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如她在线阅读 - 第41章

第41章

        能喝她血的人,必然来者不善,公主觉得自己真是聪明绝顶,如果萧放不喝,说明他也许知道她的血有毒;如果喝了,那必然不是好人,毒死活该。

        其实帝王家的子女,和平常百姓人家不一样,他们出生在帝国的中枢,最基本的荣华富贵满足不了他们。他们要扩张自己的势力,要更大的权。她的国主哥哥曾经老实和她交代过自己的心路历程,说还好她是个女孩。妹妹可以厚养善待,如果是兄弟,恐怕会为皇位挣得头破血流。

        当然现在天岁的皇位好像是用不着争夺了,但也不排除兄弟之间有宿怨。这个老八干着偷鸡摸狗的勾当,一看就没安好心,除非他把她掳来,是为了帮助释心更快认命。

        然而助攻,根本用不着带一大队镬人。天岁大军里有八成都是正常人。游戏不注意安全,那就不对了,说明他根本不怕镬人失控,会错手杀了她。

        萧放摇头,“殿下太客气了,在擒获你之前,我的人马个个酒足饭饱,多谢殿下好意。上次殿下落入黑市匪徒之手,本王也略有耳闻……据说殿下在获救之前,凭一己之力撂倒了两名壮汉?”他笑着,慢慢凑近公主,在她耳边嗅了嗅。

        这一嗅,真有通体舒坦的感觉,仿佛七窍都被打通了。萧放闭上眼睛品味了下,再睁开眼,瞳底琥珀色的光芒一漾,压着嗓子说:“我好像能够明白七哥的心情了,公主殿下真是个有趣的玩具,即便能看不能吃,也可以留在身边作为消遣。”

        公主因他轻佻的动作,愤愤然拽了下衣领,“你乱闻什么?本公主是谁都可以随便闻的吗?贵国太后让我劝楚王还俗,阁下横插一杠子想干嘛?你不尊太后的命令,难道想造反啊?”

        萧放被她疾言厉色一顿指责,起先愣了下,愣完嗤地一声笑起来,“看样子公主殿下对七哥很忠贞啊。造反?我又不带兵,何谈造反。倒是你的楚王殿下,当初就是为了避这个嫌,才遁入空门的。”

        公主终于证实了一个至理名言,反派都是用来揭露真相的。

        自从使节进入膳善骗婚,满嘴说的都是楚王多么光辉灿烂,她踏进天岁后各种忙于诱惑他,居然从来没有深挖过他出家的原因。

        好个秃驴,上次说胜仗打得太多没意思才想出家,结果事实根本不是那么简单。这上国皇帝也是真贱,人家都躲到寺庙里去了还不放过,把她弄来劝他还俗,难道是想试探释心,验证他口中的四大皆空到底是真还是假?

        公主闹不清里面千丝万缕的关系,一摆手道:“不管啦,反正我们膳善誓死抱紧上国大腿,太后和皇帝陛下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这样无缘无故抓我是不道德的,将来我要是嫁给你七哥,你好意思面对我这个嫂子吗?”

        萧放听了朗声笑起来,“殿下不是说楚王不会来吗,怎么又想和本王攀亲戚?其实当初听说膳善送了位真公主来,我就觉得这个计划不会成功,你想想,萧随大权在握时,那么多趋炎附势的文武官员,难道没有人向他敬献过飧人吗?他明明有很多机会,为什么不开荤,到现在还嚼着白菜帮子,不知酸甜苦辣?”

        这个问题确实让公主费解,不过想着这王八八王应该也没什么好话,便道:“他洁身自好,碍着你啊?别在我面前说他坏话,本公主恋爱脑,听不进去你的挑拨离间。”

        这下萧放脸上的笑彻底不见了,公主在他手下面前不给他面子,让他十分下不来台。于是霍地站起身道:“因为他母亲是飧人的后代,他身上流着飧人的血,就算他自身是第一等类的镬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公主彻底懵了,半天发出一声感慨,“我佛慈悲,原来飧人还能生出镬人来,这也太可怕了!”懵了半晌才想起来问他,“敢问令尊先帝,是镬人吗?”

        萧放说不是,“先帝是普通人,刘妃的母亲是膳善人。飧人血统在皇室低人一等,所以刘妃的出身被篡改过,这样七哥封王才能名正言顺。”

        公主恍然大悟,释心的洁身自好,也终于有了合理的原因。

        原来他和膳善有那么一点渊源,顶级的镬人有个飧人外祖母,人生真是充满戏剧性。不过天岁镬人产生得也太随机了,普通人也有可能生出镬人来,那么将来她和和尚成亲,会生出个什么怪东西?

        不敢想,想起来觉得有点可怕,“楚王是不是生下来就得隔离?如果吃过她母亲的奶,也不至于到现在都不知道糖是什么滋味吧。”

        萧放说:“刘妃不算纯粹的飧人,只是身上带了点飧人的血统罢了。不过这点却导致了七哥对飧人忌口,所以我说公主殿下不可能成功,还是不要在他身上白费工夫了。不如跟着本王吧,本王最解风情,也懂得公主殿下离乡背井的不易。只要殿下愿意,本王给殿下建个金屋,可以限制任何来历不明的人出入。”

        不就是铸个金丝笼把她关在里面吗,他说得很好听,还是想拿她当鸟雀养。

        “公然撬亲哥哥的墙角,是不是有点不道德?”公主道,“虽然本公主忽然变得抢手起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以后见到楚王会很尴尬,所以还是算了吧。”

        她盘腿坐着,一本正经思忖的小脸,看上去精致又动人。

        萧放饶有兴致地打量她,这位飧人公主,像个集齐了天地灵气的至宝,每一个小细节都值得品咂再三。他以前见过的女人,那种混浊世俗的美,是用锦衣华服堆砌起来的,剥光了只是一堆死肉。而她呢,素衣素服不着脂粉,天然的弯眉绣目,天然玲珑的檀口,就着灯火看,那皮肤剔透得像鸽蛋般……他有些忍不住了,要不是因为她有毒,他甚至想去咬上一口。

        不过公主殿下倒很重情,每天跟在萧随屁股后头跑,也跟出了一厢情愿的感情。

        “哪里来的尴尬。”他垂手在她肩头抚了抚,即便她暴脾气地挣脱了,也不妨碍他的好心情,“我们再等一个时辰,如果七哥不来,说明他佛心坚定,不可能还俗,你就跟着本王回上京吧。要是他来……你也不必担心,因为你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心情好的时候可以去他坟前上一柱香,也不枉你们相识一场。”

        公主讶然,“听你这意思,你还想杀人啊?他得罪你了?”

        萧放偏过头,似乎认真斟酌了下,“倒也没有,只是小小考验他一下罢了。”

        “考验一下就要人命啊?你们好歹是兄弟,兄弟之间应该团结友爱。”

        萧放像听了笑话一样,拿桧扇掩住口道:“公主殿下也是皇族出身,听说过帝王家有什么兄弟之情吗?七哥的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如果不来,两下里相安无事,以后他就可以继续安安稳稳当他的和尚,再也不会有人去打搅他了。可他要是来了,想必离还俗也不远了……”他弯下腰轻声耳语,仿佛这内情只告诉她一个人般,笑道,“天岁容得下释心,容不下楚王,我这么说,公主殿下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啊,明白你们全有病。”公主唾弃道,“人家好好在寺庙修行,你们非勾得他春心荡漾,然后好有借口杀了他。说来说去你们不就是想除掉他嘛,装什么正人君子!”

        听她说完,萧放高高挑起了眉,唔了声道:“本王是不是说得太多了?”

        公主很不客气地说是啊,“反派死于话多,你小心点吧。”

        恰在这时,门外有人疾步进来,压声向萧放回禀:“殿下,楚王来了。”

        公主一听,说不出的悲喜交加,这大和尚总算还有点人性,没有撇下她独自回达摩寺去。但他现在来,不是摆明了自投罗网吗,她又觉得他有点一根筋,皇帝和太后的企图他应该比她更清楚,还傻愣愣跑过来救她,不会是爱上她了吧!

        这次要是成功把她救出去,公主想好了,一定要借机以身相许。

        可是还没等她感动完,就听萧放扬声下令:“把膳善公主给我吊起来。”

        公主被那些镬人像抓小鸡子似的抓起来,嘴里连呼我去,“萧放,你不是说要包养我的嘛,到了紧要关头就这么对我?”

        萧放示意手下堵住了她的嘴,仰头看着她高高升起来。她说不出话了,只剩呜呜的悲鸣,他含笑安抚她:“委屈殿下片刻,等解决了楚王,后话咱们再细谈。”

        然后暗堡的门被轰然推开了,那个手执禅杖的人出现在门外。身后日光大盛,看不清他的脸,只照出那一身磊落的轮廓,乍一看,真如神佛一般。

        萧放倒也坦荡,并没有回避,负手直面释心,扬声道:“七哥,我们又见面了。”

        释心没空和他闲话家常,看了公主一眼道:“放她下来。”

        “为什么?”萧放揶揄,“一个飧人罢了,也犯得上七哥亲自出马?我记得七哥落发那天,咱们曾经约定过,入了空门就不要回头,七哥不是亲口答应过吗?”

        释心迈进门槛,一步步走来,锡杖杖身底部的铁纂拖过地面青砖,发出跌宕的声响。

        公主一直紧盯着他,从他亮相,就发现他和平常不一样。镬人在身形上果然占尽了优势,公主见惯了和煦谦让的释心大师,却从不知道他面对恶战时会是什么模样。只见他束紧了身腰,那件禅衣一改往日飘逸,竟有种战袍般的气度,将他的下半身拉得极长。

        暗堡里熊熊的火把照亮深邃的眉眼,他不说话,面孔有种半佛半魔式的诡异气象。公主这刻才领略了他当年的风采,战神当如是啊,这才是叱诧风云,横扫八方的楚王。

        萧放似乎也有些畏惧,一个人獠牙收得太久,会让远观的人忘了威胁,他居然想不起他出家前的样子了。直到现在才如梦初醒般,他笑起来,“怎么?七哥是打算为这飧人一战吗?”

        “放她下来。”释心又重复了一遍,禅杖抡在手里,抡出了长剑的姿态。

        萧放仰起头,又看了公主一眼,“七哥难道对这飧人动情了吗?为了一个女人,打算和兄弟刀剑相向。”

        释心冷冷望向他,“贫僧是出家人,本来不问红尘中事,你何故要招惹我?”

        他杀气渐起,跟随萧放的镬人见势开始蠢动,暗涌般从两掖包抄过来。

        要论身手,萧放或许不是他的对手,但如今萧随已经不是楚王了,没有三千护卫,也调动不了镬军,萧放自恃人多,倒很有挑衅的兴致。

        “既然是出家人,就不该贪恋美色,这膳善公主七哥要么?如果不要,就转赠小弟吧,如此美人,放在你达摩寺里也是暴殄天物。”萧放笑道,“七哥往日纵横十二国,知道飧人只能充当玩物。若是她跟了我,将来怎么处置她,当然也全凭我喜好,七哥就不要过问了。”

        公主被吊在上面,又气又痛嗷嗷叫。她想骂萧放无耻,她是人,又不是个物件,轮得着他们萧家兄弟“你不要我要”?这是欺负她堵住了嘴说不出话,要不然她就骂他个狗血淋头,再问候一下他令堂大人。

        还好这么长时间不是白相处的,释心说出了公主的心里话,“你要将她据为己有,问过她的意思吗?”

        萧放一哂,“她的意思不重要,待我收拾了你,再带她回上京剥皮放血腌着吃。任她毒性再强,腌上两三个月,也就差不多了。”

        退无可退,无需再退,因为他知道公主落进别的镬人手里,下场不会比萧放说的强。

        剥皮放血再腌肉,连吃法都想好了。这些话彻底触怒了释心,他提起锡杖道了声“罪过”,杖头上铁环震动起来,啷啷一阵骤响,未等刀剑近身,便向那些扑来的镬人攻了过去。

        柔和面貌的释心见得太多了,大抵会忽略他战场上的残忍乖僻,谁也没想到锡杖在他手里,竟然可以运用得像剑戟一样。

        那些用刀的镬人,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上,都差了他一大截。刀短杖长,倏忽之间雷霆万钧杀到,刀脊“当”地一声被击成两截,还没来得及应对,便一拳招呼在胸前,直挺挺打了个肠穿肚烂。

        所以还是小看了战神,两年没有握剑的双手,战斗起来熟练依旧。萧放带来的几十个镬人护卫,不知到底是人数不对,还是战斗力在释心面前实在太弱,短短一盏茶时间便纷纷倒地不起了。

        杀红了眼的释心向萧放逼来,萧放抬剑抵在了吊住公主的绳结上,唇角扯出个扭曲的笑,“七哥想看美人风筝是什么样的吗?”说罢便砍断了绳索。

        这暗堡太高了,房顶离地面少说也有三四丈。公主本来就恐高,这下子吓得胆都要碎了,人失去牵制从高处坠落下来,惊吓过度失声尖叫,连嘴里塞口的布都叫掉了。

        那么高摔下来,不死也会瘫。释心见状自然要去接住她,结果有镬人趁乱一刀劈来,他下意识转身将公主护在胸前,背上却中了一刀。那种皮开肉绽的声响,简直像闷雷一样。只是也顾不上疼,反手拿住了那个袭击他的镬人,手上一折,便折断了那人的脖子。

        杀心大起的和尚,双眼在暗处像虎豹一样。杀人这种事是有瘾的,开了头就很难停下来。他陷入癫狂,那些镬人的血渐得僧服上淋漓一片,门外有长风吹进堂内,火盆里的火旗呼啦啦狂摆,照出他邪得狰狞的眉眼。他看见那些镬人狼狈地护送萧放离开,原本他可以赶尽杀绝的……

        浑浑噩噩中听见公主的哭声,她在那里哭得一蹦三尺高:“大师,你背上的血流得像河,别追了,你会死的!”

        他站住了脚,神志慢慢恢复,才发现背上痛得发麻,伤口像破了个洞似的,冷风嗖嗖直往里头灌。

        公主团团转,一面尖叫着怎么办,一面扯过堂上悬挂的帘缦用牙撕成条,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包粽子一样捆扎了起来。

        血还在往外溢,释心瘫坐下来,她跪在他背后使劲按住,这时候反倒能够冷静了,像在自我安慰般,喋喋说着:“没事的,只要止住了血就没事了……镬人流点血不算什么——是不是啊,你说句话呀!”

        战场上出身入死那么多回,身上带点伤,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释心沉重地闭了闭眼道:“不要紧,小伤而已。”

        可是他流了好多汗,公主卷着袖子给他擦拭,不多会儿袖子便湿了。她憋着一口气,把心里的惊慌都憋了回去,待压制住了血才敢抬眼看他的脸。

        现在的释心大师有点虚弱,公主看着那气息奄奄唇红齿白的样子,奇怪居然看出了另一种味道。

        “失血过多你应该很苍白啊,怎么血色还这么好?你现在……反抗不了吧?”

        这不对劲的话,招来了释心没好气的一瞥。

        公主忽然发现自己失言了,忙一叠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起邪念的,要坚决抵制趁人之危的不正之风。”再看看不远处横七竖八的尸首,公主惨然说,“好家伙,大师你造杀业了!你看是打算瞒过方丈继续在达摩寺修行呢,还是跟我回膳善?我可以让哥哥撤了伊循的职,让你当兵马大元帅,你要不要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