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如她在线阅读 - 第58章

第58章

        次日公主等一行人准备出发,十几辆马车排成了长龙,停在楚王府的大门前。

        奚官愁眉苦脸道:“殿下,不回去了好不好?你们膳善有的东西,我们天岁也有啊,非要回去干什么!下臣听说膳善除了春天,夏秋热得像火炉,冬天又冷得钻筋斗骨,这种气候哪里宜居嘛!还是上国好,四季分明,夏天有冰鉴,冬天可以转移到南方,对于身娇肉贵的殿下来说,上国简直就是天堂。”奚官劝得很动情,“还是不要回去了吧,这里除了美好的回忆,还有割舍不下的人。将来殿下要是想亲人了,可以传召膳善国主和王后来上京看您……殿下,天气越来越冷了,往北走天寒地冻,会冻坏您美丽的皮肤的。”

        奚官的极力挽留,没能撼动公主的心。

        她摇摇头,向奚官道谢,“在上京的这段日子,承蒙你照应了。虽然之前你给我下过药,但那也是奉命行事,本公主心胸宽广,不会怨怪你的。至于膳善,我在那里生活了十七年,早就习惯了,上国再好也不是我的家,我离开扜泥城太久了,该回去了。”

        她嘴里说着,其实双眼还是会四下望望,盼着萧随来送一送她。

        结果等了又等,不见他的踪迹,可能分别没什么好说的,她又客套过一次表示不必相送,所以他就真的不来了吧!

        算了,不来就不来,来了反倒有离愁别绪。

        公主含笑对奚官说:“楚王殿下忙得很,我就不去向他辞行了,请奚官代为转达我的感激之情,请他有空来膳善玩。”边说边由绰绰搀扶着,登上了来时乘坐的马车。

        马车动起来,公主仰头看看车顶,说“真好”。这车里的软装具备膳善特色,现在起才切切实实有了回家的感觉。

        公主对插着袖子盘算,“我们来时走了三个月,回去可以慢一些,就算四个月好了。抵达膳善边境的时候,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还可以拐到金翅神庙去拜佛。”

        金翅神庙啊,春天有盛大的浴佛节,往年都是公主主持的,第一瓢圣水也是由她来舀。今年要是赶得及的话,可以不必错过,听扜泥城的老人说,只要连着主持满八次,就可以获得美满的姻缘。公主从十一岁那年开始浴佛,今年不错过,就能得到金翅大神的庇佑了。

        绰绰觑了觑公主,“殿下没有不高兴吧?”

        公主知道她指什么,摇头说没有,“回家是好事,有什么可不高兴的!我现在恨不得一脚迈回膳善去,我的那些皇侄们,一年不见,一定长高了许多。”

        公主顾左右而言他,大家都听得出来,有鱼比较直接,嘀咕着为公主鸣不平,“楚王殿下真不应该,好歹相识一场,起码抽空来送个行啊。殿下别难过,咱们还没出上京呢,说不定人家在城外等着,因为碍于城内手下太多,他有依依惜别的话也说不出口。”

        公主哈哈一笑,“我本来就没指望他来送我……”

        嘴上说着,其实心里知道,她明明是盼着的。可惜他没来,她自然感到失落,但有鱼这么一说,公主又觉得希望就在前方,说不定那人真会在城外等着她,毕竟他的性情向来内敛,心里想什么,嘴上未必愿意说。

        后来公主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们闲聊,马车渐渐到了城门上,她就开始悄悄盼望。

        萧随说话倒是算话,果真派遣使节送她们返回膳善,有使节在,通关就变得很简单,光是靠刷脸,甚至不必出示文牒,城门上便可畅行无阻。

        前面的官道上隐约出现了一队人马,公主心头激动了下,猜测是不是萧随来道别了。然而越走越近,那份激动也逐渐凉下来,那些人穿着黑底蓝滚边的衣裳,分明就是谢家堡统一着装。

        为首的谢小堡主策马迎了上来,“姐妹,听说你今天回膳善,我特地来送你。”

        公主还是很高兴的,至少在天岁这么久,交到了谢邀这样的朋友,在她离开的时候还会想着来送她一程。

        公主推开窗,笑得眉眼弯弯,“知虎兄,你不是被驱逐出上京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谢邀说:“不让我在上京待着,我在城外不碍着他什么吧。有本事发话把我驱逐出天岁啊,我就到十一国拉横幅,说天岁皇帝容不下情敌……”边说边嗤笑,“他不敢。”

        对谢邀来说,天底下没有什么事能令他苦恼,直线走不成,最多绕点弯路,一样能够达成目的。他本来是想送她回膳善的,因为赶路途中最适合产生感情,且能凸显他英勇的男子气概,可惜事发突然,不得不改变一下计划。

        “姐妹,我可能没办法送你回家了。”他有些难过地说,“我刚接到通知,下月初一有武林盟主选拔大赛,我为迎接这个机会努力了三年,还想最后搏一搏。这样,你先上路,你们车队走得慢,我一天能赶两百里。等我参加完了大赛,用不了几天就能追上你,要是那时候我夺得了盟主桂冠,见到你家里人也比较有面子,万一你哥哥一高兴,把你许配给我也不一定,嘿嘿。”

        谢小堡主有谜之自信,当现实与理想产生冲突的时候,他小脑瓜子一转,就发现世上无难事。他最大的好处是不执着,不着急,充分利用统筹计算法,把所有问题按从急到缓的顺序排个队,所以他的人生永远不疾不徐,每天都可以过得很充实。

        公主摆手,“你不必送我,看见前面的使节没有,萧随钦点了他送我们回去。你只管参加你的大赛,情场失意赌场得意,你一定会成功的,我对你有信心。”

        谢小堡主重重点了下头,“借你吉言……”说完了脑子才反应过来,咦了声道,“我情场不算失意吧,毕竟萧随也没有得意啊。”

        也就是一场三角恋没有赢家,这样的结果对谢小堡主来说居然出奇地好。

        公主笑了笑,“说得惨一点,老天爷会同情你。好了,就此别过,你快回泾阳吧。”

        谢邀是个感性的人,他追了一程,喃喃叫着姐妹,“路远迢迢你要多保重,等我打完了比赛,一定追上你。”

        公主含笑挥挥手,关上了车窗。

        车队逶迤,顺着官道弯曲的弧度慢慢去远了,谢邀身后传来轻俏的马蹄声,他连头都没回一下,丧气地说:“这样你满意了?”

        萧随牵了牵唇角,“出关之后天寒地冻,不让你送是为你好。本王答应过你,只要你不去膳善,就助你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这样的交换条件对你来说易如反掌,有什么不好?”

        谢邀心里有气,拉着脸道:“我也没有那么想当武林盟主啦,只不过想在我爹面前证明自己而已。你现在仗着有权,不许我送烟雨,让她满心惆怅地踏上归途,你于心何忍……”

        他还没说完,一旁的萧庭让便喝了声大胆,“谢邀,别仗着脑残胡说八道!你就算再恨你爹,也不该连累谢家满门。”

        谢邀说哦哟,“你们还想玩满门抄斩这手啊?请问罪名是什么?膳善公主心灰意冷回国,天岁皇帝吃不到葡萄阻拦情敌?”

        萧庭让被他说得发噎,无可奈何地看了萧随一眼。

        萧随有良好的修养,并不会为这种事动怒,能阻止谢邀没脸没皮的纠缠,他就放心了一大半。毕竟返回膳善的路太长,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万一公主忽然觉得谢邀也不错,闹出个两情相悦来,届时后悔可就晚了。

        所以要未雨绸缪,只要能办成这件事,谢邀的出言不逊他也可以包涵。

        “庭让,你派人把谢小堡主的事安排妥当。”他吩咐完萧庭让,转头乜了谢邀一眼,“当上武林盟主,就好好经营整顿吧!这些年江湖太乱,黑市上的飧人交易不单要靠朝廷打压,也要靠江湖人士铲除。你不是看重公主吗,看重她就替她做些实事吧。她最痛恨镬人猎杀飧人,他日我颁布禁令,只能控制明面上的交易,要想彻底杜绝,还需武林正道共同抵制。”

        谢邀一听,忽然觉得这武林盟主不是空有名头,原来也有事可干,顿时打了鸡血一样,高声道:“我为我姐妹,可以赴汤蹈火。谁要是再吃飧人,小爷我挑断他的手筋脚筋,盘在洗脚盆里腌咸菜!”

        发表了一通豪迈的宣言之后,拔转马头向泾阳方向狂奔而去。

        护驾的侍卫们远在十丈开外,萧庭让问萧随,“感觉如何?”

        初冬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他微垂着眼睫,不论什么时候,那眉眼间总有种慈悲无争的味道。

        “对我来说,帝位其实没有那么重要。她说怀念在达摩寺的日子,我又何尝不是。当初剃度出家,在你们看来是以退为进,而我确实很想参透那种无欲无求的大智慧。甚至我宁愿就这样过完一辈子,再也不要当什么王爷,当什么战神了。”他说着,眼睫微微颤动了下,那侧脸在日光下愈发显得沉寂清高,“可我生在萧家,别无选择,宫廷倾轧不上则下,即便是躲到方外,也绕不开命运。现在与我为敌的人,已经尽数被我剐杀殆尽,我没有天敌了,是不是就能继续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呢?”

        萧庭让笑道:“如果你想过的日子是执掌天下,垂治四海,我觉得你可以。”

        萧随抬起眼,轻捺了下唇角,稍稍沉默后忽然道:“你觉得老十怎么样?”

        萧庭让吃了一惊,吮唇斟酌道:“老十暴烈有余,宏阔不足,你和他是兄弟,你比我更了解他。”

        萧随看着膳善车队离开的方向,长叹了一口气,“我不想做皇帝了,这江山谁要,谁就拿去吧。”

        萧庭让说别开玩笑,“厉兵秣马十几年,最后一哆嗦也哆嗦完了,你现在说不想做皇帝,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可是勒马北望的那个人说:“我反萧衡,不是为了天下苍生,他做皇帝无非纵容镬人猖獗横行,还没到民不聊生的地步。我走到今天这步全是因为私欲,我要为我娘报仇,仅此而已。”

        所以现在大仇得报,连志向也一并丧尽了,以后天天在朝堂上喊“今天又是不想当皇帝的一天”,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萧庭让问:“你究竟想怎么样?”

        他不说话,出神地看着车队逐渐变成一串黑点,逐渐消失不见。

        萧庭让明白过来,“其实……爱情和事业一样重要……是吧?”

        萧随调转视线,看了他一眼。

        萧庭让摸了摸鼻子道:“你别看我,我是不是说中了你的心声?我的天啊,要是让你那些忠心耿耿的拥趸知道,他们爱戴的战神如此胸无大志,明天宫门外应当全是静坐的人了。我发现你真的很别扭,玩什么爱她就让她走,要是换了我,夺宫当晚就让人打扫甘露殿,直接安排她住进去,然后为欢庆胜利喝上两杯,喝多了抱着同眠,这事不就成了吗。要是她还想走,必须不准,谁知道会不会带走凤子龙孙,须得留下观察十个月,才能再行定夺。然后十个月里做尽爱做之事,从事发当天起重新计算……你想想,她今生还有机会回膳善吗?回也是回娘家,陌上花开就接她缓缓归,谁能说你处理得不好?”

        好友的一番话,听得萧随发怔,当萧庭让以为自己的见地终于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却换来他一句:“巧取豪夺,不是君子所为。我不会强迫她,我要她心甘情愿。”

        萧庭让看着他,终于松开拽住缰绳的双手,绝望地捋了一把自己的脸。

        “她会不会心甘情愿我不知道,反正我要是个姑娘,绝不愿意和你这种人谈情说爱。空有堂堂好相貌,情商低得令人发指,人家是公主,你知道何为公主?就是那种值得男人倾尽天下来疼爱的姑娘。你不表白、不挽留、不哀求,就这么让人走了,然后看着人家的背影告诉我,你不想当皇帝?”

        萧随眨着眼,似乎一辈子没听过如此让他茅塞顿开的话。萧庭让和他大眼瞪小眼,一手比划,“爱要大声说出来。”

        他应当是听懂了,脸上神情瞬息万变,张着嘴喃喃:“爱……”

        “大声说出来!”萧庭让抬手给他加油鼓劲。

        他简直像个哑巴,“爱”了半天,最后气馁,“看着你,我说不出来。”

        萧庭让一口气泄到了后脖颈,再回头时膳善车队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便问他:“你有什么打算?”

        萧随没有说话,拔转马头一抖缰绳,策马返回了城内。

        ***

        初冬时节,早晚虽凉,白天赶路倒也并不慌张。

        从上京到萧关,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如果说膳善距离天岁六千余里,那么上京到萧关就占了一半。

        起先上路,没走出京畿繁华之地,每隔二百里就有一个驿站,打尖吃饭还算滋润。直到过了马岭,再往西越走越苦寒,经常行上五百里,才能遇见一个歇脚的地方。

        还好车上都备了小帐篷,荒野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可以生篝火露营。粮食是充足的,唯一不足就是冷,大家围着火堆烤火,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口公主私藏的烧刀子,辣辣喝下去,从喉头一路燃烧进胃里。

        使节摇着头说:“下臣从十二国接了一辈子人,还没有过送人回去的先例,殿下算是开了先河,往后《天岁书》上应当会记下这一笔。”

        公主端端吃她的羊肉,掖了嘴才道:“全赖楚王殿下仁慈。家乡的亲人一定没想到大家还有回家的一日,只是间关万里,走在最冷的时节,这一路怕是要害大家吃苦了。”

        那些姑娘们对公主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公主现在是大家的女神,绝不允许她有任何妄自菲薄的言辞。

        “若是没有殿下,我们已经填进镬人肚子里了,哪还指望能够回家。”

        “冷怕什么,我们不怕吃苦,就是连累殿下,跟我们走在冰天雪地里。”有人惋惜地说,“原本殿下可以留在天岁,享尽荣华富贵的……”

        公主大度地笑了笑,“本公主到哪儿都享荣华富贵,上国虽好,我也怕住久了会水土不服。还是回膳善,狗不嫌家贫嘛,再说我们膳善也不算贫。”

        总之大家对回家都充满了热望。像现在,这么多国人聚在一起,聊得高兴起来可以说膳善话。乡音最亲切,哪怕风餐露宿,也不觉得日子有多难熬。

        篝火哔剥作响,木头烧成了炭,细小的火星顺着烟雾飞扬,火光掬了满怀,胸前热腾腾的。

        公主问绰绰:“我们走了多久了?”

        绰绰仔细掰着手指计算,“我们是上月二十四出发的,到今天……恰满一个月。”

        公主哦了声,“日子过起来真快……萧随已经登基了吧!皇帝登基是不是要戴通天冠?要不然他头发还没长长,看上去会有点好笑吧?”

        她自己想象一番,捂着嘴笑起来,可是笑到最后竟然觉得有点悲凉。

        “他会娶皇后吗?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姑娘……”公主靠在有鱼肩上唉声叹气。

        不管怎么样,都是她勾引过的人啊,抱过、亲过、舔过,最后也没有属于她。便宜不能长长久久占下去,终究是件遗憾的事,回忆起当初,只剩下惘然……

        唉,伤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