邦则子承父业,回老家经营龙腾阁。

        不过,这么多年来,徐安邦从来没有找冯先督办过什么事。

        在他看来,战友情谊,是这个世界最纯粹的情谊。

        如果掺杂了个人私利,就不纯粹了。

        不过,冯先督也没少暗中帮助徐安邦。

        也正是因为如此,龙腾阁才能成为华夏排名前三的古玩店。

        “老冯,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徐安邦没有寒暄,开门见山的说道。

        冯先督一愣,随即大喜道:“这么多年,难得能帮你办件事,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皱一下眉头。”

        “我想收购华夏史上第一龙床——沉香木龙床,但是女主人好像没太有卖的意思,不知道你是否认识男主人,我希望你能帮我说一下情,如果他们想卖的话,考虑一下龙腾阁。”

        徐安邦说道,“我也知道这件事可能让你难做,但这龙床,足以成为传承前年的镇店之宝,对龙腾阁至关重要。”

        “什么!沉香木龙床!”

        冯先督猛得从座位上坐了起来,满脸的惊恐与震撼,“这张床,你不能买,万万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