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从酋长到球长 > 第二十九章 老祖母的智慧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因为陶器和弓箭的吸引,原本两天的部族聚会持续了三天。

    上千人聚集在一起,食物是个大问题,在各个部族分别之前,达成了几个简单的协议。

    每次杏子成熟时候的部族聚会仍会继续,但是因为陈健给的陶环和承诺,部族之间的交流会逐渐增多,理所当然地交易地点就是草河边的村庄。

    很多部族带着期待,想去看看这个所谓的村庄和屋子到底是什么模样,但迫于生存的压力只能先返回山洞。

    他们学会了制作简易的弓箭,学会了投石索,短期内的食物是充足的,因此满心欢喜。

    来的时候是披头散发,回去的时候束发成髻,带着陈健送给他们的皂,连同陶环泥板一起收好,生怕破碎。

    同时带走的还有一分不安,松在最后一天诉说了自己部族的悲剧,那个在远处的陨星部落让每个部族都如芒在背。

    幸好陈健给出了承诺,只要大家都承认源于同一个先祖,只要有不梳发髻的部族与这些梳发髻的部族发生了冲突,陈健的部族都会站出来提供帮助。

    遇到敌人抵挡不住,可以退到草河边;也可以散开发髻顺从来犯的部落,任君选择。

    巧妙地利用了外在的威胁,将发髻从审美过度到了文化认同。陈健的话很清楚,他的部落只会帮助认同同一个祖先的族人,也就是梳着先祖发髻的。包括交换陶罐也是一样,否则他没有理由帮助其余的部族。

    这些部族本身就是从太阳升起的方向迁徙过来的,在老祖母那一代很多都是姨表姐妹亲人,如今开枝散叶,同一个先祖的说法很容易接受。

    也有一些弱小些的部族想要效仿松和槐花,并入陈健的部族,但是被陈健拒绝了。

    如今新加入的人口已经近半,再多就不是他能掌控的了,但是他承诺如果在饥饿到极点的时候可以寻求他族人的帮助。

    松没有后悔,原始道德体系下,既然歃血,便要遵守,妈妈临死前的哀嚎是让他带着族人活下去,现在族人活的很好,他很满足。

    槐花则更为狡狯一些,她的想法很实用——并入部族可以共用族中的一切,族中女人太多,等到下一次杏子成熟的时候,太多的婴儿和需要哺乳的女人,必须要有强大的部族才能保证活下去。

    并且她很聪明,从陈家族人手中磨出的茧子就知道这种生活来之不易,不是风刮来的,从头开始她才不会那么傻。

    她看着保持自己姓族的石头族人,心道:“你们的手,也会磨出那么厚的茧子的!”

    陈健不会知道这些人此时的想法,他也不想去知道,只要部族的生活在不断上升,就能压制种种矛盾。

    要面对的事多着呢,等到一年半载之后,两个异姓的族群在一起生活久了,对偶婚必然出现,爱情嫉妒情杀之类的事情也将不可避免,随之而来的新的生活方式带来的矛盾也会积累,他在幻想是否有一种制度能够不流血就能压制内部的矛盾。

    在其余的部族都离开后,陈健也带着族人们下了山,去了那片盐碱地,一路上都在想着心事。

    老祖母看着陈健闷闷不乐的模样,问道:“好孩子,你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你不能解决的问题吗”

    陈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一下说道:“我知道有一头猛兽,可能会杀掉我们的族人。可是这头猛兽在出现之前,没有人会相信,只有在杀了族人后,族人们才会出现它已经出现了。我在想,该怎么才能束缚住这头野兽。”

    老祖母听到这个问题,哈哈地笑了,苍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

    她指着远处的一株草问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陈健看了一眼,觉得有些像自己平常吃的那种块茎,但又有些不同,不知道老祖母为什么这么问,只好摇头说不知道。

    “孩子,这种草的下面也有块茎,和我们吃的那种很像。但是它有毒,吃了会死。”

    陈健低下头,恭谨地听着,想从老祖母的智慧中得到答案。

    老祖母咳了一声,双眼看着那株草道:“那时候我还小,部族刚刚迁徙到这里,大家都在挨饿。我妈妈为了找到族人的食物,找到了那种平时我们吃的块茎,也找到了这种,所以她死了。”

    “孩子,我的妈妈毒死了,可是族人却因为另一种块茎活下来了,并且牢牢记住了这种块茎不能吃。死亡,也是另一种生存。你说的那头猛兽,吃掉族人后会现身,那么现身后再杀掉它,族人们会牢牢记住这种猛兽的可怖。而如果它不现身,你又怎么杀掉它,族人们又怎么会记住这种猛兽呢”

    说完后,老祖母摸了一下陈健的头发,淡淡地说道:“孩子,你在草河边说的钉螺,其实我也吃过而且没死,但我知道你那么说一定有原因。只是时间一久,总会有人忘记你的话去吃的。你的话啊,就算是对的,也没有死亡给族人带来的记忆深刻。健,你要记住,死亡不可怕,只要这死亡能让族人记住一件事,那么就是值得的。”

    陈健有些惊奇地看着老祖母,没想到老祖母会想到这些,老祖母摆摆手道:“去吧,孩子,让我在死前,看看我们的族人到底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看着陈健恭谨地退开,老祖母望着天边,愣愣出神。她想到了小时候的那些事。

    部族们迁徙到这里,那些衰老的人们为了族人活下去,尝试着各种不同的草,因为年轻人还能生孩子,而他们已经老了。

    很多的老人死掉了,却有更多的年轻人活了下来,并且记住了死亡和不能吃的草,于是种族延续了下来。

    这就是生存。老祖母看着陈健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孩子,你还没见过亲人死去,别怕,别怕……”

    很远处,陈健仿佛听到了老祖母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老祖母冲他微笑了一下,挥挥手示意让他继续朝前走吧。

    陈健点点头,快步地走到了族人的最前面,仰头看着那面黑白色的旗帜,放下了心中那些忽然升起的幼稚幻想。

    舒展开了眉头的陈健带着族人来到了山阴的盐碱地,生活既然要继续,血和汗总是要流的。

    血泡磨破浸润了石锄和骨耜,大块的盐碱土被装进了柳条筐,他要把这些盐土背回去。

    这里煮盐很不方便,而且既然暂时不作为交换商品,那么熬煮的不需要太多。

    石头的族人们没有工具,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陈健示意让他们一起劳动,盐会分给他们部族必须的用量。

    好奇地石姓族人学着使用石锄和骨耜,临走的时候背着柳条筐,看起来和陈健的族人没有什么不同。

    是夜,原本的族人惦记着家中的一切,一刻都不想停留。新的族人们则想要快一点看到村庄的模样,也是迫不及待。

    扎起了松枝火把,照亮了夜空,一条长龙朝着草河蜿蜒而去,按照这个速度,明天中午就可以回到村子。

    几个人轮流替换背着柳条筐,踩着青草夜露,天上的月亮也已经圆了,推开云朵照着族人回家的路。

    家就在前面,路延伸到后面。

    回头望去,踩掉了露珠的草蜿蜒出一条隐约的路,直通那黑黢黢的山峰。

    中午时分,当看到了村庄中升起的白烟,族人们的脚步再一次加快了。

    他们看到村庄的时候,村庄里的人也看到了他们,远远地迎了过来。

    榆钱儿的身后跟着两条小狼崽,伴着她左右,迈着小短腿跟着女主人的步伐,迎接着这些新家人。

    她跑到了陈健身后,伸手托着陈健背后的柳条筐,却不知道把原本分散在背上的力量全压在了哥哥的肩头,反而更加沉重。

    陈健只是深吸了口气,用力挺直了身板儿,没有去告诉妹妹自己如今更累的真相。

    “哥哥,哥哥,又有新的家人来了吗我们把炕都烧热了,就等着你们回来呢。陶盆中有热水,里面加了盐,可是我不小心加多了,有点咸。”

    她用力托着柳条筐的底部,咭咭格格地说道:“还有还有,昨晚上有狸猫来捉哆哆鸟,被小狼们赶走啦,我还追了好久呢,踩住了它的尾巴,它还要咬我哩。”

    这些都是些琐碎的小事,旁边的族人们却都听得津津有味,询问着那只狸猫的大小。

    “哥哥,我还和姨妈们把院子里的草锄掉啦,还用柳条筐抬回了石子,铺满了,上面还有河边的砂子,踩上去可软乎啦,就像踩在草地上一样。嗯……对了,昨晚上我用柳条筐捉鱼,有一条红色的,可漂亮啦,被我放进池子里呢。早晨我还看见它在水里游呢,你一会去看看去啊,它还有胡子呢。”

    老祖母走到了榆钱儿旁边,伸手拉着榆钱儿的辫子将她拉到一边,也没有告诉她托着哥哥更累的真相,问了她一些别的事,这才让这个咭咭格格的声音停下。

    陈健指着前面的一排房屋,对着新族人说道:“那就是我们的家了。去吧,去看看咱们的家,把筐放到这里吧。”

    那些人早就等不及了,放下柳条筐,兔子一般冲到了屋子的前面,仰着头看着。

    脚踩在细细的河沙上,或是站在池子边看着里面露出水面的荷叶尖儿和水中的鱼,啧啧惊奇。

    石头的小女儿牵着妈妈的手,拉着妈妈看着房顶上的那串瓷风铃。

    风铃下的茅草盖下,两只玄色的燕子正在用泥土叼啄着自己的新家。

    “妈妈,你看,那些鸟在垒窝呢。”

    石头抬起头,好奇地看着那串闪着阳光的碎釉质陶片,觉得有些眼晕,用手遮住了眼睛,这才看清那两只黑色的燕子。

    于是抱起女儿,指着那两只燕子说道:“是啊,我们也要垒自己的窝了。”

    “是和这些屋子一样吗连那个叮当响的东西也有吗”

    石头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眼陈健,她都不知道那东西为什么会随着风发出叮当的响声。

    陈健走到身边,抱起小女孩道:“有,那个叮当响的东西,也会有的,和这些屋子一样。”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