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在线阅读 - 第311章 暖云

第311章 暖云

        这些长老一般只会管弟子的琐事,其他的便是教导一下那些弟子的修剑之法,虽然在弟子之中威望极高,但是在天离剑宗众多长老之中,唯有执事长老拥有一定的权力,执事长老是可以驱逐杂役弟子跟外门弟子的,只要普通长老犯错,    也能够被执事长老罢免长老之位,而执剑长老权柄那就更大了,他们不仅仅拥有罢免执事长老的权力,还有斩杀他们的权力,一旦天离剑宗弟子,或者长老触及天离剑宗的利益,或者背叛宗门,他们有先斩后奏的权力,这种权柄除了他们,    便只有宗主跟太上长老拥有,准确的说他们便是天离剑宗的副宗主。

        “你确定,他没有什么背景?”万焱长老凝重的问道。

        “长老有所不知,此人乃是吾国陛下的私生子,原本吾国陛下给了他天大的恩惠,让他回国机会,可此子却不知好歹的拒绝陛下对他的恩赐,转而投靠了水国,水国与周国乃是世仇,他一个周国血脉,居然数典忘祖,做此背叛之举,有何颜面苟活于世,原本他生活在水国,吾国正义之士,可轻松取其性命,奈何水皇知其护不住他,便将他想法设法送入了天离剑宗,    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天离剑宗的威严,岂是吾国敢挑衅的,吾国自然不敢越俎代庖行事。”贬低周行的同时,也不忘吹嘘一波天离剑宗的强大,听到了此言,万焱长老则是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长匣之上,隐晦的贪婪一闪而过,虽然仅仅只是一瞬,但是这阉人眼光何等毒辣,早已将其捕捉到,心中已然大定,他知道此事成了。

        “此子竟是如此不知好歹,本长老虽然不能轻易杀死弟子,但一定不会让他在剑宗活的自在,本长老也知道你们周国在外面肯定又手段,    本长老会为你们创造机会,至于能够杀掉他,就看你们的本事了。”万焱长老也不是白痴,    这阉人的话不能全信,想让他出手杀死周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虽然周行是一个记名弟子,但一个长老杀弟子,这种事情被抓住,不仅仅只是废除长老之位那么简单,轻则废除修为,重则会被处以剐刑,他不会愚蠢的成为周国的一把刀。

        “只要长老创造机会,奴一定杀掉此子。”阉人眼中露出了一抹阴狠,他也知道这天离剑宗的长老,都是一群老狐狸,想要他们动手,怎么可能轻易动手杀人,杀人这种事情还需要他们来,他可以肯定,若是事发了,这老狐狸一定会一推六二五,将所有事情都归在周国头上,不过周国却是不在乎,因为周行与周国的事情,乃是私事,就算被天离剑宗知道了,也不会轻易问责他们,毕竟说白了,这事情属于周国内部自己的事情,天离剑宗没有权力插手。

        “你可以走了,今天你见我的事情,如果让第三人知道,你知道下场。”万焱长老温和的说道。

        “什么下场?”阉人谄媚的笑着说道。

        “哼,你的下场从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小主子的下场。”万焱长老淡然笑道,只是那温和的笑容,却多了一抹阴冷,他知道这位长老绝对不是开玩笑,虽然只是一个区区武王二重山的天离剑宗长老,可是要玩死周国的一个公主,那是轻而易举,阉人觉得自己乃是天下最阴冷,也是最阴毒之人,可是这位万焱长老也不遑多让。

        “为什么不直接飞进来?”漫长的天梯,一层一层,滑.润如镜,整齐无比,仿佛就像是用利剑雕刻出来一般,三人一步一步走在阶梯之上,一座雄伟的宏峰,仿佛处在了遥远的云端之上,而这座雄峰便是天离剑宗的大殿坐落之处,当然这只是周行的想法,因为那座大殿十分雄伟,丝毫不比水国皇宫差,如此雄伟的殿宇,都不是天离剑宗大殿,这也说不过去了。

        “堂堂天离剑宗,怎会让人将坐骑骑进来,更何况这里乃是紫辰峰,更加不容许飞禽,或者坐骑进入。”元武无比慎重的说道,紫辰峰当然不是天离剑宗的首峰,不过这里乃是天离剑宗太上长老的紫辰剑皇的主峰,能够进入这里,伺候这里生活的每一個人,成为一个身份最低的杂役弟子,都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只因为这座峰之中,居住着紫辰剑皇,天离剑宗第三太上长老,乃是天离剑宗最强的一位剑皇强者。

        “紫辰峰?”周行以为这已然是天离剑宗的首座峰,没想到居然不是首座峰,周行已然了解过一番天离剑宗,知道想要进入天离剑宗各峰,都已然是艰难无比,天离剑宗有七座主峰,如北斗一般排列,也用北斗命名,而七座主峰除外,便只有首座峰跟太上长老所居住的三座峰最为重要,其中最想让弟子进入的便是这紫辰峰,可是这紫辰峰,近百年来,进入这里面的弟子,不过区区两位,其中一位俨然成为宗门执事长老,还有一位便是如今真传弟子之一,年仅三十便已然达到了武王层次,这等实力与天赋,简直可以将周玄甩一条街,难怪天离剑宗敢拒绝周玄那种天才,果然是有着自己的底蕴。

        “今后,你便是这紫辰峰的记名弟子,如果不是紫辰峰的记名弟子,是没有资格去悟剑碑观看的,你可一定要重视悟剑碑,许多天离剑宗天才弟子,原本是没有机会领悟剑意的,后来得到了机缘观看悟剑碑,这才领悟了剑意,陛下想让你学习一下天离剑宗的武技是其次,观看悟剑碑,领悟极深的剑意,这才是他的目的。”元武明确的指出悟剑碑的重要性,要知道悟剑碑的机缘是很难得的,在整个天离剑宗不是想看就能看得,就算是真传弟子,想要观看悟剑碑,都需要申请,得到了宗门首肯,才能够去悟剑碑面前领悟剑意,而其余弟子,则会每三年举办比剑大会,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会选出十五人观看悟剑碑,内门弟子十人,外门弟子五人,至于外门弟子与内门弟子,平时是看不了悟剑碑的,就算是长老也需要对宗门的功勋值来换取观看悟剑碑的机会,可想而知悟剑碑的重要性,唯有太上长老才有资格,随意给人一个名额,比如太上长老在弟子之中发现了颇有天资的弟子,都会赐予他们一次观看悟剑碑的机会,这种事情在天离剑宗是存在的,而且还不止一例,有人出自内门弟子,有人出自外门,甚至还有人出自杂役弟子,不过这些弟子观看悟剑碑都领悟了剑意,也证明太上长老眼光何等毒辣,一眼就能从人群之中找出领悟剑意的天才。

        “站住,伱们什么人?”一道傲慢的声音传出,紫辰峰云层之上,威严大殿的门口,一位白衣童子出现,腰悬佩剑,傲慢无比,挺直了身躯,仿如高高在上,这位白衣童子虽然傲慢,但身上若隐若现的实力,居然有武侯境界,一个看门童子,居然都有这种实力,天离剑宗果然不简单。

        “大人,我们来自水国,与紫辰剑皇大人约好了。”元武一脸谦卑的说道,他堂堂一位武王七重山强者,无论走到那个皇国,都是顶尖强者,何时如此恭顺谦卑过,而且目标还是一个紫辰峰的白衣童子。

        “这是你们送来的记名弟子,不错不错。”白衣童子盯着紫翡,一脸满意的说道,无论如何紫辰峰之中,多一位貌美如花的师妹,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至于周行,他傲慢的目光从来没有落在他身上,能够在此时送弟子进入天离剑宗的,背景怕是不简单,身边带着一个侍从,并不是罕见的情况,所以他已然认定,周行乃是紫翡的侍从。

        “大人误会了,这位才是进入紫辰峰记名弟子的,这位乃是来这里见人的。”虽然这位侍剑童子一脸傲慢,高高在上不曾将众人放在眼里,但元武还是小心翼翼的应对,有道是宰相门前三品官,这种事情哪里都会拥有,像这紫辰峰殿门的侍剑童子,一般不能得罪,便不要得罪。

        “没有搞错吧?虽然招的乃是记名弟子,可天离剑宗也不是什么垃圾都收的。”侍剑童子一脸冷嘲,语气之中将那个垃圾咬得极重,在他看来,不仅仅周行是垃圾,就连紫翡已然是武尊二重山的实力,同样也是垃圾,只是紫翡乃是一个小美人,他很乐意紫辰峰多一位这样漂亮的小美人,不过是男人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这件事情,已经跟你们峰主紫辰剑皇定好了,不是你一个小小的看门人能够改变的,如果你不开门让我们进去,你知道后果吗?”周行当然十分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的确他的境界很差,可周行有天然的优势,他想要提升境界,实在是最简单不过,如果他能够吸收这天离剑宗的极品玄脉,他分分钟踏入武王境界给你看,当然周行最骄傲的乃是他对剑的领悟,如果论剑的领悟,他从不怀疑自己比别人差,哪怕是紫辰剑皇,他也是不惧的,他已然心存怒气,不过他还是将那个狗换成了人,至少他还不像表现的太难看,他们千里迢迢从水国赶来,不是来这里受气的。

        “放肆,一个小小的武师垃圾,也敢如此放肆,别说只是一个记名弟子,就算是内门弟子,到了这道门面前,也得客客气气的,我不管你在那自己的蛮夷之地,如何作威作福,但这里乃是天离剑宗,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今日你们想要进这道门,休想,下身去吧。”侍剑童子白衣一甩,俨然一副怒火冲天之象,他何曾见过有人顶撞自己,想要他开殿门,许多人都会给些好处,这群人居然不给好处也就算了,居然还如此大言不惭,他哪里会让这些过去。

        “好一个天离剑宗,果然令人失望,算了吧,是我无福消受,回去吧。”周行已然没有了心中那种激情,听闻这里乃是剑修圣地,此时他失望到了极致,光是那外面的周天剑阵,将天离剑意隔绝在了外面,如今这侍剑童子的作风,都让他极其失望,周行认为,就算他不看悟剑碑,也能够将剑意领悟到极致,不需要借用悟剑碑,既然这是水皇用人情交换而来的,那便是交易,既然是交易,他又何必处处看人脸色。

        “好大的脾气啊,连天离剑宗都看不上,是个英雄,那就请离开吧。”侍剑童子一脸冷漠的说道,仿佛就像是打发了几个要饭之人一般。

        “你这个脾气啊,算了吧,我们也走吧。”事到如今,元武也无奈,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如此强行塞到天离剑宗,让周行心里不顺的话,对他领悟剑意,的确有害无益,而且元武绝对相信周行以后能够领悟最强的剑意,甚至其实力绝对不会在这位紫辰剑皇之下,若是让紫辰剑皇知道他们拒绝了这样一位奇才,也会心疼吧。

        “快滚,快滚,别站在那里碍眼。”侍剑童子一脸不耐烦的说道,仿佛这些人站在这里,都污染了这里的空气,他显得十分不耐烦,元武心中自然也有气,不过他当然不敢在天离剑宗放肆,有道是不堪僧面看佛面,这个侍剑童子怎么说也是紫辰峰的门童。

        三人缓缓转身,迈步离开,就在他们迈出几步之后,咯吱一声,身后大殿缓缓打开了大门,能够从大殿之后打开殿门之人,自然是住在里面的人,能够住在紫辰峰的人,本就屈指可数,而且每一位都身份尊贵,门童连忙起身,弯腰躬身,他对别人肯定很傲慢,但对里面的人,就跟孙子无二。

        “见,见,见,见过师兄。”他的声音无比颤抖,只因为从里面走出来的那个男人,他很少走出这殿门,但他绝对是这座紫辰峰最不敢得罪的人,绝对没有之一,他便是苏陌白,苏陌白这个名字,在整个天离剑宗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一袭白衣,白剑如玉,人也温润如玉,温和的就像是一朵暖云,温柔的就像是一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