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原始人都惊呆了 > 第040章 在路上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这个时代,族中的每一次生育,都会紧紧的揪住族人们的心。有两成以上的孕妇和胎儿都会死在难产里。

    不过还好,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生产,胎儿总算是安全出世了。当得到母子平安的消息,族人们都开心的唱起了大丰歌用以庆祝。

    王昊送去了一碗用蘑菇熬制的鱼子汤,为孕妇补充营养。族中大部分的兽皮都给了她们用来保暖。

    一张简易的兽皮担架被王昊连夜给做了出来,赶路并不会因为生产而停止,明天,孩子和母亲将在暖和的兽皮担架里被族人们抬着行走。

    凄厉的兽嚎彻夜未息,那是想要偷袭营地的野兽被弓箭射伤之后临死之前发出的惨叫。还好大荒中的人听惯了兽吼,还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安然入睡。

    早晨,族人们都活动着僵硬的四肢从梦中醒来。昨夜被射死的猎物成了大家的早餐,被冻了一夜的族人现在急需大量进食来补充热量。

    王昊用一块兽皮蘸了热水帮族长擦拭酸痛的腿,冻了一夜,族长早上腿疼的基本上站不起来。

    吃过早饭,族人们再次出发了,王昊跑去看了看昨天出世的新生儿。是个男娃,皱巴巴的小脸上眼睛还没有睁开,用手指逗了逗他,然后王昊的手指便被小孩抓住朝嘴里面送。

    小孩很健康,被他妈妈抱在怀里不哭也不闹。只是他妈妈有些憔悴。

    问了下小孩取个什么名字,他妈妈说还没有想好。不过他父亲丧生在怪物攻城里面,小孩还小,又出生在王村,她想让族长赐给孩子王姓。

    改姓在大荒可不是什么小事,不过王昊和族长商量之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经过昨天阳光的暴晒,大荒泥泞的地面总算是干燥了起来,族人们也纷纷加快了脚步。一路上比众人想象的还要顺利,除了些小型猛兽,基本上没有碰到高级生物。等到太阳升上头顶然后偏西的时候,大家总算是赶到了这次的目的地,一片大森林边缘的平原上。

    这片平原地势很高,等到夏汛的时候,也不用害怕族人们的房子被淹了。北面是一条东西流向的大河,东面是一片广袤无垠的森林,看着林中那些巨大的树木,王昊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片森林,将为村子的发展提供最大的便利。

    在森林边缘,王昊找了块空地,亲手将石碑埋在了地下。为了方便区分石碑的位置,他又在上面种了棵松树。对于石碑可以保护村子的说法,王昊到现在还保留看法。不过他倒是挺好奇,这石碑上的字,到底是怎么来的,而族人们的姓氏,又是怎么来的。

    到了新的地方,为了新家,族人们纷纷忙碌了起来。

    二十名强弓手以下面有着石碑的松树为中心,四人一组分成五组,拿着强弓铁剑,朝着西南方向推去。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将靠近村落的野兽全部清除干净。

    在以往,这是不可能的任务,野兽们并不怕人,人来的时候,它们也许会逃跑,但等到人走了,它们又会回来。对村子里面小孩威胁最大的,便是那些来来回回的野兽了。

    二十多米的距离,对于它们来说正合适。既不会被这些无毛怪攻击到,又留下了合适的距离进行逃跑,还可以近距离的观察这些无毛怪。

    不过今天,这片平原上以往的规矩就这么被打破了。

    一群狮子吃饱了,懒洋洋的趴在地上看着五十米外的几名无毛怪。对于无毛怪,它们早就领教过,并不好缠,一个个怪力惊人,若是挨上他们的石斧一下,可不是好受的。吃饱了的它们也不想找麻烦。看着这几名无毛怪越走越近,狮群并不慌乱,等它们走到二十米远咱再起身离开也不迟。

    若在以往,这些经验都是正确的,不过今天就行不通了。还隔着五十米,一支支夺命的羽箭便飞了过来,转眼间,便有三头狮子命丧当场。

    狮王徒劳的抓着胸口的羽箭,感受着体内的剧痛,它终于仰天长啸了起来。这是在告诉狮群,跑,跑得越远越好。

    王虎看着四散远远逃开的狮群,感受着工具带给人类的改变,不禁仰天长啸了起来。他相信,在未来,这片大荒一定是人类的天下。

    在以往,想要抓住一头狮子,必须要十个族人合作,才能将狮子围堵起来,不过现在,哪怕只有一个人,拿着弓箭,也能在五十米外杀死一头狮子。

    感受到工具带来便利的族人并不止他们强弓手。还有在石碑附近割草的族人们。以往割草,用石片实在是又费时又费力,往往一块石片都磨平了也不一定能割多少草出来。

    不过现在,有了短剑,这些短剑不仅割肉快,割草更是快。一剑下去,又长又坚韧的茅草便倒下一片。

    王昊跟他们说,这是放在房顶用来挡雨的,房顶是个什么东西族人们并不清楚,不过他们了解什么是挡雨。前天夜晚坐在泥泞的地上被冷雨淋着的感觉他们再也不想尝试了。所以一个个都非常卖力。王昊还说过,过两天给他们弄一种叫做镰刀的东西,有了那东西,割草的速度将比现在还快,而且比用短剑还要舒服。

    族人们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想象着镰刀是什么样的,用匕首割草,他们已经很满足了,如果换上比匕首还快的镰刀,他们想象不出来那该有多幸福。

    比割草的族人先一步享受幸福的,便属于去森林里面伐木的族人吧。

    王昊最近一次下载的科技,便是锯。

    普通的铁矿石,经过系统的加工,成为了坚硬无比的合金铁。斧头从以往的砍树主力,变成了现在只能用来清除枝桠的东西。族人们都是会比较的。当发现锯子比斧头还要省力的时候,自然就会舍弃斧头换上锯了。

    王昊再次见识到了原始人的强悍之处。当一名壮硕的女子双手抱着一颗比她腰还粗的巨木从林子里面出来的时候,王昊又给他们取了个新的称号。那就是人肉伐木机。

    工具唯一没有改变的,恐怕就是在河边钓鱼的鱼竿吧。

    同样的紫竹,同样的竹片,淋上鲜血之后,只要一碰到水面,便有大鱼扑着上来将其吞进嘴里。

    王昊一边感叹着这些从未被钓过的鱼到底有多蠢,一边盘算着多久才能用竹片将这些鱼钓精。那个时候,如果不换铁质的鱼钩,那就换渔网吧。

    制盐的大业不能停止。一条水渠从河边引到了营地中。水渠的尽头,是几个连起来的大坑。这是族人们一下午的劳作成果。原始人别的没有,端的是有一把力气。在铁锹的帮助下,这几个提取食盐的池子用比王昊想象还要快的速度被挖出来了。

    迁村之后,和盐湖的距离反而更近了,族长决定,明天早上,便让人过去背盐石,以前没有提取食盐的方法的时候还不觉得,自从族人们开始使用食盐,族长才发现,少了盐,很多事情都干不成。

    熬煮食物需要食盐,腌制咸鱼需要食盐,销制皮子需要盐,就连清洗伤口的水,王昊都说把点盐最好。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