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如她在线阅读 - 第48章

第48章

        有些人就是那么奇怪,好像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他自己是否有决心,暂且不知道,但是他身边的人,比他还要笃定。

        公主回到自己的卧房,哼着小曲儿收拾自己的包袱,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的物件,两盒香粉,一盒玉容膏,还有一支螺子黛。首饰也可说寒酸,为了符合尉大娘的人设,特地置办了两支银钗,插在头上略嫌土气,后来宁愿拿木笄绾发,也没有再用过。

        绰绰和有鱼替她打包好了衣物,站在一旁看她,“殿下,您之前不是发愿要做楚王妃的吗,现在楚王还俗了,您怎么忽然改主意了?”

        公主说:“做人要有眼力劲儿,如果他是因为本公主的勾引还俗,且和上国皇帝之间兄弟情还在,我是得继续留下争取当上王妃。可他这次还俗是因为上国皇帝要杀他,兄弟之间就差撕破脸了,我再留下会很危险。本公主向来讲原则,坚决不干涉他国内政,主要还是因为大国搞起内战来,我们小国撑不住。”

        绰绰恍然大悟,“果然殿下审时度势,有好处第一个报到,有灾祸第一个逃跑。”

        公主不满地嗯了声,回头道:“你这么说,我会觉得你在吐槽我。”

        绰绰嘿嘿笑了两声,说哪儿能呢,“我这是在赞美殿下。”

        有鱼反而有点惆怅,“万一……我是说万一……楚王一鼓作气抢了他哥哥的皇位自己做皇帝,殿下这一走,岂不是吃了大亏?说不定留下可以做皇后。”

        “哇!”公主说,“没想到你如此利欲熏心,上国的皇后都是根正苗红大家族出身,我们凑什么热闹。”

        有鱼一听很不服气,“要论出身,这上国除了萧氏皇族,还有谁能和殿下相比?您是鄯善国公主好吗,虽然我们膳善小了点,但也是有名有姓的国家,尉氏在十二国里都排得上号,难道还不如天岁那些门阀?殿下不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话是这么说啦。”公主归拢着她的发绳道,“吃亏就吃亏在人种上,飧人在上国连正妻都不能当,我就不指望当皇后了。你想想,天岁皇宫那么大,里面鱼龙混杂。万一哪个妃子是镬人,皇帝上她寝宫走动,发现殿里到处血赤呼啦,本公主的脑袋就摆在八仙桌上……皇后被妃子吃了,想想就很可怕。”

        如此说来确实危险,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做皇后了。回到膳善去,三季在扜泥城内闲散度日,春天去精绝城度春假,其实还是满幸福的。

        有鱼替她的包袱打了个结实的结,“我们什么时候走?明天吗?”

        公主摇头,“明天不行,胜负未定,现在就走不太好。我要看准时机,起码讨得他一句承诺,以后不让膳善再进贡飧人,只要他点头,那我就可以放心回膳善了。”

        公主说得眉飞色舞,仿佛对未来满怀希望。绰绰铺开席垫,纳罕地问她:“殿下和楚王殿下相处了这么久,彼此之间都没发生奸情吗?”

        绰绰真是个大胆的小姑娘,问的问题很尖锐,直达靶心。公主无奈地笑了笑,“要是有奸情,我早就假装怀孕逼他还俗了,可是……他好像真的没喜欢上本公主,我空有如花似玉的容貌,人家不吃这套,我有什么办法。”

        “那殿下喜不喜欢他?”

        灵魂拷问,让公主略略沉默了下,半晌才道:“他长得很好看,能力也很强。”

        有鱼两眼发光,“殿下说哪一方面?”

        公主想起他不用马鞍骑马,腰也挺得笔直,便暧昧地一咧嘴,“各方面。不过人家是镬人,镬人审美和我们不一样,可能他不喜欢我这款的吧。”

        所以就很遗憾,公主殿下混了那么久,只是混了个眼熟而已。

        不过能回膳善还是可期的,三个人把行李都归置好,踏踏实实睡了个好觉。第二天起床见所有人都已经预备起来了,释心倒还是原来的样子,一身僧袍,腕上缠着菩提。

        他走到方丈和长老面前,肃容合什一一行礼,“弟子释心,两年前入山门修行,承蒙方丈大师和诸位长老教导点拨,佛学上未有所成,深感愧对方丈和长老。原想潜心研习的,可事到如今,怕我这满身尘垢,玷污了清净之地,已经没有脸面继续留在佛门了。今日起弟子蓄发还俗,重入红尘,方丈和长老的教诲弟子永记于心,至死不敢相忘。”

        他摘下颈上佛珠,双手承托着送到方丈面前,那是达摩寺僧人统一发放的念珠,既然交还,就表示再也不与达摩寺相干了。

        方丈和长老们不胜唏嘘,原本看重的好苗子,果然还是留不长久。

        方丈把佛珠又推了回去,“留下做个念想吧,也不枉你入了空门一场。”

        那厢公主也有要话别的人,圆觉、圆慧、圆通他们。

        伙头僧们当然无限惋惜,大娘和大师没有确定关系,本以为可以维持现状多留公主一段时间的,没想到幸福去得如此之快。

        圆慧赧然笑着,“今日一别,后会无期了,施主多多保重吧。”

        圆觉说:“和大娘共事的日子,小僧很快乐。”

        圆通点头不迭,“能为施主跑腿,小僧也很快乐。”

        公主觉得自己这一遭还算成功,至少在职期间,各位同僚都很喜欢她,虽然她有时候摸鱼偷懒,大家也以极大的爱心包容了她。

        “没有想到,来上国后会遇上大家,这也是缘分啊。本来还想邀你们去上京玩儿的,可惜我不日也要回膳善了,膳善离这里六千多里,真像圆慧师父说的那样,只能后会无期了。”公主笑着说,眼底有点点泪光。其实公主是个比较感性的人,她有时候看书上写话别,也能看出两眼泪花来,进入达摩寺后厨将近一个月,还是和大家很有感情的,如今要离开了,心头就忍不住发酸起来。

        不远处的释心听着她的话,脸上神色一黯,略略低下了头。

        不像是有意说给他听的,公主殿下明哲保身,想回膳善是认真的。那时追着他说要做楚王妃,原来并非出于本意,如今他还俗变回楚王了,她第一桩想到的却是要回家……

        镬将上前来,拱手向他回禀:“殿下,一切准备妥当,可以启程了。”

        他颔首,转身看了公主一眼,也不多言,提袍迈出了山门。

        从云阳到上京,这条路很让公主记忆犹新,来的时候千辛万苦,一半的路程靠双脚,既要被镬人追杀,又被抓去殉葬,简直不堪回首。现在原路返回,终于有宽绰的马车了,能够舒舒服服,躺在车里闲聊打瞌睡。

        谢小堡主是那种出身太好,志不在做官的富二代,他完全没想过和楚王搞好关系,只管骑着马,跟在公主车旁。他的全部兴趣就是和公主说说话,然后见缝插针地重申自己的想法,表示愿意和公主永结秦晋之好。

        可惜公主有一项异能,可以自动过滤不想听的。她只关心回到上京之后,怎么圆了扣押宁王,接管镬军的谎。毕竟正常程序应该是顺从宁王押解,然后进京对质,像现在这样有不臣之嫌,皇帝会看不出来吗?

        谢邀是男人,男人的眼界比较广,他摇着马鞭懒散地说:“本来就心照不宣,皇帝又不是傻子。宁王这草包要是能和楚王抗衡,过去就没有战神这个说法了。所以只要意思意思,面上能交代过去,皇帝陛下不会追究的。两年而已,楚王的威望不减,甚至有很多大臣因为镬军一盘散沙,而更加怀念楚王统兵的日子。据我的推断,楚王还朝后,声势会进一步壮大,说不定真的就……”

        取而代之这种话没有依据不敢胡说,但已然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了。

        公主长长哦了声,“那就好。”探出脑袋朝队伍前列看了看,那个穿着僧服骑在马上的人,看上去还是熟悉的背影,她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了。

        现在该叫楚王殿下,叫萧随了,释心大师已经成了过往,再过一段时日连提都不会被提起,仿佛这个人从世上消失了,即便他只是蓄上了头发,换了个称呼,也变得面目全非,再也不是以前的和尚了。

        公主觉得惆怅,怔怔望着他,他似乎感觉到了,回头看了一眼。彼此视线一交集,公主立刻挤出个笑来,他仍是淡淡的,略顿了会儿,又转回身去了。

        “看吧,这就是王爷的逼格。”谢邀不屑地说,“我告诉你,现在是王爷,等将来更上一层楼,会更加眼高于顶的。姐妹,我看你还是听我的,跟我回谢家堡吧。他要是准备打江山,你留在楚王府太危险了,就你那八十斤的肉,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公主想了想,说不行,“我要见证奇迹,毕竟很少有附属国公主经历宗主国改朝换代的。”

        谢邀还在喋喋不休,“见证奇迹也用不着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吧!”

        结果车里的人一脸尴尬,摸了摸鼻子,视线飘忽着,一忽儿在车顶,一忽儿在车底,就是不看他。

        谢邀有点得意,“怎么,终于认同我的话了?”

        马车的车窗对开着,他说完,不经意间朝对面看了眼,发现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另一侧窗口。光头楚王轻飘飘一个眼风投过来,曼声道:“楚王府的守卫一向森严,谢小堡主不必担心。”

        哎呀,没有什么比背后说坏话被正主听见更叫人下不来台的了,还好谢小堡主够机灵,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哈哈了两声,“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担心我姐妹在你府里没有照应……这样吧,我也在贵府上借住两天,你放心,我足额缴纳食宿费用,绝不会占你半点便宜的。”

        结果楚王不给这个面子,虽然不至于疾言厉色,但那股骄傲的劲儿,把萧氏王爷的目下无尘,发挥了个淋漓尽致。

        “本王刚还俗,习惯了粗茶淡饭,恐怕慢待谢小堡主。”

        这已经是婉拒了,他毕竟不是粗人,说不出太过无礼的话。

        然而谢邀要是懂得知难而退,就不是欲图称霸武林的谢小堡主了。

        他大手一挥,“不要紧,我可以自己点餐,让酒楼给我送上门来。楚王殿下不必担心我们的饮食,只管办你的大事去吧,我会照顾好我姐妹的。”

        他说什么都会带上公主,这种逼婚不成反做了干哥哥的桥段,被他演出了贴心贴肺的味道。

        对面的人没有再说什么,唇角微微牵动,不知是玩味还是嘲笑。手上马缰一抖,轻喝了声“驾”,又上队伍前面去了。

        谢小堡主扬了扬眉毛,“看吧,恼羞成怒了。”

        公主说:“知虎兄,你可要悠着点,人家现在不是和尚了,不怕开杀戒。”

        谢邀眨巴了一下眼,先是一怔,后来才壮胆挺胸,“怎么会呢,楚王可是战神,一向以军纪严明著称。他要是敢杀我,谢家堡就写大字报拉横幅,发动门下弟子到处喊冤。”言罢压低声说,“官场人物和我们江湖儿女不一样,他们最讲究名声了。这些皇子皇孙里,谁的生世最可怜,谁就能获得大众的同情。我跟你说,当今圣上是皇后的儿子,排行老大,是不是很顺利?而我们楚王殿下生母早亡,才一点儿大就入军中磨练,十来年战功赫赫,名扬天下,我觉得他很适合当皇帝。在当上皇帝前,可不能因为嫉妒,对情敌大开杀戒。”

        公主和绰绰有鱼听得直翻白眼,世上哪有这样自诩情敌的人。

        不过论谢小堡主的脸皮,也是厚到了极致,他果真蹭进了楚王府,站在院子里四下打量,往公主当初住过的眠楼上一指,“这里风水好,视野佳,就这里吧。”

        奚官说不行,“谢小堡主,这是两位殿下的眠楼,外人是不能随便进入了。”

        谢邀一听,越发咋呼起来,“什么两位殿下的眠楼,没名没分的,你们硬把人凑做一堆,恐怕不太好吧!”

        奚官是常年服务于王府的官员,没见过这样喜欢干涉人家家事的人,当即愕然望向公主,“殿下,这人怎么这么多管闲事?公主殿下当初入上国,说好了是作配我家殿下的。现在楚王殿下还俗了,公主殿下的任务也完成了,应当即刻筹措,准备大婚才对。”

        公主听了讪讪一笑,转头望向大门外,喃喃着:“去宫中面圣,不会受人刁难吧……”

        奚官却是气定神闲的样子,“殿下之所以担心,是因为不了解我们殿下早前大杀四方的丰功伟绩,但凡熟知一点,自然对楚王殿下信心满满。殿下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过不了两个时辰,楚王殿下就会回来的。下臣作为王府奚官,现在只想知道,二位殿下的婚礼什么时候可以准备起来?”

        婚礼啊……公主说起这个很茫然,毕竟她现在就想回家。

        “楚王殿下还秃着呢,讨论婚事为时尚早。”公主为了继续在王府混吃混喝,当然不能立刻推得一干二净。

        奚官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那个……公主殿下,难道不愿意当王妃吗?”

        “没有、没有。”公主忙摆手,“我的意思是这件事不着急,等楚王殿下回来,咱们再行商议好了。”边说边拽绰绰有鱼,“赶紧的,给本公主沐浴更衣。我已经很久没好好洗澡了,闻闻……身上都馊了。”

        主仆三人在膳善女侍的簇拥下,很快登楼回房去了,留下奚官百思不得其解,“公主为了我们殿下,都追到达摩寺去了。这几个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道还没产生感情吗?”

        谢邀抱着胸嗤笑,“人的感情成因很复杂,不是谁发号施令,就能碰撞出爱的火花的。”

        “然后呢?”奚官对这个油头粉面的武林败类很没有好感,“二位殿下没有火花,和你谢小堡主更不会有了。阁下护送公主殿下回府,下官很是感激,但一个男人死皮赖脸住在另一个男人府上,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我们上京有很多优质客栈,下官可以为阁下及随从订好客房,费用问题阁下不必担心,全由我们楚王府承担,阁下看怎么样?”

        谢邀嗬了一声,“好大的手笔啊,你是觉得我们谢家堡会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我住在你们楚王府不是为别的,就为了保我姐妹的安全。”

        奚官皮笑肉不笑,“安全?一个镬人扬言要保飧人的安全,说出来恐怕没人信。这世上只有我们楚王殿下有如此定力,当初中了……”差点说漏嘴,赶紧舌头打个滚,囫囵蒙事,“嗯药……也坐怀不乱,世上有几人能做到?”

        谢邀目瞪口呆,“你们楚王府的人,狠起来连自己人都坑,没事吧你们?”

        正说着,见萧随从门上进来,仍旧一席僧服,一身清高味道。

        奚官忙上前行礼,欣慰地含笑长揖,“殿下……恭迎殿下回府。”

        萧随点了点头,既像是交代奚官,又像是通知谢邀:“本王随宁王进宫面见了陛下,陛下得知是宁王顽劣,说了好些宽解的话。本王杀戒已破,不宜再修行,自今日起还俗重袭爵位,重整战神旧部。太后体恤,也为兑现当初诺言,下旨赐婚本王和膳善公主。你及早预备起来吧,宫中会择黄道吉日,本王要办个最隆重的婚礼,迎娶公主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