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武侠 > 鼎炼天地 > 第五章 废恶奴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是为奇经八脉。

    八脉之中有八穴,后溪、列缺、公孙、临泣、内关、外关、申脉、照海。八穴相当于一个个小丹田,虽无法长久的存储真气,却能让人的真气更有爆发力。

    方白闭上双眼,运转丹田真气向着阴维脉发起冲击。有了前世修炼的经验,一切水道渠成,身体轻颤,阴维脉顷刻打通,丹田内真气更加雄厚。

    一连打通阴维脉、阳维脉和阴跷脉之后,方白丹田中真气后继无力,只能停下。想要打通下一条阳跷脉,以他此刻的真气还不够。

    走出门外,发现天色渐晚,母亲和月儿还没有回来,方白不由担心,城南不比其它处,鱼龙混杂,十分混乱。

    当即走出小院,一路向着白家所在的方向寻过去。

    白府历历在望,一路却没遇到母亲和月儿的踪迹,方白只能硬着头皮向白府走去。

    “哟,这不是姑爷么”

    刺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方白转身看去,发现说话的是白府二管家,白泰安。他其实不姓白,父辈起就伺候白家,对白家可谓是忠心耿耿,所以赐姓白。

    “二管家!”方白淡淡行了一礼,白泰安在白家地位特别,轻易没有人敢得罪他。

    白泰安轻蔑笑道:“方家已经下了帖子,说你被逐出了方家,至于你和千雪的婚约,由白府来定夺。

    这个时候你出现在白府门口,会不会有些不合适”

    方白听了淡漠一笑,他们想的还真周到,生怕驳了白家面子,先把自己逐出方家,婚约由白家来作废。

    如此一来,就不是白家背信弃义,而是他方白无能,配不上白千雪。

    d;首发

    “我来寻母亲,找到便走。”方白淡淡一笑,这些他本来就不在乎,何况如今重新修炼,心情大好。

    “哦”白泰安刚准备询问门口护卫,就听见门内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接着出现的正是白语芙和月儿。

    “娘亲。”方白见母亲无恙,面色一缓,急忙上步迎了过去。

    “小白。”白语芙眼光一亮,面色旋即一暗。

    “等等!”

    白泰安忽然横步拦在方白身前,淡漠道:“白府岂是你能踏入的”

    听了此话,方白停下脚步,望了一眼台阶上的白语芙随即退回原地。既然母亲安然无恙,方白就放心下来,近在咫尺,等等何妨

    “哼!”

    白泰安接着冷哼一声,向着门口护卫喝道:“白府是什么地方,随便放一个弃妇进去,如果再有下次,打断你们的狗腿!”

    弃妇

    方白猛地抬起头来,暗淡的眼中精光暴起,龙有逆鳞,触之必怒!方白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唯独母亲不可以,没有人可以辱及白语芙,任何人都不行!

    啪!

    白泰安只觉眼前一花,脸上一股大力涌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退,顺着台阶滚下去,急忙站了起来。

    “是谁”

    白泰安尖叫一声,右手捂着火辣辣的右脸,愤怒的目光四处搜寻,却不知是谁给了他一耳光。

    门口四个护卫不可能,白语芙手无缚鸡之力更不可能,身后那个小丫头也不会,剩下一个废物方白也没有那个实力。

    “到底是谁”

    白泰安忽然发现此时的方白到了台阶之上,正是他方才站的位置,疑惑道:“刚才是你”

    方白冷冷道:“奴才永远是奴才,不论你姓什么,永远不要冒犯你的主人!”

    “真的是你”

    白泰安怪叫一声,满脸的不信,他可是三脉武者,实力虽低,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哪怕是偷袭,更不要说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跪下!”方白气势一散,猛地一声怒喝,白泰安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双腿一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记住奴才的本份!”方白冷冷说罢,转身来到白语芙身边,低声道:“娘亲,我们回家。”

    白语芙身体轻颤,双眼含泪,十年阴霾一扫而空,“谁敢说我的孩儿是废物,睁开你们的双眼看看,他终于觉醒了!”

    一旁的月儿看着方白,双眼泛光,“这才是真正的少爷”

    “站住!”

    白泰安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是白府的奴才不假,但不是普通的奴才,白府上下,许多白家人也要对他毕恭毕敬,更不要说一个被逐出家门的方家废物!

    “你想怎样”方白冰冷的目光扫来,他刚才就动了杀心,不想过早的暴露实力才没有痛下杀手。

    “你们愣着干什么”白泰安向着门口四个护卫怒吼道:“给我把他拿下!”

    “我看谁敢”

    白语芙将方白拉在一旁,冷冷扫向门口四个护卫,四人顿时面面相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他们四人不比白泰安,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手,白语芙姓白,这一点就足够!

    “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方白目光阴沉,轻轻挣脱白语芙的双手,身体一动,猛地来到白泰安面前,一掌向着丹田拍去!

    “不!”

    白泰安只觉眼前一花,腹部一股狂霸无比的真气涌来,身体再次凌空而起,狠狠摔在三丈开外,这一次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你敢废我修为”

    白泰安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恶毒的目光死死盯着方白,他到现在都无法相信,早上被逐出方家的废物,晚上怎么就会有如此实力,一掌废了三脉武者的他。

    可破碎的丹田告诉白泰安,都是真的。

    方白一步步走来,俯视地上的白泰安,淡淡道:“刚才告诉过你,奴才永远是奴才,你却不懂!那么只能由我来教你!”

    右脚狠狠踢在白泰安嘴上,杀猪般的惨叫响起,鲜血狂喷,牙齿洒落一地。白泰安双手捂嘴,痛的不停翻滚。

    “你这张嘴很讨厌!”

    方白淡漠道:“饶你一命,给你一次重新做奴才的机会,好好珍惜!”

    早有护卫掉头向府内跑去,白泰安修为被废,动手的是方白,这件事太大了,不是他们能够解决。

    白千雪生父早亡,从小由白泰安帮忙照看,白泰安在白千雪生命中扮演着父亲的角色。如今的白千雪是白府当仁不让的第一红人,就连白家族长也要客客气气。

    白泰安跟着水涨船高,白府上下没人愿意得罪他。

    方白带着母亲和月儿离开不久,白家门口出现一个风姿卓越的女子,望着地下挣扎的白泰安,俏脸寒霜。

    “表哥,本以为我们的生命不会再有交集,看来是我错了!”

    冰冷的目光扫向门口四名护卫,淡漠道:“留你们何用”白影闪烁,四声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白府门口留下四具冰冷的尸体。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