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巡天妖捕在线阅读 - 第五百〇八章 杀鸡儆猴

第五百〇八章 杀鸡儆猴

        听到高凌的询问,林季反倒有些意外。

        他离京已有月许,监天司也早就放出他升任维州镇府官的消息,怎么消息还不如他人走得快。

        “合着你还不知道?”林季笑了笑,掀开衣服的下摆,露出了自己的令牌。

        看到镇字令,高凌先是愣了片刻,    随后才惊讶道:“林大人便是上面派来维州的新任镇府官?”

        见到林季点头,高凌的脸上顿时泛起几分兴奋的笑意。

        维州之事他在其中参与了许多,对于林季自然也比旁人熟识几分。

        “林大人,你离开维州这段时间,紫晴大人还时常说起你的消息。”高凌说道,“可惜后来紫晴大人走了,    府衙里几位第五境的掌令游星三天两头见不着人,府衙里的消息反而闭塞了。”

        “辛苦了。”林季拍了拍高凌的肩膀。

        他能想象的到,偌大的维州府衙,只有一位第四境的总捕撑着场面,是怎样一种艰难的情况。

        没有人会把他放在眼中。

        就在这时,一旁被捆着的那油头粉面的小子突然笑出了声。

        “哈哈哈,这他就是新来的镇府官?毛长齐了没?监天司还真是没人了。”

        “住嘴!”高凌面色一冷呵斥道。

        可油头粉面压根就不在乎,反而挑衅似的看向林季。

        林季也来了兴趣。

        在监天司当了这么多年的差,落网了还这么嚣张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高凌,这小子犯了什么事?”

        “回大人的话,他叫黄雄,是维州黄家的人。”高凌说道。

        林季微微挑眉道:“用蛊的那个黄家?”

        “没错。”高凌点头道,“他在玉城之中寻欢,却对青楼女子用蛊,害死了好几位姑娘,被发现之后还打伤了两位妖捕弟兄。”

        “切,    不过是死了几个下贱的妓女而已,你们还真敢拿我怎么样不成?”黄雄不屑道,    “姓林的,你最好赶紧把我放了,不然等我爹知道这事,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听到这话,林季好奇道:“怎么,你们黄家敢跟监天司作对?”

        “监天司又如何,这里是维州!”黄雄说道。

        林季不清楚维州的情况,没有着急开口,而是看向一旁的怜玉。

        “怜玉,你去马车那边歇息吧,我和高总捕说些事情。”

        怜玉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的出身便是黄雄口中下贱的妓女,此时听到黄雄这般不屑的语气,她心中自然不会好过。

        林季也是看到这一点,才想将她支开。

        “别往心里去,早些休息吧。”林季宽慰了一句。

        “是,老爷。”怜玉应了一声。

        可听到林季与怜玉的对话之后,黄雄眼珠子一转便想明白了缘由。

        “呦,镇府官身边还跟着个妓女丫鬟,怎么,一路走来耐不住寂寞?哈哈哈,原来也是我辈中人!老弟,    我...”

        啪!

        不等黄雄把话说完,林季的巴掌已然落下。

        只见黄雄整个人飞出去了七八米,等他再被妖捕们搀扶着回到原处的时候,他的右脸已经彻底肿胀起来,满嘴的牙齿也掉了大半。

        “满嘴喷粪的东西。”林季面色渐冷。

        “你他吗敢打我,信不信我让...”

        “让你家长辈来找我麻烦?林某候着。”

        林季随手抓了把泥土,狠狠的塞进了黄雄没了牙的嘴巴里,全然不顾他痛苦的模样,转而看向高凌。

        “说说如今维州的形势吧,我看看这黄家到底多大能耐,连监天司都敢不放在眼里。”

        高凌看到黄雄的下场,心中也有几分畅快。

        “自从密宗被灭之后,起初紫晴大人还在的时候,维州倒是还安稳,但紫晴大人是游天官,没过多久就被调走,自从那时起,维州便乱了起来。”

        “怎么個乱法?”

        “百废待兴,原本被密宗压得抬不起头的各家势力都冒出来了,其中以三家为最。”

        高凌轻叹道:“金刚寺、天罗宗与这小子所在的黄家。”

        说到这里,高凌抬头看向林季,脸上泛起几分苦涩。

        “因为监天司势弱,这三家势力没了约束,于是便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当初密宗在维州各处的寺庙,原本还有不少宝物尚未清点,这些势力在紫晴大人走后,便敢公然夺取。”

        林季微微眯眼。

        “当初灭密宗的时候,我可不记得这几家势力出过人手,都是九州各处的修士前来支援。”

        “哎。”高凌叹气道,“起先他们只是试探,在发现监天司真的管不住他们之后,但凡是有油水的地方,便有他们三家的身影。”

        “倒不是不让他们发展势力,监天司向来也不会在乎所谓油水、好处等等,唯独他们行事太过霸道,动辄便伤人性命,大有在维州唯我独尊的架势。”

        “如今在府衙已经积攒了许多大案重案,其中不乏一些天怒人怨之事,这背后的凶手大抵都是原本维州的各家势力,其中就以这三家为最。”

        林季听出了高凌语气中的愤慨与无奈。

        “呵呵,兴许是他们被密宗压制了太久,又废物一般没本事收拾密宗,如今头上的大山没了,他们才久违的喘口气吧。”

        “这哪是喘气,这是要命。”高凌皱眉道,“如今维州各处已然是怨声载道,不只是平民百姓,即便是那些没有根脚的修士,大多都苦不堪言。”

        林季摆了摆手。

        “无论是喘气还是要命,我会让他们给个说法的。”

        一边说着,林季的目光又落在了黄雄身上。

        他不会全信高凌的话,也深谙任何事情都不能以偏概全的道理。

        这些消息他此时粗浅听了,等真去了玉城,总归还要再了解一番的。

        但他也不会不信,毕竟从刚刚黄雄的表现之中,他就已经能看出些许端倪。

        一位第四境的黄家晚辈,敢这么咆哮监天司的总捕,连他这个镇府官都敢不放在眼里。

        要么他是脑残反派,丁点脑子不带的典型纨绔。

        要么就是他真的不将维州的监天司放在眼里。

        不过无论是哪一样,其实也无所谓了。

        林季的目光落在了黄雄身上。

        “小子,你听说过杀鸡儆猴的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