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如她在线阅读 - 第59章

第59章

        有鱼能理解她的伤感,“殿下,您现在的感觉,像不像自己辛苦开垦的荒地,最后种上了别人的庄稼?”

        公主说对啊,“他面对我的时候三贞九烈,做了皇帝说不定就变得很放荡。毕竟皇帝要生很多孩子,他是重任在肩,不得不干,然后慢慢咂出滋味来了,觉得这种事很有趣……”公主越想越伤心,有种亲手种的菜,便宜了别人家猪的惆怅感。

        有鱼叹了口气,抬手抚抚公主的肩,以示安慰。

        “殿下别着急,去了个释心大师,说不定还有动心大师、窝心大师呢……等下路过金翅神庙的时候仔细留意一下,咱们膳善本土的和尚也有长得不错的,他们不像上国的和尚这么死心眼,看看他们绣花的僧袍就明白了,还俗起来毫无压力。”

        公主呆滞地看着无星无月的天边,本土和尚没能引发她的兴趣,她喃喃自语着:“我喜欢穿白衣的僧侣,还喜欢达摩寺的芒鞋,释心大师光脚穿芒鞋的时候,脚趾头看着好性感。”

        有鱼兜天翻了个白眼,连脚趾头都觉得性感,真是没救了。

        “那您为什么不和他说呢。”有鱼道,“把您对他的痴迷通通告诉他,说不定他一感动,愿意入赘我们膳善也未可知。”

        公主干笑了两声,“本公主向来不靠说,一切都靠做。他都接收不到我的信号,说明没有缘分,不必强求啦。”

        公主说完,站起身转了两圈。朔风凛冽,吹得人脸皮发疼,公主紧了紧她的狐裘斗篷,边转边道:“回家就举办个选婿大典,本公主要公开选驸马。长得不好看的不要,头发太长的也不要,头发长见识短……男人又不是女人,长那么长的头发干什么!”

        公主现在极其愤世嫉俗,悼念了一番往昔岁月,摇摇晃晃钻进帐篷睡觉去了。

        失恋的人总是比较脆弱,帐篷里挂着小小的风灯,绰绰和有鱼看她来回烙饼,那不甘翻身的动作,像皮影戏一样投射在雪白的帐布上。

        公主终于吹灭了灯,独自躲进黑暗里舔舐伤口去了,作为她的智囊团,绰绰和有鱼表示同悲。

        这一行,上国派了十五人的队伍护送她们,寒冷的冬夜,男女虽然分成两处烤火,但天寒地冻阻挡不住火热的情愫。同行一个月,看对了眼的男女开始眉目传情,绰绰和有鱼无人问津,两个人碰了碰杯子,怅然干下了这杯孤独的酒。

        天上有什么落下来,落到脸颊上瞬间消融。绰绰仰头望向天顶,空中仿佛扬起了细细的粉尘,慢慢地,逐渐地壮大,然后撒盐一样,均匀地降落下来。

        “下雪了!”欢呼声此起彼伏,膳善虽然也下雪,但每年初雪也还是令人惊喜不已。

        膳善姑娘一般都能歌善舞,高兴不高兴都可以跳上一曲。不知是哪个护卫弹起了口簧,姑娘们便应着琴声踏歌,整齐划一的步伐,踏在荒烟蔓草的原野上,这寒凉的天气也变得多情起来。

        琴声淙淙,伴着姑娘们愉快的笑语,在草原上无尽回荡。

        渐渐地,踏歌声中混入了隆隆的声响,仿佛大地也颤抖起来,要不是离山很远,还以为雪崩了呢。

        众人都察觉了,惶恐地面面相觑。护卫们回身操起了兵器,终于肯定那种异响是马蹄声。

        有鱼忙抽出弯刀挡在帐篷前,公主从帐中探出脑袋,又被她压了回去。

        细雪纷飞,转眼一队人马到了面前,那些人个个蒙着脸,蒙面的布上抠出了两个洞作为瞭望口,咋咋呼呼大笑:“有肥羊,还这么多只,老天爷开眼了!”

        包围圈越缩越小,有鱼从公主的帐篷前移开,和众人挤在了一起。那些人只管盯着眼前的猎物,帐篷被他们抛在了脑后,其中一人打了个口哨,欢快地说:“老大,不虚此行啊,现在可是一飧难求,我们这群土匪,这回要发财了。”

        被团团围住的护卫们满头黑线,管自己叫土匪的人真少见。再看看他们的着装,分明和边军一样,看来又是一群监守自盗的家伙,自欺欺人蒙着面,就以为别人真把他们当强盗了。

        护卫们拔刀,明晃晃的刀尖向前,将姑娘们护在身后。

        使节上前一步,拱手道:“各位英雄,不管你们是不是同僚,本使只有一句话要说——我等是奉大皇帝陛下之命,护送膳善女团回国的。天岁境内戍边军队一概不得为难,否则军法处置,这是皇命。请各位高抬贵手,放行吧。”

        对面马上的蒙面人“嘁”了一声,“朝中选拔官员也太不讲究了,不识数的都能当使节?你那是一句话吗?明明好几句了好吗。”

        “我们一向不听劝,就是这么有性格。再说我们不是边军,我们是土匪,蒙着面呢你们看不到?难道瞎啊?”

        首领说的话,立刻引来边上兄弟一片叫好。

        “抓住飧人发大财,兄弟们别怂,就是冲!”

        “等等!”首领高叫,“膳善女团不是有个公主吗,谁是公主,站出来给本头目看看。”

        帐篷里的公主心急如焚,虽然不在包围圈内,却也不能独善其身。正打算有难同当,人群里的绰绰站了出来,“本公主就是!”

        公主愣住了,没想到贪吃贪睡不爱干活的绰绰如此大义凛然,紧要关头愿意代主赴险。

        蒙面的这帮人大眼瞪小眼,他们不是镬人,分辨不出飧人的气味,只是上下把绰绰打量了一遍,最后发出了由衷的感慨:“难怪陛下要退货,这公主姿色太平庸了,做个暖脚婢,都嫌胸部不够大。”

        绰绰一听,愤怒异常,“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不能人格侮辱。”

        蒙面的头目说耶,“公主殿下有点泼辣,我喜欢。”

        手下们纷纷附和,七嘴八舌指点,“这个丹凤眼,看上去好有味道……那个鼻子大,一看就很富贵,可以带回家镇宅。”

        使节慌忙摆手:“各位,人生苦短,不能要钱不要命啊。这些姑娘若是少了一位,中朝都会追究的……”

        对方不耐烦起来,“少废话,叼到嘴里的肉怎么吐出来?乖乖束手就擒,别给老子讨价还价!”

        这伙人为数不少,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开打。雪沙沙地下,双方对峙了很久,直到有人说:“妈的,老子手好冷!”

        为首的嗓门拔得很高,“算上女团,你们撑死了只有三十来个人,知道我们有多少?足足八十人!硬碰硬你们是没有胜算的,除非你们有漏网之鱼,赶到二十里外的原州通知官府,否则你们永远不可能逃脱,知道吗!”

        公主刚想迈出帐篷的脚又缩了回来,八十人啊,看来真的不是对手。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父王给她的教诲。身为飧人就得保持低调,以卵击石是最愚蠢的做法,公主只得缩回帐中勉强按捺。

        使节权衡再三,终究还是打算放弃抵抗了,“大家和和气气地,别动手可以吗?”

        对方头目说可以,“先放下兵器,万一造成误伤就不好了。”

        使节没办法,只得示意护卫们扔下手里的刀。

        那些蒙面人终于满意了,表示这还差不多,弹冠相庆了一番,驱赶着众人往平原那头去了。

        雪还在下,篝火也在燃烧,但这旷野上只剩下公主一个人,她爬出帐篷的时候欲哭无泪,不知该何去何从。

        “二十里外的原州……”公主喃喃盘算着,“二十里外……”

        可是这荒野莽莽,她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又该往哪里走?

        那些兵匪把人押走了,坏事当然要做绝,连马车也一并赶走了,公主独自站在那里,只余两堆篝火,和错落分布的一个个帐篷。

        天上下着雪,荒郊野外一个人也没有,公主呜咽了下,却不敢发出声,怕招来野狼。想了想从火堆里捡起一根燃烧的柴禾,本来打算借它照亮前路的,谁知走了两步火就熄灭了,她只得退回来,重新钻进帐篷里。

        这一夜真是无比的煎熬,公主心急如焚,不知道好不容易救出来的人又会被贩卖到哪里。黑市上飧人的境遇比宫里更糟糕,就算萧随发布禁令不得贩卖飧人,对这泱泱上国数以万计的镬人来说,依旧是治标不治本。

        她只有眼巴巴等着天亮,中途昏昏然眯瞪了一会儿,很快又惊醒。

        好不容易等到天色微明,爬出帐篷后见地上薄薄积起了一层雪,天上连只飞鸟都没有,就别指望能遇见什么人了。

        这一路因为有使节带路,公主从未关心过行程和路线,现在她一个人站在这里,实在不知道原州该怎么走。反正原地不动也是等死,还不如随意挑个方向。

        于是公主系紧斗篷上路了,脚下绣鞋踩着积雪嘎吱作响,没用多久鞋就湿透了。她一个人奔走在苍茫的旷野上,以前只知道天岁地大物博,没想到幅员能那么辽阔,单是这萧关内的平原,就大成了无人区。

        雪又下起来了,风也有点大,公主的斗篷被吹起了一角,寒风直往小腿肚上撞。

        天寒地冻,冻得公主直想哭。她吸了吸塞住了一半的鼻子,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赶。

        忽然风雪茫茫中出现一个身影,从上到下一裹白,连脑袋都严实包了起来。公主一看喜出望外,一面大喊“等等”,一面追了上去。

        及到近处,才发现是个僧人,拄着锡杖背着包袱,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公主心头忽然被撞了下,有一瞬产生一种错觉,这是释心大师回来了?

        然而不可能,释心大师已经改行做皇帝了,天岁境内的僧侣都是一样的打扮,这里离栲栳城应该很近,说不定是达摩寺派来做佛法交流的高僧。

        不管他是谁,问路最要紧,便上前行了个标准的佛礼,“大师,请问原州城怎么走,可以替我指个路吗?”

        这僧人居然长着和释心大师肖似的眉眼,因风大雪密,眼睫微微含起来,那眸子便深浓得像一片澜海。

        他还了一礼,“施主走错方向了,原州城在萧关以南。”

        公主愣住了,不知是不是错觉,这僧侣居然连声音都和萧随一模一样。难道是自己太想他了吗,世上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哦……”她口中曼应着,小心翼翼看了他两眼,“大师这是往哪里去啊?”

        正想问他顺不顺路,那和尚说:“原州。”

        公主顿时两眼放光,“那也……太巧了……”一阵寒风吹来,吹得公主直打噎,这下连唯一一个好用的鼻孔也塞住了,她不得不拿围脖把脸整个兜起来,热络地说,“大师,你和我的一个朋友好像啊,既然这么有缘,不如结伴同行吧!”

        僧人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

        公主跟在他身后,仔细打量他走路的姿势,要是硬往萧随身上靠,似乎也有点像。可光是像,又有什么用,天底下的和尚都不是释心,释心已经还俗了,就算再像,也只是影子而已。

        公主又开始担心绰绰她们,那十一个女孩子落进了贼人手里,不知道会遭遇什么。她心里焦急,走得也快,同行的僧人终于忍不住和她攀谈,“施主行色匆匆赶往原州城,可是有什么急事吗?”

        一提这个,公主鼻子便发酸,“我的同伴被人抓走了,我要去原州城找官府报案。据说原州城离这里有二十里路,我……快走不动了……”

        她的嗓音里隐隐带着哭腔,听上去甚是可怜,那僧人略沉默了下道:“前面有个市集,施主若是需要,可以租借一辆马车。”

        公主说太好了,“本……姑娘正有此意。”

        顿了顿,那僧侣又说:“贫僧化缘只能化些斋饭,化不来马车,施主若是需要代步,恐怕得出资购买。”

        提到钱,就得有所警惕了,公主略显寒酸地说:“我身上没什么钱,勉强只能凑出半两。不知半两能不能租借到马车,先去谈谈价吧。”

        边说环腰的一圈钱袋子边撞击腰臀。那些强盗虎得很,光顾着抓人,居然没去帐篷里搜一搜。萧随给每个人的遣散费,基本都留在帐篷里了,她走前转了一圈,钱财满满当当缠了满腰,好在大部分都是银票,要全是碎银子,那可真是要人命了。

        不过公主很懂得财不可露白这个道理,半道上遇见的和尚不知秉性,万一是个江洋大盗入佛门避难的,得知她身上有钱,谋财害命怎么办!

        于是公主步步提防,甚至刻意和这僧侣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她敬而远之,反倒引得对方好奇,和尚问:“施主说有个朋友和贫僧很像,究竟是怎么个像法呢?”

        公主唔了声道:“就是一种感觉啦,其实也不怎么像。”反而越看他越有杀人越货的可能。

        他说的那个市集,就在前面不远处,透过风雪已经隐约能够看见鳞次栉比的屋舍,于是公主打算过河拆桥,笑道:“大师,我们就在这里道别吧,我要去市集,你可以继续去原州。”

        和尚抬了抬眼,“施主不是要去原州吗?原州路远,你一个人上路恐怕不便。”

        公主忙摆手,“不碍的、不碍的……我可以买幅地图,再买个罗盘,找到原州不成问题。”

        和尚略沉默了下道:“贫僧也要去市集化缘,施主若是不愿与贫僧同路,就请先走一步吧。”

        公主心想糟糕,闹得不好被盯上了,看见她孤身一人觉得她好欺负,万一劫财劫色,那岂不是美好人生就此要画上句点?可是没法摆脱,只好硬着头皮死扛。公主这时候不讲什么风度了,既然他这么说,她就加快步子跑动起来,希望能远远把他甩在身后,至少拉开一些距离也好。

        跑得气喘吁吁,暗暗以为够远了,谁知一回头,他就离她六七丈而已。没办法,再加紧点步子,这回总可以了,结果再一回头,他不近不远,仍在那里。

        公主终于感到大事不妙了,回身说:“大师,多谢你好心护送我,出家人不宜离女色太近,会被人家误会的。信女不忍心带累大师的名声,还是桥归桥路归路比较好。”

        隔着风雪,对面的人没什么表示,只是双掌合什,道了声“阿弥陀佛”。

        公主有点着急,“你阿弥陀佛也没用,姑娘看多了,色就是色,空也是色,会做不健康的梦,真的。以前我那个朋友就是这样,现在都还俗了,每日花天酒地不务正业,大家都为他感到惋惜。”公主胡扯了一通,最后说,“大师一看就是正派人,千万不要步他的后尘。”

        可惜她说了半天,对面的人不为所动,拄着锡杖笔直地站在那里,泥塑木雕一般。

        风渐急,吹得他僧袍翻飞,锡杖上铁环啷啷作响。那虚虚包裹住头面的棉布也松动了,一端高高飞扬,障面后的脸终于显露出来,蔚然的眉眼,深秀的面貌,仅仅是一道目光,就有“薄吹消春冻,新旸破晓晴”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