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来自仙界的老婆 > 第五十章 每个人都有故事...(第三更) (为一直努力的自己加更)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黑暗中,有四人围在一堆篝火旁边。

    篝火跳动,四人的影子仿佛在风中咆哮,交错。

    其中有两人始终隐藏在黑袍里面,声音或许是经过了特殊的处理,变得很是沙哑,外人根本听不出原本。

    另外两人,一人有一只眼窝是空的,缺了眼珠,看上去恐怖狰狞。

    另外一人,则是个白面小生般的模样,只是,在他脸上,沾满了鲜血的同时,还有隐藏不住的桀骜。

    “黑异龙,你那些手下那么没用,你也没什么本事,我看,还是换个名字,叫独眼龙算了!”其中一个黑袍人嘲讽道,“这次要不是我们出手,估计你就完蛋了。”

    “哼!”独眼的黑异龙冷哼一声,不再说话,“那还要谢谢黑先生跟小黑先生了!”

    “黑先生,您既然这么厉害,怎么连我弟就救不下来甚至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乱枪打死”白面小生一擦脸上红色的血渍,冷声道。

    “嘎嘎,无天那小子,之前不是很嚣张吗既然他那么嚣张,我以为他很厉害,于是就没有出手咯!结果他自己实力不行,跟个傻鸟一样冒出头去接子弹,怪我咯”

    无法被黑袍人的话给噎住了。

    确实,开始与黑袍人接触的时候,无天曾对黑袍人说过一些不敬的话。

    只是,就因为这样,便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倒下而无动于衷吗

    “黑先生,小黑先生,现在你们想怎么样呢我们已经是孤家寡人,估计,这也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吧!”

    黑异龙眯着眼睛道:“明明识破了警方的线人,却只让我们带了三十个人,最后更是置我们于死地,所以,黑先生,小黑先生,你们,需要我们做什么”

    “呵呵...看来,独眼龙虽然眼睛坏了一个,可脑子却没有坏嘛...”

    “黑云,你解释给他们听一下...”

    “是!”

    .....

    随着夜色降临,预示着一天的白昼过去,接下来的,便是夜。

    一整天下来,竟退出了一千五百多人。

    除了几百人是被动物吓出来的,还有一些是摔倒,受了伤,不得不退出。

    更有一部分,是找了好久没有找到吃的,也没有找到水源,最后只好退出。

    更多的,便是夜晚降临,害怕黑暗,自行退出。

    “季东来,你看,我们家笑笑和那个叫陆崖的粘在一起了,他们,他们五人分开了!”季东来身旁的贵妇不停一惊一乍。

    “他们和其他人分开是要干嘛他们...”

    季东来忍不住了,他面色阴沉,怒吼了一声,“你给我住口!”

    虽然之前嘴上说的是陆崖怎么怎么厉害,可实际上,哪一个父母会看到自己女儿单独跟男子离开而不着急

    在外界的人看来,季笑笑和陆崖两个人,与罗勇,冉维铮三人分开了...

    孤男寡女,共处深山,并且季笑笑还是个校花级别的美女,这其中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

    这时,也有人注意到季笑笑这边的异常了。

    季笑笑不仅是季家公主,更是香大校花,很多人都或多或少了解一些关于她的家世背景。

    至于陆崖,知道他的,还是少数。

    “季笑笑怎么跟那个叫陆崖的单独离开了”

    “这...季笑笑跟陆崖...陆崖是谁呀季笑笑不是跟历小龙的吗”有人不解道。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历小龙从十几岁开始向季笑笑表白,结果去年还由于这个被季笑笑当众打了一巴掌呢,至于这陆崖,根据有关消息透露,好像练过功夫,很厉害,是季笑笑自己凑上去的呢!”有了解内情的人解释道。

    “嘶!”那人满脸不敢相信,“真的假的”

    “你信就信,不信就不信,反正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嘿嘿!”

    甚至,就连穆晚清和沐婉静,以及墨东风,顾倾这边,都看了过去。

    穆晚清目露古怪之色,道:“这笑笑,当日静儿生日的时候,便一直跟在那陆崖身边,没想到,现在也跟在他旁边,莫非是真的如外面传言一样,看上陆崖了”

    墨东风哈哈一笑,“陆崖这年轻人不错啊,当日在左家门口与左臂父子的一战,弹指间断去左无歌一腿,挥手间败坏左臂修行之心,这等实力,便是墨云都有所不如啊...”

    虽然是这样说,可墨东风的目中,却是充满了不屑。

    在他看来,所谓的人级后期,或是地级初期的陆崖,也不过如此而已,他曾见过,一个实力堪比华夏地级中期武者的外国生化高手,进入境内,准备制造恐怖活动,可后面,还不是被大炮一轰,便渣都不剩。

    在这个现代世界,钱才是最重要的,有了钱,便有了买别人命的能力,那些地级中期高手,不也是给一笔钱,就能出手吗

    墨云派阴魂去杀陆崖而失败之事,墨家只有两人知道,墨东风并不知晓。

    沐婉静轻笑道:“东风兄可别说笑了,墨云乃是墨家多少年来的天才,甚至有传言说还超过东风兄你呢,至于陆崖...不过一介武夫而已,在大家族手下,翻手便可灭之,不值一提。”

    “呵呵...哪里哪里...”墨东风满足一笑。

    “墨云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能耐我也清楚,至于那陆崖,传闻中,能胜左臂,想来实力也不低,只是,他毕竟是从不知哪个山村里出来的,在起点上就低了,咱们这些做家长的呀,不能这样比较呢...”

    顾倾婉转一笑,美目中露出淡淡的笑容,轻声时,声音犹如银铃般悦耳。

    她那笑眯眯的眉眼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自信。

    她对自个儿的孩子,信心十足。

    ......

    陆崖与季笑笑回到原地时,冉维铮三人已经弄回来了十几个小腿粗细的竹筒,竹筒顶端开了一个小孔,使用时,可以从小孔喝水,不用的时候,用一根细树枝,就可以将孔堵住,防止水流出来。

    “嘿,小冉子做得不错!”听说了这竹筒是冉维铮想到的办法,季笑笑便夸耀道。

    而冉维铮三人,看到季笑笑和陆崖从远处走过来,而且二人还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红润,三人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

    ‘陆哥果然是陆哥,在这种地方都可以...’三人心中活络起来。

    然而,陆崖和季笑笑脸上的红润,全是因为他们之前追一只野兔,跑出来的...

    “嘿嘿,陆哥,开心吗”罗勇悄悄在陆崖耳边低声说道,脸上还露出无比猥琐的笑容。

    “滚!”陆崖脸一黑,一脚踢在他屁股上,“烧火,烤肉,再多说一句,就不给你吃了!”

    夜幕终于降临。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森林里寂静无声,却又时不时传来像是狼嚎的声音。

    各种昆虫的叫声交织混合,形成了一首只属于大自然的美曲。

    甚至,高空中,还时不时会有一只飞鸟,或扑腾一声飞过,或站在树上高歌伴奏。

    篝火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

    五人的帐篷已经搭好了。

    他们围在篝火前,一起聊起了各自的故事。

    同样的一幕,于这片大山中,在不同的地方上映。

    漆黑的夜,明亮的月,稀疏的星。

    若是从高空俯瞰下去,这片大山中,有百来处地方,点起了阵阵篝火...

    篝火旁,每个人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他便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

    围在火旁的人们啊,却又沉浸在故事里呢!

    可...这只是大部分人的情况。

    有一队人,他们在搭帐篷的时候,分散了开来。

    一部分去捡柴火,一部分搭帐篷,一部分找食物...

    然后,在森林中,他们...迷路了...

    “张哥,我们会不会死啊...”张一凡后面一个瘦弱男生,缩了缩脑袋,颤抖着说道。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