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原始人都惊呆了 > 第039章 碑及生产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听了族长的话,王昊突然笑了起来。

    “族长,你是多大的时候埋的碑”王昊问道。

    “十二岁的时候,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碑居然让我给丢了。”族长仰天长叹,一脸的茫然。没碑的话,将无法迁村,而且村子也将不受庇护,想要得到新碑只能去千里之外的主族去取。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村中根本没有人知道主族到底在哪里,还存在不存在。

    王昊笑了笑,唤过来石力,然后让他贴着大柳树,朝巨石的方向走了九步。接着,他将铁锹交给王虎,让他顺着刚才石力走到的地方挖了起来。

    不一会,一块黝黑的石条便被挖了出来。

    族长一脸激动的抱着石条便要去塘边清洗,这时他才想明白。原来,这么多年,自己也从那个十二岁的小孩长大了,步子自然就变得大了,以现在的十步去量曾经的十步,这肯定是不行的。

    王昊看着那裹着泥土的石条,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便跟着族长去了塘边。同时,他心里也在想,是时候将标准长度以及重量这些东西弄出来了,以免以后还会闹出来族长这样的笑话。

    碑在族长的清洗下,很快便展现出了原本的形象。而王昊,当看到碑的那一幕,脚下一滑,差点掉进池塘里去了。

    王昊的内心是崩溃的,身为华夏子民,炎黄子孙,族长手中的那块石碑,他见过不下百遍。每年祭祖的时候,都能在祠堂里面看到。

    一万头草泥马在王昊的内心狂奔。碑的正面书写着‘王氏宗祠’四个繁体字,背面,用小字写着礼、乐、修、明、定.....

    一看就知道后面的小字代表着辈分。

    这,就是族长口中的碑,这就是那保护着村子不被二级生物攻击的源头

    看到了碑之后,王昊心里比不看到碑还乱,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我乱入,还是这石碑乱入

    看着魂不守舍的王昊,王虎走上前来扶着他道:“昊,你怎么了”

    “我现在很不对劲,很多事我想不通,我需要静静。”王昊从族长的手中接过石碑,经过系统的鉴定,他确定,这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碑,除了上面的那些字是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以外,其余的都很普通。

    “哦,我明白了,你跟我说,谁是静静,我去把她敲晕,晚上给你扛回来。”王虎咧着嘴笑道,结果招来了王昊的一通白眼。

    吃过午饭,族人们冒着头顶的烈日,向着石村的方向迁徙。

    王昊走在队伍的最中央,抱着石碑。无数次,他想将石碑摔开,好看看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黑科技,普普通通的石碑,为什么能有保护村子的力量,还有,石碑上的字到底该怎么解释。

    这些事,他都问了族长,族长根本就是一问三不知。王昊觉得,这个秘密,他得靠自己来解开了。也许,村子升级为三级部落之后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呢。

    王昊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没有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

    因为要照顾孕妇,队伍走的并不快,六十里的距离,族人们计划明天下午赶到。不要嘲笑这个速度慢,要知道这可是大荒,没有现成的道路给你走,更何况时不时的还要碰见一些野兽的侵袭。

    也不要说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带着孕妇一天半走六十里山路,对这些身体强悍到爆表的原始人来说,只要不碰见二级生物,这都是很简单的。

    队伍分成长长的阵型,王虎等人拿着长长的紫竹拍打着前面的草地,不仅仅是为了将一些毒蛇吓跑,更是害怕碰见了大荒上的天坑。

    天坑就跟地球上的水井一样,只不过有的天坑比水井要粗些。天坑的深度有的是十来米,而大多数,则是深不见底。谁也不知道天坑是怎么形成的,只知道,如果掉进那些被草皮掩盖住的天坑中,十个人,将有九个无法生还。

    王昊本来说要走在前面的,不过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好,走在村子里面都能撞到树,所以族长他们硬是将其放到了中间,塞进了一群孕妇和小孩堆里。

    队伍的两侧,各分散着几名腰间悬挂铁剑的强弓手。但凡看到两侧有猛兽对队伍虎视眈眈,便是一支涂抹了毒液的箭支飞过去。这一路走来,光是猛兽的尸体,就收获了四五头。

    除了上次驱赶狼群,族人们还没有如此痛快的狩过猎,往常,想要抓住一只猎物,那是千难万难。大荒上的动物很多,不论是食草的还是食肉的。

    大荒上的人也很强悍,正常情况下不论是食草动物还是食肉动物都打不过人。

    只不过,虽然打不过,但那些动物长有脚啊,人们很难才能追得上。

    往常出去打猎,都是看中一只猎物,然后一个族人便冲上去追着猎物兜圈子。等到那名族人追的筋疲力竭的时候,便再换个族人追。依此类推,一直将猎物追到跑不动,然后就是一拥而上,用石斧将猎物击杀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很危险,在大荒里,别说狼了,就是老虎狮子都是成群结队的,王昊更是见过一个三十多只成年狗熊和数十只小狗熊组成的熊群呢。

    万一追的急了,猎物召集了一群同伴给你来个扭头反打,那在族人不在身边的时候,往往是很危险的。

    哪里像现在,看着数十米开外的老虎狮子小恐龙貌似和族人们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但只要一言不合咱就弯弓搭箭,哪怕射空了也不怕,那些蠢笨的生物从前从未见过弓箭,射空了它们根本就没有反应,依旧在原地盯着这道迁徙的长龙。

    只有射中了,它们才会围住躺在地上哀鸣的同伴。只有当第二个同伴倒下,它们才会夹着尾巴一涌而散。

    当然,小恐龙无法夹尾巴,不过它们会缩爪子。

    被射杀的猎物,只有肉最多的地方才用铁剑或者斧头砍下来带走,其余的部分,将留给大荒上的其余生物,这也是为了不拖累迁徙的行程。

    族人们看着大块的肉被抛弃在大荒,一个个心疼的不得了。

    王昊也在心疼,不过他心疼的是那张只有一个箭孔的虎皮。

    往常族人们狩猎,虽然带回来的尸体是健全的,不过那皮毛,早就被石斧糟蹋的不成样子了。而完整的兽皮却很少见。

    那张巨大的虎皮,如果销制得好,在地球上会是价值千金的宝贝,就这么被族人们砍了四肢,切下虎鞭,实在是让他看着心疼外加蛋疼。

    族人们初次享受到了纵横大荒的快感,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直到碰见了一条盘亘在前方足足有水缸粗细的巨蟒。

    巨蟒不知道有多长,但从那小山般的身躯来看,估计能达百米。不过还好它已经吃饱了,懒洋洋的躺在那消化着食物。对于这种不好招惹的生物,族人们明智的选择了远远的绕开。刚开始那种强弓在手天下之大尽可去得的自大心态也被打击掉了。

    等到天色开始变暗的时候,族人们找了一处小山包开始了今天的野外露营。

    而一个石村的孕妇,也不合时宜的传来了一个喜庆的消息。

    也许是受昨晚冷雨的刺激,预计还有一个月才生产的她,今天在赶路之后,居然羊水破了。也就是说,今夜她将要在野外生产。

    在野外的大荒露营,一点都不能马虎,除了六堆用来照明的篝火外,更是安排了足足三队人轮流守夜。每队十人,两人坐镇中间,其余八人将守在八个方向。

    直到确信没有任何纰漏后,王昊和族长才叹了口气朝着那堆被妇女们围起来的地方看了过去。

    已经两个小时了,那边的叫声依旧响亮。对于生孩子,王昊实在是没有什么经验,能做的便只有烧了一盆开水和让二妞松了些止血的草药过去。

    剩下的,便只留下祈祷了。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