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十九章 议事会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族历露月初一,这是族人历法中第一个和吃没有关系的名称。族人终于可以把眼睛从食物上挪开,转而投向晶莹的露珠,露珠很美,但不好吃。

    陈健推测今天应该是前世的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太阳晒干了最后一滴露珠的时候,最后一个被邀请的部族也来到了村落。

    十个部族,加上村中的两族,以及被救出的两族,一共十四个部族一千六百多人口,让这个现在还很小的村落热闹了起来。

    那些俘获的奴隶正在忙着为今天的宴会做准备,陈健已经回来四天了,四天的时间这些奴隶们先为自己盖了几间矮小的屋子,然后又亲手栽下了木栅栏防止自己逃跑。

    陈健将这些俘获的奴隶分成了五队,每一队居住的距离很远,防止他们暗中串通,五队人平日负责的事物也不相同,尽量减少他们聚在一起的机会。

    今天是特殊的一天,不需要去做苦工,只需要背柴、端碗之类的轻省事。如今上千人聚在一起,他们没有发髻的披发显得格格不入,尤其是来的这些人身上都很干净,更是让他们自惭形秽。

    端上去的食物自己是没有资格吃的,只能暗暗吞咽着口水,想偷吃也不行,那个叫榆钱儿的女孩凶得很,每一组奴隶端走的食物是不同的,如果被发现食物少了,一组的人都会挨藤条抽。

    红鱼端着一盆被切开的鱼,洁白的鱼肉很细腻,旁边是一小碗散发着浓浓酸味儿和芥菜籽味道的东西,她很想尝尝,不是馋,只是好奇,可是根本不敢。不知怎么,她感觉那个叫榆钱儿的女孩对自己这些女人有些敌意,却不知道这敌意源自何处。

    放好了食物,她转了下头寻找着陈健的踪影,发现陈健正陪着最后到来的这个部族的首领进了一间小屋。

    小屋用土夯成,隔绝了眼睛和耳朵,她什么都看不到,也什么都听不到。

    小屋里,十个部族外加老祖母和石头,以及陈健,一共十三个人,正跪坐在一张虎皮的周围,那张虎皮是上次缴获的。

    陈健有意无意地坐在了虎头的位置上,让榆钱儿给每个首领面前的碗里斟了一些有些浑浊的酒液。

    “尝尝吧,这是酒。”

    十个首领好奇地端起了碗,用舌头舔了一下,发现很甜,而且有种特别的香味。喝了一口,纷纷赞叹这是好东西。

    她们当然知道陈健叫她们来绝不是尝酒,所以只是略微喝了一口,就等待着下文。

    陈健拿出了一根树枝,又拿出了一把树枝,冲着众人说道:“一根树枝,很容易就折断。但是一把树枝,就很嫩被折断了。咱们既然源自同一个祖先,就要像这树枝一样,聚在一起,你们说是吗”

    “是,当然。”

    首领们纷纷点头,也有人好奇地拿了一根树枝,她们发现陈健的族人吃饭时都是用这种树枝的,早来的几个部族首领尝试了挑动了几下,又放在了一旁。

    “你们也知道,我们的族人松来自太阳升起的地方,那里还有一个陨星部族,他们欺压周围的部族,逼着他们贡出一些食物,总有一天会找到咱们的头上,你们说咱们会给吗”

    “当然不会!”

    “不但不给,还要抢他们的呢,这一次不是抢了好些羊和角鹿吗”

    “对啊,健,这些东西该怎么分呢那个部族打不过咱们的。”

    陈健摆摆手道:“话不是这么说,他们部族可能打不过我们,但是你们呢你们觉得你们哪个部族能够挡住那些从天下掉下的武器”

    这几个首领低下头沉思了一阵,终于有人说道:“那要怎么样呢”

    “咱们就像是一棵树上的枝丫,来在同一个根,你们部族的事我当然不会不管。以前我就说过,大家都是同一个先祖,只要你们对先祖信服,你们的事我们部族一定会帮忙的。我说的话,到现在都做到了对吗”

    “对,我们信得过你们部族。”

    “是啊,我们相信你。”

    陈健点点头道:“可是这次出征,仍旧有四个部族没有来。先祖庇护着我们,也会惩罚那些违背了誓言的人,先祖不可能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就需要咱们这些子孙来惩罚他们,你们说对吗”

    “对。没错,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总要有母亲告诉他们怎么才是对的。”

    “是啊,你们都是部族的首领,也就像是孩子的母亲,怎么教训孩子,咱们要商量出来个办法。现在咱们这么多人,总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叫在一起商量,那么样的话什么也商量不好,你们说是不是”

    这些人听着外面乱哄哄的声响,知道陈健说的没错。部族以前都是议事制的,在族内还行,可现在每个部族之间的联系紧密了不少,吵闹和分歧也在增多,同一条河上下游的部族已经因为捕鱼的事闹过几次了,这些事就不可能在族内解决了。

    “既然这样,以后部族之间的不愉快;对外族的战争;和外族的交涉这些事,就咱们这些人商量。你们回去后和族人商量,商量完之后咱们之间再商量。你们觉得这样如何”

    那几个首领交头接耳地讨论了一番,纷纷点头同意,她们可以想象到以后的战争会越来越多,而且各个部族之间积累的矛盾也逐渐增多,这是个好办法。

    陈健想了一下说道:“你们也知道,就算是狼捕猎,也会有头狼领着。这一次攻打那个部族,咱们只死了三十多个族人,所以我打仗很厉害。和外族打仗的事,我来负责,你们同意吗”

    “当然,我们信得过你打仗的本事,但是打不打得咱们大家商量才行。”

    “那是一定的,我只负责打仗,打不打要大家商量。不过老祖母她才是我们的首领,这样我们部族在议事中要有两个人。还有被救回的两个部族,他们还没有推选出新的首领,等选出首领后,这两个部族也有资格商量这些事。”

    陈健说完后,看了一眼其余人,她们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于是纷纷同意。

    这样算来,石头和老祖母肯定是站在自己一边的,加上被救出的两个部族以后也得靠自己的部族生活,十五个人的首领议事会陈健可以掌控五个声音,只要随便拉拢三个部族,看上去各个部族都是平等的,但事实上已经不再平等。

    他其实很想搞一言堂,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只能一步一步来。为了安抚这些人,陈健提出了议事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分配那些抢来的东西。

    这些首领听到要分东西,都高兴起来,喝了一口酒后,脸色变得红扑扑的,话也多了起来。

    “要不咱们按照这次出征的人数来分”

    “不行!我们族里死了两个人,可是他们部族一个都没死,他们的族人肯定在打起来的时候躲到了后面!”

    “你乱说!是因为我们的族人更强壮!”

    两个因为捕鱼而有了矛盾的部族互相争吵着,甚至站起来准备厮打,陈健无奈地敲了一下碗道:“不要吵,不要吵。我建议这些东西分成两份儿,按照每个部族出征的人数分一半,另一半按照每个部族死去的人分。”

    几个部族的首领互相看了看,同意了这个分法,一些人则暗暗后悔,早知道会抢来这么多的东西,打的这么容易,就该多派些人跟着出征了!

    “榆钱儿,你说一下咱们一共有多少东西。”

    “欸。羊有一百三十头,角鹿八十头,稷两万斤,豆七千斤,还有八百斤鱼干。”

    几个部族互相看了一眼,一百三十头她们是明白的,可是这个万和千,还有斤是什么意思

    陈健给解释了一下一千就是十个一百,榆钱儿拿来了一块陶砝码,递给各个首领,告诉她们这就是一斤。

    她们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惊奇地发现自己根本算不清楚该怎么分,无奈地看了眼陈健道:“我们信得过你,这次你来分就是。”

    “那好,这次我来分。还有第二件事,那几个背叛了族人,甚至杀了亲族的人怎么办”

    这几个部族的首领小声地交谈了几句,来的较早的几个部族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虽然对那几个人很愤恨,可陈健也说过不杀他们,似乎应该顺着陈健,反正杀的不是自己的族人可是再想想如果这种事出在自己身上,那恐怕是不能容忍的。

    于是她们纷纷抬头看着陈健,陈健没说话,悄悄碰了一下身旁的老祖母。

    老祖母轻咳一声道:“要我说,这种人应该杀掉。健说不杀他们,但这不是一族的事,也不是打仗的事,总要大家一起商量。”

    石头也跟着说道:“我觉得也是,杀。外面那两个部族虽然还没有推选出首领,但想必你们能猜到他们的意见。”

    那几个部族松了口气,纷纷点头道:“该杀,杀了亲族的人,不应该活着。”

    “对啊,这不是打仗,得大家商量着来,这可不是一族之内的事,他们可是解开了发髻,背叛了先祖,还杀了亲族!”

    议事会表决后,十二个人表示该杀,陈健没说话,另外两个没来的部族首领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想杀。

    陈健拍了拍手,外面几个人抬进来一块湿润的陶泥板,榆钱儿拿着一块尖锐的石子站在一旁。

    “既然大家都说该杀,那么以后这种事就不用商量了,咱们记下来,以后就按这个办法来。”

    榆钱儿用石头片画出了几个简易而古朴的画,大意就是杀死自己亲族的人,需要被处死,并且画了个露珠,一个圆月亮,示意这是露月初一商量好的事。

    陈健伸出拇指,摁在了陶泥板上,剩余的人也都纷纷将拇指印在了泥板上,表情很是郑重。

    “告诉橡子,让他仔细烧出来,不要烧裂了。烧好后挂在村子的正门口。”

    那几个族人抬着这块沉重的泥板出去了,几个部族间的第一条律法算是完成了,以后还需要更多的律法,但凭空讲是没意义的,需要有案例后再商讨,再刻成陶文。

    两件事商量完,松从外面进来,小声在陈健耳边说了几句话,陈健起身道:“现在饭食已经备好了,还有酒,咱们先吃饭,再杀人,然后还要商量几件事。”

    首领们想到这里的饭食,很是满意地站起来,接着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惊雷般的鼓声,还有上百人整齐发出的呼喝声,身体不自然地颤抖了一下。

    陈健笑了笑道:“边吃饭,边看族人是怎么打仗的。”

    他率先卷开了纤维布的帘子,远处的空地上平齐地站着一排人,他们手中紧握着石矛、穿戴着柳条和鹿皮编织的简单甲衣,远远望去仿佛山林中笔直的青松。

    陈健回身看了一下这几个首领,心说这就是为什么要先吃饭再商量别的事的原因。前世的大禹化干戈为玉帛,大约也是这么吃饭吃出来的……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