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原始人都惊呆了 > 第054章 撤退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王村的正前方,十台八牛弩围成了半个椭圆。而它们的箭尖,则都对着村外的刘村人。二级系统每日十次的制作机会并不会因为物品的体积而增多或者减少。

    不论是制作八牛弩还是制作弓箭的箭杆,每天都只能制作十样,只要你能为他提供足够的原材料。

    铁矿已经没有了。不过大荒上面的树木和动物皮毛却多得很。如果不是砖房的面积只能储存十架八牛弩,这几天王昊甚至想做个二三十台来提高村子的防守能力呢。

    八牛弩的边上,站着十名妇女,他们的手中,都拿着石锤或者木锤。八牛弩的攻击方向已经调整好了。只要王昊一声令下,她们便会砸下机括,将弩上小孩手臂粗细的弩箭发射出去。

    而在她们的身后,站着两排手持弓箭的族人。每排有三十多人。

    他们会根据王昊的令旗来射箭。

    当第一排的族人将手中的羽箭射出去之后,他们便会蹲下来,等他们身后的族人将箭射出去。等到第二排的射完,第一排的便可以起身了,这个时候,他们的羽箭就已经都准备好了。

    这样的做法,虽然会使每一轮的箭雨数量减少一半,但箭雨却会源源不断的射向敌人。绝对不会因为中间有空缺而让敌人有突进的机会。

    大荒上的人,常年在恶劣的环境里生活,没有一个是害怕肉搏的。

    不过在王昊的想法里,能用弓箭杀死的敌人,就绝对不要用剑,因为在他眼里,自己的族人,每一个都是弥足珍贵的,哪怕就是十个刘村人的性命,也抵不上自己族人的一根手指。

    所以,为了训练这些强弓手,这段时间他可是挖空了心思。而这种模仿火枪队的阵型,就是王昊的心血之一。

    刘村的人,在缓慢但却坚定的接近着。他们的前方,基本上已经是一片通途了。只有在最接近村子的地方,才有一段不足十米的陷阱封锁。这是王昊昨天夜里让族人们弄出来的。他觉得在生命面前,任何的小心谨慎都不足为过。

    王昊眯了眯眼睛,看着缓慢前进的刘村队伍。他没有想到,一道陷阱最后居然让刘村的冲锋变成了蜗牛一般缓慢的突进。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种改变却是最好的,因为弓箭手就喜欢这种慢吞吞的靶子。

    随着刘村人越来越近,王昊的心也越提越高。他相信,只要自己一声令下,将会有很多人丧命在弓箭强弩之下,在这种密集又没有遮挡的阵型中,只要弓箭朝着那个方向射,哪怕想射空都基本上不可能。

    等到双方距离接近百米的时候,王昊已经可以很清楚看到对面每一个人的面孔了,他甚至发现,对面的刘村人中,居然还有一部分赤身裸体不着片缕只拿着武器的壮汉。

    这可是打仗,哪怕就是规模小了一点,但也是打仗啊,哪有打仗的时候出来遛鸟的。这么不讲公德,这么没有文明,那我只能代表月亮惩罚你了。

    一边想着,王昊一边举起了令旗。

    王村的众人都眼睛一亮,终于要开始了么。随即,纷纷将自己的弓箭拉圆,瞄准了自己所负责的那个方位的目标。

    随着令旗的挥舞,族人们纷纷松开了自己手中的弓弦,一道道羽箭带着‘嗖嗖’的破空声,朝着它们各自的目标方向飞去。

    转眼间,羽箭便射到了刘村的队伍中。

    第一波箭,除了极少数因为准头问题而射空的,其余的绝大多数都射中了刘村的族人。

    运气不好的,被射中了要害,还没有来得及吭个声,便倒在了地上。运气稍微好点的,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震,随后便是剧烈的疼痛。

    一名壮汉,胸口被射了两根羽箭,他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胸口,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身上怎么突然长出来木头了。除了疼痛,他还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好像被一点点抽空了。

    将这截奇怪的木头拔了出来,一股腥味从嗓子里面涌了出来,随后,便是一口鲜血被他吐了出来。

    抬起头,刚好看到第二波羽箭从王村的方向飞来,这时,他才明白了,这原来都是王村的巫术啊。

    张大了嘴,想要提醒自己的族人,却不防,恰好一根羽箭从他的嘴巴里面钻了进去,带掉三颗门牙之后钻进了他的脑袋。

    刘熊从自己的胳膊上拔下了一根羽箭,看着羽箭后面沾着的尾羽,惊叫道:“长了羽毛的木头,会飞的木头,巫术,这是巫术!”

    还没等他说完,第二波羽箭便又飞过来了。情急之下,刘熊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巨大石斧,横着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感觉自己手中一道巨大的力气传来,然后便听见了木头折断的声音。

    整个队伍,在这种长羽毛且会飞的木头的攻击下,被带来了无尽的恐慌。

    人类最深的恐惧有两种,第一是死亡,而第二,便是未知了。

    而弓箭,在刘村人的面前,却是两者都占据了。未知的巫术,抑或说是武器,给他们带来了死亡。

    一波波的羽箭,就像是死神一样,不断的收割着族人们的性命。

    因为视线的问题,前面的人已经快要死完了,而后面的,却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以为前面发生了战斗,便一个个嚎叫着往前挤。

    “熊,怎么办啊王村的人会巫术,我们过不去啊!”一名和刘熊关系最好的族兄跑过来问道,运气使然,他的身上居然没有一丝伤痕。

    此刻,双方距离不过百米,刘熊能很清楚的看到,这种会飞的木头,就是从王村人手中那种弯弯的像牛角一样的东西里面飞出来的。

    此刻,虽然满腔的愤怒,但刘熊也没有了主意。冲是冲不过去的,谁知道前面还有没有那种被被埋在地下的箭木,如果不能缓慢的探路后再接近,这不足百米,平时眨眼间就可以跑到的距离,将会是族人们通向地狱的道路。

    可如果不冲,双方还没有接触,自己这边便损失了数十个强壮的战士,自己回到村子后是没法交代的。哪怕他是族长的亲弟弟,也会在族人的怒火下变成族中最下等的人。不仅每天都吃不饱,还要成为狩猎中最危险的诱饵。

    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刘熊看见,几道羽箭笔直的朝着他飞了过来。

    瞳孔紧缩,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这几箭便射在了挡在他前面的这名族兄的身上。

    一口鲜血从他的族兄口中喷了出来,他的身体,被箭上附带的力道冲击得扑倒在刘熊的身上,他的眼神,渐渐地涣散了起来。

    “咳咳,带,带我回家!”族兄在刘熊的耳边说出了这句最后的话,便一命呜呼了。

    “撤,撤退!带上所有兄弟们的尸体,撤退!”刘熊红着眼睛咆哮道,他在心里面发誓,只要自己活在这世上一天,那么他要做的,便是朝王村复仇,哪怕就是成为村子里面最下等的人,他也要用尽一切办法,将王村毁灭。

    周围的族人,听了刘熊的话,纷纷如蒙大赦,抓起了倒在身边的族人,将他们背在背上,转身朝着来路跑去。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