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如她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公主的一口精气从脚底下那个口子泄出去,忽然觉得头晕目眩,失去了所有反抗的能力。

        人之将死……人之将死……想做的事没有做成,想回去的地方也没能回去,回头想想这十七年,就像做梦一样。

        脚心的伤口疼得发麻,不知是不是流了太多血的缘故,从脚尖开始一点点凉上来,那只右脚几乎失去了知觉。有巨大的呼吸声充斥了整个空间,不知道是那些镬人的,还是被吊着的那些同伴的,公主费劲地分辨了半天……哦,原来是自己的。

        屋子四角的火把发出颤动的光,整个屋顶布满回旋的光晕,公主无力地转动眼珠,她看见有序排列的那些飧人,一张张濒死般寒冷的侧脸。他们都闭着眼睛,刚才自己发出那么大的动静,他们都没有看一眼,也许听见了,却掀不动眼皮,只剩一口气吊着。

        公主感到彻骨的寒冷,这上邦大国好可怕啊,膳善人在这里如同身处炼狱。自己遇见的是释心,已然很幸运了,虽然他到最后都没有受她诱惑,但至少他没有动她,她还活着。

        货真价实的公主血,味道一定不错。公主悲伤地看着那个歪脸的镬人,珍而重之端起了血碗,觉得自己像只鹿,鹿血在人类眼里也是大补。遥想当初,她也控了一杯血下来想引释心上钩,结果天不遂人愿,最后居然便宜了这个变态。

        那镬人喉头滚动,如饥似渴把血灌进了胃里,喝下去的一瞬他是愉快的,笑容挂在他的半边脸上,他甚至回味地咂了咂嘴,表示味道好极了。

        公主耷拉着嘴角,从细细的眼缝里看见那镬人身上发生的变化,本来以为满足的饱腹感已经是最大的反应了,没想到血会在他身体里发酵,慢慢上脸,然后打通了奇经八脉般大汗淋漓,垮塌的半边脸颊也极速抽搐起来。

        哗,包治百病吗?那可完了,这一吃上瘾,她产血的速度恐怕跟不上需求了。

        “哐”地一声,镬人手里的碗盏砸在地上,瞬间四分五裂。大个子过去看他,羡慕地说:“老哥,快乐到升仙吗?我也弄杯试试……”

        公主的颊畔滑下清泪,想象以后的日子,恨不得现在即刻就死了。

        大个子举着柳叶刀,就要往她左脚的脚心划拉,忽然身后的歪脸镬人开始手舞足蹈,大个子高兴得嗷嗷叫,“好几年没看见你这么兴奋了,来呀,快活呀!”

        结果话音刚落,歪脸直挺挺倒下了,四肢痉挛,口吐白沫,这症状不是发了癫痫,就是中毒了啊!

        大个子慌了,扔刀过去查看,恐怖的还在后面,一探动脉,发现他居然死了。

        大个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懵了半天一跃而起,跑出去大喊:“快来人啊,出事了!”

        七八个人匆匆跑进来,七手八脚探鼻息推搡,可惜这位老哥一动不动,已然回天乏术了。

        众人大眼瞪小眼,不明白好好的人怎么说死就死了,“是不是吃了什么?八成又乱喝酒了吧?”

        大个子说没有,“今天全天都在达摩寺转悠,哪来的酒喝!中午在庙里吃了布施的佛菜,一直饿着肚子到现在。刚才看那个新得手的飧人成色不错,喝了一杯血而已……”

        话说到这里,众人的视线都转移到公主身上。看了半天热闹的公主气息奄奄道:“和我有什么关系啊,长成那样,肯定有暗疾,正好今天病发而已。”

        看似有几分道理,但大个子坚持,说老哥是喝了那丫头的血后变得不正常的。

        大家将信将疑,站在底下仰头看,一个花容月貌的小小飧人,惊弓之鸟般躲避他们的视线,仿佛多被他们看一眼,就会掉一块肉似的。

        “她?”其中一人嗤笑,“不要怀疑自己的生产工具好吧!难道她会有毒吗?咱们手上经历的飧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了,从没听说过这种谬论。”

        可那大个子是个死脑精,固执地认为就是公主害死了他们的老大。

        其他几人被闹得没办法,站在铜喇叭旁的镬人随手端起铜管下的盘子,那里面有残留的血,仰脖子一饮而尽,然后擦了擦嘴道:“我倒要看看,这飧人能有什么毒!一天神神叨叨的,牛一样的块头,黄豆一样的胆……”

        话还没说完,仰天也倒下了,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症状和之前的歪脸镬人一模一样。

        余下的人大惊,围上去掐人中掐虎口,可惜回天乏术,死了还是死了。这下所有人都惊恐地望向公主,颤抖的手指指向她,“你究竟是什么鬼,难道是传说中的蛊人吗?”

        公主自己其实也被吓到了,本来以为那些服下的毒都被中和了,毕竟自己少许症状然后消退,对自身从未造成影响。没想到那些毒一直在体内盘桓,都扩散到血液里去了。

        思及此,公主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好上回释心没有喝她的血,否则毒死了楚王,那膳善国还不得被天岁灭了吗。自己这样的体质,说不上是福还是祸,就现在来说,至少这些镬人不会再放她的血了,那么对于释心呢?她想逼他还俗只有靠色诱,并且似乎不能再以自己的血肉帮他恢复正常人的味觉了。

        那些镬人弄了个大麻烦回来,钱赚不上,还一口气痛失了两个同伴,可说是一场无妄之灾。他们开始商议,究竟应该怎么处理这个飧人,杀了太可惜,毕竟长得那么漂亮。但若是留下,除了浪费粮食,想不到其他妙用。

        “要么……”其中一人犹豫着,提出一个建议,“带回家做小妾?伺候伺候洗脚?”

        可是没人敢冒这个险,这是个毒人,血能叫人丧命,那其他的呢?分界在哪里?做小妾总会有点亲密举动,万一亲一下就倒地不起,那她就算再倾国倾城,也没人消受得起。

        “我看还是杀了为好,老大和老五都因她而死了,你们色胆包天,还敢弄回家做小妾?”脸上有刀疤的汉子噌地抽出了刀,刀锋向前,明晃晃直逼过去。

        公主说别呀,“一场误会,肯定是一场误会,我长得细皮嫩肉,怎么会是毒人!是不是你们的碗盘本来就有毒?或者你们之间有奸细,借我之手除掉你们的老大,也说不定呀。”

        女人挑拨离间真是一把好手,被她这么一说,众人竟真的犹豫起来。

        你看看我,我再看看你,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比毒人更像毒人。

        两条人命已然损失了,刀头舔血的日子,生死本来就是那么回事。但一个飧人的价值却是不菲的,就像开了钱庄一样,今天放点血,明天放一点,等到无血可放时再割肉敲骨,从头至尾一顿操作,少说可以赚上几万两。

        那么谁的嫌疑最大?

        公主给其余几人使眼色,暗示他们祸首是大个子。有人不信,也有人信以为真,“老四,今天是你一直和老大在一起,吵着闹着说这飧人有毒的也是你。”

        大个子火起来,“放你妈的屁,我毒死了老大,也轮不到我当家。”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的视线又转到老二身上。

        老二惶然,“看我干什么?一帮大男人,全被这小娘们耍了,搞起自相残杀来,你们昏头了!”

        老二到底是老二,关键时候能起到定海神针般的作用。他阴狠地看向公主,咬着后槽牙道:“一口气撂倒了我两个兄弟,还想挑我们起内讧,可以啊。本来还想留下你赏玩赏玩,现在看来还是送去见阎王的好。”

        他抽出腰刀就要砍过来,公主吓得闭紧了眼睛,嗟叹呜呼哀哉,小命就到今天了。

        然而刀锋还没接触脖子,外面就有人喊起来,说来了一伙来历不明的人,已经冲破了第一重关卡,往库房杀过来了。

        这些人一听事态紧急,也顾不上解决公主了,留下两人照看,其余的全持刀跑了出去。

        被吊在半空中的公主脚虽没了知觉,但脑子转得飞快,她努力和那两个人搭讪,“找我的人杀上门来了,早晚会攻进这里的。你们要是想活命,现在就放我下来,到时候我求个情,放你们一条生路怎么样?”

        “闭嘴!”那两个镬人吼,“再敢啰嗦,一刀宰了你!”

        公主委屈巴巴,觉得这些人全无怜香惜玉之心。好在有人来了,也许是婆婆妈妈的谢小堡主返回达摩寺找她,发现她不见了,发动人手四处搜寻她。她本以为不会有人知道她失踪,她这辈子摆脱不了这悲惨的命运了,却没想到希望来得挺快。自己吃了这一点苦倒还可以忍受,那些膳善的子民经年累月被吊在那里取血,不知能活下来的还有几个。

        仔细听,刀剑的声音越来越近,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攻进来救她了。人被吊在半空中,那种日子很不好受,加上之前被取了不少血,一旦没人和她说话,神志就昏沉沉的。公主垂下头,觉得自己快要坠进梦里,眼皮也睁不开了。

        忽然一阵闷响,像一块巨大的肥肉从高处砸落下来,公主费力睁开眼,看见入口的铁栅栏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僧人犹如神兵天降,出现在明与暗的交界处。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努力眨了眨眼,这下子看清了,确实是那个熟人,是那个释心和尚。

        公主没有见过他动武时候的样子,记忆里他总是谦和斯文,或是沉默或是避让。可这次他独自闯进来,不用刀戈只用双拳,揍起人来不费力气一般。那些强壮的镬人冲向他,他动作轻盈,简直让人怀疑他担心弄脏了衣裳,借力打力顺水推舟,甚至没让人看清招数,那两个镬人就被击倒,站不起来了。

        公主老泪纵横,心头一放松,神志愈发飘忽了。他上前把她摘下铁钩,公主觉得自己柔弱得说不动话,只是偏头靠在他颈间,嗅见他的味道,就觉得自己安全了。

        释心不语,劈开了她腿上的枷锁,见她脚底被割出寸来宽的口子,这对于娇滴滴的公主来说,恐怕已经是要去半条命的刑罚了。还有这人间炼狱般的景象,那些吊在半空的人形,不知还能不能被称之为人,整间屋子充斥着浓郁的腥臭味。他见过尸横遍野,却也不及眼前的一切震撼。天岁因仰仗镬人作战,对于镬人捕杀飧人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如今的地下黑市发展成这样,着实令他惊讶。

        那两个镬人挣扎了半天,终于站起身,再次抡刀冲过来。释心抬脚将一旁的木桌踢过去,那两个镬人齐齐被撞飞,木桌也应声而碎,他合什朝那两个昏死过去的镬人行了个佛礼,“阿弥陀佛。”

        公主无法自己走路,精神也萎靡不振,释心弯腰把人抱起来,正要带她离开,公主弱声说:“那些飧人怎么办?不能随意把他们交给别人了。”

        释心道:“施主放心,贫僧已命王府护卫前往官衙钦点人手,把这些飧人运回楚王府调养。等他们恢复了体力,再命人护送他们回膳善。”

        公主听后鼻子发酸,咧嘴哭着说:“我们膳善人,在你们上国真是受尽了屈辱。你知不知道天岁恃强凌弱,你也有责任?”

        释心将她抱出仓房,边走边道:“是,贫僧确实有责任。”

        对嘛,要是没有他横扫八方,天岁哪能制霸十二国,那样明目张胆地要求膳善给天岁进贡飧人。可是就算他认错认得毫不含糊,局面也已经形成了太多年,显见的不平等早已无法改变,公主能做的就是尽力保护好膳善的子民,尽可能让他们免于受到伤害。

        所以症结还在这个和尚身上,他无兵无权,公主就没有话语权。只有让他回到原来的位置甚至爬得更高,她才能庇护天岁境内现存的飧人。

        公主搂着他的脖子问:“这么重的罪孽,你觉得愧疚吗?”

        他无情无绪地向前走,甬道两旁的火舌卷动着,把他的身影拉得老长。他说是,“贫僧罪孽深重,常怀愧疚之心。”

        公主说既然如此,你就赎罪吧,“把你自己赔给膳善,本公主代表膳善接受你的歉意,怎么样?”

        说着说着就以权谋私了,释心知道她的老毛病,因此没再理会她。

        外面谢邀他们正和戍守的镬人打得难分难舍,释心带着公主从一旁绕开了。公主觉得奇怪,“谢小堡主也是来救我的,我被救出来了,至少得告诉他一声吧!”

        释心说用不着,“那两个被贫僧打晕的人会醒过来,醒过来了自然告诉他,是贫僧带走了施主。”

        消息当然不难传到,公主嘀咕:“这是做人的道义嘛,人家毕竟救我一场。”

        结果释心垂眼看她,眼神冷冽如坚冰一般,“施主,贫僧再三告诫你远离镬人,谢施主也是镬人,请施主不要忘了。就算再信任他,也要记着人心隔肚皮,镬人失控,不过弹指之间。别因为在一个墓里埋过,感情就格外亲厚,施主之所以有那样的遭遇,也是因为他是镬人,而你是飧人。”

        公主被他长篇大论说得脑子疼,但他占理,态度又不和善,公主只好悄悄嘟囔:“得理不饶人,肯定是为了掩饰心虚……”

        谁知释心大师的听觉格外敏锐,寒声道:“如果施主不是因为贫僧才被迫来上国,贫僧也不会过问施主的生死。如今你既然追到达摩寺来,人在寺里不见了,贫僧就不能不闻不问。”

        公主挨了一顿教训无话可说,但她注意到一个细节,“是大师最先发现我不见的吗?你怎么会发现?难道法会一结束,你就着急到处找我啊?”

        反正只要他不否认,她就觉得离成功又近了一步,可以自顾自高兴两下。

        只是脚底好痛,痛得她冷汗直流,为了忍住不和他哭闹抱怨,她吸着凉气说:“大师打架的时候真帅。”

        释心抱她跃上矮墙,应了句“过奖”。

        饶是那么高冷的人,挨夸的时候也会分神,然后悲剧发生了,这仓库本来就建得隐秘,到处都是明沟暗河。仓库为避免潮湿,地势还选得比较高,释心抱着公主从后墙上跃下来,明明看着是平地,结果着地之后,发现是一片泥沼。

        这下子就尴尬了,释心的大腿以下陷进了泥里,公主是被他打横抱着的,屁股因惯性往下一沉,像秃笔杵进了墨汁里,只觉屁股一凉,浸出个又圆又厚实的泥印,恰好完美勾勒出公主俏臀的形状。

        释心没想到,凭自己的身手,这次居然栽了,站在泥坑里好半天,一动都没动。

        公主搂他脖子的胳膊紧了紧,努力让自己的屁股脱离泥坑。天上一汪大月亮明晃晃地照着,公主看见释心大师面无表情,大概这平静的外表下,掩藏着无尽的唏嘘和悲凉吧!

        “现在……怎么办?”

        释心目光坚定地望向前方,没有后路,只有前进,于是趟过这片泥地,登上了彼岸。

        黑灯瞎火,四野茫茫,释心说:“翻过这座山就是达摩寺,现在是子时,如果运气够好,能在天亮之前赶到。”

        公主说行啊,“只是我走不了了,得劳烦大师背我。”

        到了这步,也没有其他选择了,释心将她放下,换了个姿势继续负重前行,公主趴在他背上感慨:“早知道和知虎兄他们汇合多好,人多力量大,他一定有办法把我弄回去,就用不着你背得这么辛苦了……”

        公主是最会趁火打劫,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高手,凑在他耳边又问:“大师,你累不累啊?累的话咱们还是回去找他们吧!”

        释心说不累,“施主须得和谢小堡主保持距离。”

        公主哦了声,过了良久幽幽蹦出一句写实诗来:“月夜空山美人,和尚步履**。”

        释心的双臂分明一僵,认识她这么久,终究还是不能适应她时不时的歪理邪说。

        如果她就此抒发完情绪不再多言,那也算了,偏偏她还不罢休,“大师,你说我这诗编得怎么样?”

        释心无奈道:“很押韵。”

        公主高兴得想笑,可是脚心的阵阵刺痛让她分神。她想起毒死了两个镬人那件事,很遗憾地告诉了他一个不幸的消息,“大师,以后你只能觊觎我的美色,不能再想着饱口腹之欲了。我有毒,剧毒,要是敢吃我,你可能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