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四十三章 历史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幸好这些天没有大雨,草河不曾涨水。

    划着树皮船到了河心,陈健脱了兽皮,拽着绳子游到了原木附近,将绳子绑上,船上的族人们拉过去。

    河里泡着的七个人已经死了四个,剧烈奔跑后体能消耗巨大,再加上泡在河里失温严重,已经救不回来了。水的导热性比空气强,所以不算冷的水也能快速带走人的体温。

    抬着死人和半死的人回到了村子,这七个人中有一个陈健不曾见过,并不是上次和桦一起来的人。

    “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心里有些惶恐,野兽袭击基本不太可能,人类学会协作后就处在食物链的顶端,偶尔有猛兽袭击也不可能全灭。染病也不太像,哪怕是埃博拉也不过七成的死亡率,不可能就剩一个。

    一种不安的情绪在他的心里升起,迫切地盼着桦和族人早点醒过来,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每个族群的发展模式不同,他重生后的这个族群是以血缘为纽带的亲族而非部落聚集,所以更平和一些,但未必是部落的常态。

    百里的讯息范围也让他丧失了紧迫感也警惕,陈健不安的原因是想到了会不会是别的部族

    出现部族战争的原因是有利可图,而这个有利可图的基础就是有剩余的产品,否则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打仗是赔本的,因为武器没代差两边都要死人的。

    剩余产品这个概念,必然是发动战争的部族拥有的。他们有了剩余产品,所以才会想到去打别的部族,人都是以自己的生活状态来猜测别人的。

    剩余产品的出现意味着什么陈健很清楚,自己的附近有可以真正称之为敌人的部族存在了。

    两族的人全都聚在火堆边,纷纷看着陈健,到了这种慌乱的时候,他们第一个想到的是陈健,包括老祖母和石头。

    陈健也在等待,过了很久,桦才苏醒过来,眼睛无力地看着周围,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河里的族人我们救上来了。”陈健急忙告诉了他一生,但没有说死了四个人的事。

    他这才不再费力地转头,休息了一会,伸出了手臂。

    族人们以为他想要河水,几个女人赶紧捧来了陶罐,但桦却没有接,而是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意识到发髻还在,只是有些散乱。

    用颤抖的手微微整理了一下,他摸着自己的头发问道:“咱们是同一个祖先是吗”

    陈健点点头,桦这才放下手说道:“我的族人亲人没啦!被人杀了,被抢走了。帮帮我们找回来。”

    嗡……

    两族的人立刻爆出了混乱的生意,纷纷询问着是怎么回事,老祖母和石头呵斥着族人道:“都别乱说话,让健问。”

    安静下来后,陈健皱着眉头道:“是哪个部族的”

    桦摇摇头,指着一个还在昏迷的族人说道:“我弟弟知道,他当时在外面上厕,逃到了山林里,就剩他一个了。”

    他还想说点什么,满脑子都是洞穴里的尸体,既然被他一把火烧了,可还是忘不了自己妹妹临死前向前爬着的惨状。想到了陈健当初的许诺,想到了同一个祖先,这才跑到这里。

    可越想说越说不出,体力实在支撑不住,说一句话要想太久的时间。

    陈健示意他先别说了,让族人们腾出一间屋子,将活着的人送进去,死的人暂时停放在外面。

    族人们围过来,想要询问什么,都有些不安。

    陈健挥挥手道:“去睡吧,多留几个人守夜,剩下的等明天再说。”

    一整夜,族人们睡的并不好,躺在那里还是在讨论这件事,尤其是松更是想到了以前的族人。

    很显然,有别的部落袭击了桦的族人。

    是谁是这二百里范围之内的部族还是别的地方迁来的部族

    陈健第一次遇到松的时候,是在草河的下游,而且松是从太阳升起的方向迁来的,那个陨星部落是在东北方。

    可桦的族人是在草河上游,在西边,当初陈健问孔雀石的时候就知道了。

    按照老祖母所言,这附近的十几个部落应该都是几十年前从东南方迁徙来的,之后也就没遇到了从东南迁徙的部落。

    这里应该是东南方那支部族迁徙的最西端,他本以为西边暂时是空白,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陈健翻来覆去地想了很久,天还没亮,就有人跑过来告诉他,桦的弟弟醒了。

    急忙跑过去,那里已经围了一群人,桦的弟弟有些惊恐地看着陈健等人,直到看清楚熟悉的发髻,这才不那么慌乱。

    镇静之后,他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那天桦等人前往这里来交换东西,族里的人捕猎回来后一切如常,他肚子疼就去外面。结果看到了一群人披散着头发,拿着石斧,叫喊着他听不懂的话,冲进了洞穴。他吓得躲在草里,一直没敢出声,直到那些人抓了好多的族人离开。

    讲诉完这一切,桦也醒过来,想要说点什么,陈健摆摆手道:“我问,你说。”

    这种夹杂不清和过度惊慌后的问话,一定不能让他们主动开口。

    “他们披着头发”

    “对。”

    “他们用石斧是打孔的还是绑着的”

    “绑着的。”

    “有弓箭吗”

    “有,但是没有羽毛。”

    “穿着兽皮这也有兽皮吗”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桦的弟弟摇摇头。

    桦回忆起那支羽箭,陈健拿过一支族人的箭,指着箭尾刻出的弦槽问道:“有这个吗”

    桦摇着头道:“我不记得,就记得没有羽毛。”

    没有羽毛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在近距离使用的时候,箭没有羽毛也可以,而且速度更快,再远一些才会因为没有羽毛翻滚。

    他问这个问题,是想知道这个部族到底是哪来的。是附近的受自己部族影响的还是外面迁来的

    想到这,他取来一柄弓,来到桦的弟弟身边问道:“你当时离得近吗”

    “近,我就躲在草里,看着他们把妈妈姐姐抢走了。”

    陈健用食指无名指和中指拉开弓,问道:“是这么拉的吗”

    “不是。”

    他有用拇指勾弦问道:“这样”

    “也不是。”

    最后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箭尾,桦的弟弟立刻点头道:“是这么拉的!我们拉弓像哥哥走那天的月亮,他们拉弓像这几天的月亮。”

    陈健放下弓,确定了一个不属于自己族群影响范围内的新部族就在西边。

    自己再教别的部族拉弓的时候,都是教他们刻弦槽的。不论是食指无名指,还是拇指勾弦,附近的部族都用,但唯独他没教过拇指食指捏箭法。

    这种捏法拉弓的距离很近,所以才像是弯弯的月亮,而不是圆月亮。

    弓箭任何原始人都可能用,走的是原始撒放的路子,如果受到了自己影响,不可能放着成熟的办法不用而用这些原始办法。

    所以,这个部族是独立发展出的弓箭。

    关键的一点是抓人而不是把所有人都杀了,这也是个问题。

    用奴隶未必是奴隶制,只要能保证干一天活能创造出够两天的生活,哪怕够一天半的,理论上剥削奴隶就有利可图。

    原始的战俘既可能作为人殉杀掉,也可能被强迫做一些本族人不愿意干的事,不需要考虑他们的寿命,食物丰富的时候就用,没有的时候就杀,很残酷,但也很正常。

    文明是多样的,非线性的。谁都不是昊天上帝,自然看不到其余文明发展的视角。

    而在族人眼里,这草河岸边,就是整个世界。以己度人,以为一切都是和睦融融,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那些被抓走的人,是去做暂时性的奴隶,利用夏秋食物丰盛的时候干什么活还是仅仅是为了祭祀或者某种原始崇拜的人殉

    原始信仰的力量对一些部族的影响是巨大的,比如某个崇拜女神的族群,定居后风调雨顺。然而连续几年的持续干旱,让部族砸碎了女神像,而在砸碎前或许尝试过人殉,或许尝试过所有祭司想出的办法,最终于事无补,信仰彻底崩溃。而那些做人殉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被抓被杀。

    这些都是陈健的猜测,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根本不可能有答案。这个世界的地理环境和物种分布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太多的未知和偶然。

    如果真的是抓去当奴隶,哪怕是暂时性用完就杀的,那么这个部族也是个巨大的威胁。松部族的遭遇也很悲惨,可陈健根本就没把那个陨星部落当回事。

    陨星部落只是靠武力压迫周围部族提供贡品,他们不抓奴隶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善良不忍用奴隶,而是他们的生产力不够用不起奴隶。这样的部族那怕是捡到了从天而降的飞碟也没用,只要一仗就能给他们打回原形。

    能抓奴隶,就证明他们到了干一天活够吃两天饭的地步,这样奴隶干一天才有剩余的价值。否则干一吃一等于零,还得付出管理镇压成本,是赔的。

    从捆扎石器和箭支来看,要么是原始游牧,要么是刀耕火种加渔猎,肯定是是从远方迁来的。

    至于到底是什么人种,那也得自己看了才知道。地理环境和物种分布的变更让他的一切历史经验毫无用处,因为已经没有了狭义概念的那个历史。

    这个世界还没有历史。

    自己,族人,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人,最终用手和脑捏出一段故事。一段与天抗争、与地奋斗、最终与人相爱或者相杀、为利益你死我活的故事。这段故事,便是这个世界的历史。

    唯一敌人只有蛮荒天地的日子,终要成为历史的。

    ……………………

    第一卷走出蛮荒(完)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