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原力天空 > 第53章 不敢挂是小狗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一语出,惊天地,镇鬼神,数万人为之震惊。

    “这是谁家的熊孩33子”这是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厉行觉得自己要佩服的人除了林飞之外,又多了一个,这娃娃太厉害了,五体投地啊!

    忽然之间,林飞感觉自己的妹妹太可爱了,和奶瓶娃这个熊孩子相比,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乖宝宝啊!有没有

    可惜某人低估了自己妹妹的捣蛋程度,如果让某人知道了,内裤挂树上这主意到底是谁出的话,某人绝对不会这么想。

    奶瓶娃提的打赌条件,让林华的弟弟也呆了一下,隐隐觉得不应该答应,不然输了的话会被打屁股,但是看到对面奶瓶娃站在凳子上得意洋洋的样子,他又觉得不能输了气势,于是一咬牙。

    “赌就赌!谁输了不敢挂,谁是小狗。”

    随着这句话喊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这个娃娃熊的也可以啊!这种赌都敢打

    包厢中,一名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突然听到这应赌的话,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脸上绯红,这正是林华的母亲。

    输了的话,要挂在树上的内裤就是她的,自己的内裤挂在树上,随风飘啊飘!那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她觉得,如果内裤真的挂在树上的话,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那该多丢人只是想了一下,她就羞红了脖子,感觉没法见人了。

    为了防止再有意外发生,她赶紧过去把还在不停的叫着,谁不敢挂,谁是小狗的儿子给抱走了。

    决斗开始的号令声响起,将人们的心神拉回,只是人们的心神虽然被拉回来了,但是注意力完全不在决斗上,都在讨论刚才熊孩子们打的赌,现场又无比热闹起来,响起嗡嗡的嘈杂声。

    “卧草!这群熊孩子们,太特么的厉害了!”有人张大了嘴,叫道。

    “这要多么不负责任的爹,才能教出这样的熊孩子啊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有人不理解为何会有这样的熊孩子出现,感觉做爹的绝对不是啥好货,不然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孩子来孩子都这样,说不定做爹的更变态。

    整个决斗场的气氛,都被几个熊孩子打的赌给带偏了,让人难以想象,决斗场中不去讨论热血的战斗,而去讨论内裤挂树上,这该有多扯淡

    这可是热血无比的决斗场啊!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上万人在决斗场中一起讨论内裤挂树上,这可是上万人呢!不觉得无耻吗简直是汚得不能再污!

    “你绝对输定了!”林华看着林飞,一字一顿道。

    “输不输,你说了可不算!”林飞淡淡的回道。

    “你错就错在不该放弃使用兽宠,接招!”林华大吼一声,一枪捅出,直指林飞。

    “砰!”

    金属撞击声传来,交接处火花绽放。

    林飞一剑劈下,林华横枪阻挡,枪与剑狠狠的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两人都被反震的向后退去。

    “好大的力气!”林华握枪的手微微颤抖,被震得麻木。

    “还有更厉害的呢!”林飞叫道。

    两人再次冲锋对攻,砰砰的金属撞击声不断,再次分开后,两人都是微微喘气。

    “你到底什么境界”林华不敢相信的问道,他有些莫不清楚情况了,自己都锻气境九重了,为何林飞还能和自己打的旗鼓相当

    “六重啊!”林飞笑道,他打的很爽,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锻气境原力不能外放,不能学习武技和功法,战斗时最重要的是力量和技巧,境界高可以对肉体加成,以此来压制境界低者。

    林飞因为修炼的方法特殊,所以肉体强横,弥补了境界的差距,这才能直接和林华硬碰硬。

    “不可能!”林华叫道。

    他不相信林飞真的是锻气六重,锻气六重怎么可能和锻气九重对拼

    看到两人打的旗鼓相当,包厢中林虎的脸上露出笑容,自己的儿子从小就表现的很成熟,不太可能做毫无把握的事,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和林虎相比,旁边林华的父亲的脸则更难看了。

    林飞找准机会,躲过了横扫过来的一枪后,用尽全力,一剑劈下,林华回身举枪阻挡,砰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力量传来,让林华身子一顿。

    看到林华身子一顿,林飞眼睛一亮,以最快的速度,对着同一个位置,猛砍,连续七八道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之后,林华才找到机会,拉开了距离。

    看到自己的长枪微微变形,林华倒吸一口凉气,尼玛,这还说自己是锻气六重,简直不要脸至极。

    此时台下的观众们终于注意到了台上的异常,林飞竟然和林华打的难分难解,不是说他是废物吗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林家的废物也这么厉害

    “大哥大加油!大哥大加油!”

    “打屁股啊!打他屁股啊!”

    小娃娃们天不怕地不怕,激动的手舞足蹈,一蹦一蹦的,叫着让林飞打屁股。

    对上林华,林飞自然不可能再听小娃娃们的,去打屁股,林华可比李壮壮厉害了太多,想要打屁股也不一定打得到。

    连续打了半个时辰,两人都是汗流浃背,喘着粗气,林飞的腹部有一道血痕,那是被林华的枪尖划过时留下的。

    对面林华的腿部也一样有一道血痕,他的长枪伤了林飞的腹部的同时,林飞的重剑也伤到了他的腿。

    这可以说是以伤换伤,只是他比较吃亏,林飞腹部的伤不影响行动,而他每迈出一步,都有剧烈的疼痛传来。

    “砰!”

    枪与剑再一次碰撞在一起,突然的,林飞不管不顾,迎身而上,弃剑,右手握住长枪,林华脸色一变,想要抬腿迎击。

    然而林飞比他还要快一步,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然后左手挥拳,对着林华的脸就是一拳。

    林飞的力气有多大,一剑能将巨石劈开,这一拳下去,林华的鼻子直接被打歪了,鲜血直流。

    脸上受此一击,林华只感觉脑袋中嗡的一下,一片空白,然后就觉得胸膛上又挨了一脚,手中的长枪再也抓不住,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滚落在两三米之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林华不甘,想要爬起来再战,但是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背上,长枪砰的一声,从天而降,整个枪头都插进了他面前的土里,只留枪杆在外面来回摇晃。

    林华呆住了,他败了,被林飞打败了。

    “别忘了五万金币。”林飞说道,然后转身下台。

    “哇!赢了!喂,你快回家挂内裤啊!”奶瓶娃跳到凳子上,扯着喉咙,对着对面的包厢兴奋的大叫。

    包厢中,林华的弟弟脸都扭在了一起,这尼玛该怎么办忍不住偷偷向老妈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老妈铁青着脸,正狠狠的瞪着他,吓得他赶紧低下头。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