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王的会面

第三百二十六章王的会面

        卢象升死活想要一个见多尔衮的机会,为此不惜行当初魏武之事,魏武之事是啥呢?

        其实就是一个小故事,《世说新语.容止》上面记载的。

        说当年匈奴使者要见魏武王曹操,曹操觉得自己长得不咋好看,不足以展现大汉的气魄,就让崔琰冒充他,    曹操则是化妆成一个侍卫在一旁握着刀。

        原文叫做帝自捉刀立床头。

        见面完毕之后,曹操让人去问匈奴使者:“你觉得魏王如何?”

        匈奴使者回答道:“魏王人长得英俊潇洒,不过床头站着那个握着刀的才是真英雄。”

        曹操听了这话立刻下令赶紧去追杀使者,这是个有能耐的人。

        后来根据这個小故事还衍生了一个词,叫做捉刀,意思是假冒一下的意思。

        现在卢象升虽然不是要假冒李朝生,    但是却要假冒护卫,因此李朝生才会出言调笑一句。

        不过既然卢象升如此有兴趣,    李朝生也没有别的想法,就带他去一趟吧。

        三日时间很快就过了。

        会面的日子到了,这一大早,李朝生就换了一身明朝士大夫穿的锦服,衣着华贵,归化城在一堆军马里找了一匹最为雄壮的战马作为李朝生的坐骑。

        只见此马长九尺,高八尺,浑身枣红,一丝杂毛也没有,这样的马可是在上万匹马里找到的一匹最好的了,要知道马的好坏可有讲究。

        有道是马高六尺为骄,七尺为騋,八尺则可以称“龙”或“駥”,这已经是马中极品,可称为龙马。

        唐僧骑得那白龙马,理论上也应该高八尺以上,    不然都不够格称龙马。

        而李朝生这匹枣红色的大马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还是经过几次变异,反正在一群马里面他显得与众不同,高人一头啊。

        李朝生看了之后,十分喜爱,并且驰名:火龙驹。

        李朝生骑着火龙驹,身后跟着本次随行人员,李朝虎,谷子以及一百亲卫,而在一百亲卫中,卢象升则是混在其中,这一百亲卫身上都没带任何兵刃,这时双方约定的,谁也不能带兵刃。

        出城十里地,就见到石大磊带着本部人马已经架起了大炮,严阵以待,壕沟也都挖好了,只要对方起了歹意,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反击。

        过了这里,再往前,五里,    这里钱十二带着五百人驻守此地,同时跟着他们一起的,    还有两个满清的使者,他们是专门负责检查李朝生这一行人带没带兵刃的,同样的在多尔衮那边也有李朝生派去的人检查对方带没带武器的,在这一方面双方都非常的严格。

        不过在使者检查李朝生一行人的时候,首先钱十二要检查一下鞑子的使者,不单要搜身,几乎让鞑子光着屁股检查了好几遍之后,才允许搜李朝生的身。

        毕竟谁知道这些使者有没有死士到时候趁着搜身的时候,掏出武器刺杀李朝生呢?

        这时鞑子使者来到李朝生身前行礼道:“尊敬的蓝田县尊,请让我检查您是否携带武器。”

        李朝生这时展开双手,周围五六百人瞪着眼睛看着鞑子使者,只要鞑子使者有一丝一毫的不规矩,这些人会立刻把鞑子使者撕成碎片。

        鞑子使者擦拭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紧跟着开始一寸寸的搜查李朝生的身体,查探一番之后,除了发现李朝生的身上还想穿着软甲之类的防御装备,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这才放心让李朝生过去,紧跟着检查李朝虎,然后李朝虎身上也穿着类似的软甲,这个软甲就是李朝生高价搞到的能防子弹的防刺服。

        这一百骑李朝生人人发了一件,当看到防刺服的时候,卢象升当然是好一阵惊讶,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如此做工精良的软甲,那是爱不释手,舔着脸向李朝生求取一件,李朝生当然很大方,送了一件给卢象升,卢象升当时就视若珍宝,送给了自己的弟弟卢象霖。

        言说卢象霖的武艺差,两军交战有了这个性命就有保障了,至于他自己,卢象升看的很开道:“卢某一条命是国家的,丢了也不要紧,就当精忠报国了,大气的一塌糊涂。”

        两个鞑子信使认认真真的把所有人都检查了一遍,这才从自己的马背上掏出了响箭,以特定的频率射出去三箭。

        这个是很有讲究的,毕竟来到这边的信使只有两人,要是被人胁迫,或者杀死怎么办,因此他们想的办法是,检查完了之后发射信号,信号是以响箭排列为准,而且这些信使的身上都藏毒,若是有一点不对劲,他们都会自杀。

        而他们死后,他们商量的特定信号没办法发射,或者发射错了就立刻终止会面。

        并且这种检查还不止一遍,一共有五遍,剩下的五里路,李朝生每过一里地,就会有人检查一遍,同样的多尔衮也是相同的待遇。

        如此一里路,一里路的往前走,都快赶上国庆阅兵的安检了,等到了大会现场,这里情况就显得很有节日的气氛,双方都有各自的节目助兴。

        这时只见在河岸有两个高台,李朝生带着李朝虎,谷子上了高台,高台之上有一个案桌,李朝虎与谷子上了高台之后就站在李朝生的身后,一左一右,相得益彰。

        而同时对面高台也有人登高,这时就见一个身穿铠甲的青年身后跟着一个中年文士,还有一个十分雄壮的青年一起登上了高台。

        李朝生这时终于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多尔衮,不过却略微有些失望,这个多尔衮长得很普通,与李朝生脑海里电视剧里的那几个形象完全对不上。

        这时多尔衮也在打量李朝生,只见李朝生身穿锦衣,面色带笑,星眉郎目,竟然有几分翩翩佳公子的气质。

        双方打量了对方许久,二人几乎同时抱拳施礼。

        “大清多尔衮。”

        “蓝田李朝生。”

        各自做完了介绍后,就坐在了案桌前,相对而坐,这时身后两个人各坐好,李朝虎与多铎互相怒目而视,谷子这时也阴恻恻的看着范文程。

        这时率先开口的是李朝生,李朝生看着多尔衮道:“多尔衮阁下,与在下见面顶盔掼甲,莫非是信不过李某?”

        听了李朝生的话,多尔衮微微皱眉,多铎这时出声道:“大胆,我家兄乃是大清的王爷,你竟然敢直呼其名。”

        李朝生闻言呵呵笑道:“满清的王爷跟我大明有什么关系,再说你们称王称帝,我们皇帝承认了吗?我们皇帝没承认我就不承认,多尔衮阁下以为呢?”

        多尔衮听了这话脸上带着笑容道:“大明日薄西山,我大清蒸蒸日上,这天下也该我们满人坐坐了,再说我们手中有元朝天祚帝带走的传国玉玺,大位德正,何须你们明人承认。”

        李朝生不屑道:“一派胡言,大明乃是一只沉睡的雄狮,你们大清不过一只狂吠的野狗,现在雄狮睡了,你们咬了雄狮两口,就认为自己能吃下雄狮,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等雄狮醒来,一口就能把你们野狗吞了,你们还不早早投降,落一个全尸。”

        “哈哈哈……李县尊此言荒谬,你们大明如何能比作雄狮,你们只是大一点的肥猪而已,而我大清乃是幼虎,待我们长大,你们大明不过是我们大清嘴边的一块肥肉而已,我们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何人能拦的住?”

        听了这话李朝生哈哈大笑道:“哦,不知道我蓝田拦不拦得住?”

        多尔衮闻言道:“我也很想知道,只是不知道伱们的皇帝容不容得下你,别到时我们大清没出手,你们反倒被你们的皇上斩首示众了,汝比袁崇焕如何啊?”

        李朝生竟然一时语塞,这倒不是李朝生不想辩解,主要是崇祯这破事做的实在不长脸,导致这时候斗嘴占不了上风,不过李朝生可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崇祯不给力,只能靠他自己强顶了。

        想到这里,李朝生呵呵笑道:“多尔衮阁下说得对,不过这塞上风景不错,不知道多尔衮阁下为何着急离开啊?”

        李朝生这话一说,意思很简答,你别扯那么远,还袁崇焕,你先说说咱们归化城之战谁赢了吧,你那么牛逼,你有本事把归化城打下去啊。

        多尔衮闻言眯缝起眼睛道:“哦,陛下招我回去准备往朝鲜用兵,塞上风光虽美,可是海上风光也不错啊,咱们不能厚此薄彼,须雨露均沾。”

        这意思是说,老子这兵去打朝鲜了,朝鲜不是你们大明属国吗?你们连自己的属国都管不了,刚在塞上赢了一仗有什么好骄傲的。

        李朝生那能听不明白弦外之意,这时微微笑道:“我关中风光也不错,多尔衮阁下不如前来参观一下啊,我定当好好招待。”

        李朝生这话也是夹枪带棒,你们打个朝鲜算啥,有本事来我们蓝田县撒野啊,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们。

        听了这话,多尔衮笑道:“会去的,以后大明的每一寸山河都将踏上我大清的马蹄。”

        李朝生笑道:“呵呵,那在下也将带领蓝田一众领略一下你们辽东风光。”

        “哈哈哈……好,好,那你我就说定了,这说了半天,口感舌燥岂能没有酒呢,来人把我满人喝的米儿酒抱两坛子送与李县尊品尝。”

        多尔衮这时挥了挥手很快两个汉子抱着两坛子米儿酒划着船往这边来,李朝生见状对身后道:“去,搬两坛子咱们关中的地瓜烧,送与多尔衮阁下品尝。”

        很快李朝生这边也抱着两坛子酒送了过去,不过米儿酒送过来了,给李朝生倒了一碗,李朝生闻了闻道:“这酒寡淡,喝不惯,便不喝了。”

        多尔衮这时接过地瓜烧瞄了一眼也道:“这酒太烈,孤王不善饮便不喝了。”

        两个人都把对方酒放下了,不吃对方投喂的食物,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毕竟酒水食物很容易下毒,作为王的他们可不需要以身试险,本来李朝虎建议对方若是赐酒或者食物,就让他来吃,他吃了多铎也要吃,他已经在酒里面下了顶级的鹤顶红,见血封喉的那种,到时候大不了极限一换一。

        不过这个提议却被李朝生拒绝了,犯不上,为了一个鞑子,折损己方一员大将,这种傻逼事情李朝生才不会做呢,这要是换成这个时代的人还可能有杀身成仁的想法。

        可是李朝生却不这么认为,李朝生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很长时间了,但是本质上还是一个现代人思维,他从来不认同这种换子的行为,用你的心腹爱将换对方心腹爱将,这就是无能的表现,李朝生认为李朝虎的生命价值比多铎贵重的多,让他用李朝虎换多铎,他才不干呢。

        不过多铎这傻小子却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不过也被多尔衮眼神拒绝了,两方都默契的不看对方的酒水。

        不过就在这时李朝生高台下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李朝生回头一看只见卢象升这厮竟然低着头走了上来,李朝生皱眉,卢象升这时候上来干什么?

        李朝生正想着呢,这时卢象升来到李朝生身前,弯腰道:“小心,不对头。”

        李朝生一愣看向卢象升,卢象升这时小声道:“我刚才看了一下,范文程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而是在不停的记录东西,这应该是在记录你们的谈话。”

        “这有什么?”

        李朝生不解的看着卢象升,卢象升道:“怕就怕他在记录史书,他们如果想要害你,完全可以把范文程记录的东西当做史料,要知道只有王候见面才会有史官记录,他们要是有心操作,这就是逾越大罪,若是传到陛下耳朵里,怕是一场祸事啊。”

        李朝生听懂了,看了卢象升一眼道:“咱们家这个陛下还真小心眼啊,行了,我知道了,你先退下。”

        卢象升闻言还想说什么,李朝生却挥了挥手,卢象升跺了跺脚道:“人言可畏,不可不察啊。”

        李朝生笑着道:“你先退下。”

        卢象升这时转身要走,多尔衮却突然开口道:“慢着,这位兄弟面熟啊,抬起头来让本王看清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