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附身吕布 > 第十一章 江东二乔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舒县内,街道上的喊杀声已经渐渐弱了下去,孙策也没想到昨天还跟刘勋开战的吕布今天就会满状态出现在舒县,更没想过五百骑兵能够将有同样数量守军的舒县攻破,虽然城内的江东子弟兵很顽强,然并卵。

    面对身经百战,跟着吕布一路杀过来的精骑,江东子弟兵的抵抗显得有些苍白,这些精骑跟他们往日遇到的对手,根本不是一个层面,无论是严白虎、王朗还是孙策一路剿灭的其他诸侯,其实都只是一些小诸侯,而这些精骑,每一个都是跟曹操的百战雄师掰过腕子的,江东子弟兵虽然勇猛,但往往十名骑兵一个冲锋就能将他们冲溃。

    至于那些世家的家丁,无论吕布还是帐下各个将领,都没太当回事,若是一些大家族如昔日徐州陈家,或许能有一些精锐壮勇,但这种缩在一个郡县之中的小家族,大多没这个本事。

    “乔飞,带我去你们家转转,让我也好好拜谢一下这位乔公的恩情。”吕布让人将乔飞带过来,冷笑着说道。

    莫名其妙的被人摆了一道,搁谁身上也不会太愉快。

    “是。”乔飞此刻对于乔家是彻底死心了,反正已经出卖了两次,乔家是不可能容自己的,那只能彻底得罪了,最好吕布能将整个乔家给杀的干干净净,那就没人知道他是背主之奴了。

    “文远,你带人去仓库,将所有粮草兵器都带走,带不走的,就分发给百姓,我们不能白来一趟。”吕布扭头看向张辽道:“记住,城中所有马匹,无论战马还是驽马,我们都要带走。”

    “诺!”张辽领命离去。

    陈宫骑着马来到吕布身边,皱眉道:“主公,这样会严重拖累我们的行军速度的。”

    “无妨。”吕布摇摇头,让乔飞牵着马前行,伸了个懒腰看向前方道:“汝南如今一片空虚,再往西走,过了宛城,便是洛阳了,虽然还有些距离,但我们也该为下一步打算了。”

    “主公的意思是……”陈宫看向吕布,微微皱眉道。

    “五百骑兵虽然皆是骁锐,但总不能只靠这五百人打天下吧,以后用人的地方很多,如今袁术、曹操正在酣战,袁术虽然已是冢中枯骨,但奋死拼搏下,总能拖个一年半载,曹操这段时间,就算想杀我们,也是有心无力,此时不找机会壮大自己,等曹操腾出手来,我们可就要任人揉捏了。”

    “可是那宛城张绣未必会容我们过境。”陈宫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吕布认同的点点头,他倒不是畏惧张绣,就算号称北地枪王,但在吕布面前,也得绕道走,真正让吕布忌惮的,是张绣身边那个被称为毒士的贾诩,那可是只老狐狸,他们要去洛阳,少不得从宛城借道,对这只老狐狸,可得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最重要的是,这只老狐狸貌似有降操之心,不知道会不会唆使张绣将自己逮了拿去曹操那里请功,作为再次投降的问路石,这种事情,不得不防。

    “大人,前面就是乔府了。”两人说话间,乔飞已经带着两人来到乔府之外,作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乔家自然是受到了重点照顾,至少有一百名骑士将乔家团团围住,任何人不得出入,违者,就地斩杀。

    “走,去看看这位乔公。”吕布朗声一笑,将脑海中那些思绪抛开,管他呢,若真避不开,他倒想跟这位三国顶尖智者过过招。

    乔府内,一群乔府家眷得知吕布要来,顿时变得慌乱起来,此刻他们已经知道是自家老爷设计谋害吕布,结果反被吕布打过来攻破城池,心中埋怨乔公无故招惹吕布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命运感到茫然,至于乔家的家丁,在城破的时候,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整个大院看起来,有些空荡荡的。

    “乔公”吕布看着眼前的四十来岁的文士,跟想象中的白发老者有些出入,皱眉看向身旁的乔飞。

    “大人,此人便是乔家家主,乔衍。”乔飞站出来,指着乔公道。

    “孽障,背主之贼,你有何德何能,胆敢直呼吾名!”乔公看到乔飞,须发皆张,据其手中的拐杖朝着乔飞劈头盖脸的打下来,打的乔飞满院子直躲,朝着吕布直呼救命。

    没有理会乔飞的呼救,自有人帮吕布抬来一张石桌,东汉时期可没有座椅,就算是皇帝上朝,也是跪坐,不过吕布可受不了这些,除了一些正式场合,大多数时间都是找东西坐着,此刻大马金刀的坐在石桌上,看着乔公追着打乔飞,也不喝止,只是津津有味的看着,不时还叫好几声。

    不多时,乔公停下来,气喘吁吁的看着鼻青脸肿的乔飞,不时不想打,但毕竟是文人,没乔飞那么好的体力。

    “打完了”吕布看向乔公,淡然道:“若是打完了,乔公是否可以跟某解释一下,为何无故算计与我”

    “哼,尔乃,人人得而诛之!”乔公冷哼一声。

    “”吕布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寒声道:“我吕布出道至今,破匈奴,诛董卓,破黑山,败袁术,你倒是说说,某做的哪一件事,能让我成为”

    前任反复无常这是真的,但如果细数吕布这半生做的事情,前半生基本都在并州与匈奴作战,而且屡立奇功,御敌于国门之外,后半生奔波中原,却也没做过什么真正天怒人怨的事情,怎么就莫名其妙当了了

    “哼!”乔衍一时语塞,冷着脸道:“尔不过一介武夫,我……”

    “停,行了。”吕布打断乔衍的话,回头对管亥道:“带着你的人,乔府上下,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慢!”乔衍闻言大惊,怒视吕布道:“祸不及妻儿,你怎可如此丧心病狂。”

    “丧心病狂”吕布扭头看向乔衍,嗤笑道:“昨日若非我还有些本事,我妻儿可没机会来这里听你这些道理,杀。”

    “是!”管亥早已经看这老东西不爽,闻言随手抓过一名乔家之人,也不等对方求饶,抬手就是一刀,伴随着一阵惊恐的哭喊声中,人头落地,血腥的气息开始在院落中弥漫。

    “住手!”又是一声轻喝,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乔衍,而是两个花季少女。

    “想不到这乔府中,竟然还有两位佳人。”吕布扭头,两个少女颜值不低,虽然不及貂蝉,却也差不到哪去,而且现在两人最大的也不过二九芳华,未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这两个,大概就是江东二乔了,倒是十足的美人胚子,纯天然的。

    “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年龄稍大一些的少女站出来,努力让自己直视吕布,做出一副凛然之状,不过终究没有见过这种血腥的场面,恐惧的眼神和颤抖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

    “这老货的女儿。”吕布看了眼乔衍道。

    乔衍顿时被气的面皮紫涨,但他被吕布之前的残忍吓住了,此刻却不敢说话。

    少女眼中闪过一抹怒色,努力做出强势的样子道:“我们姐妹,一个是江东小霸王孙策未过门儿的妻子,一个与周瑜已经有了婚约,若你敢动我家人,我夫君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道未婚妻的身份,两女脸上都闪过一抹羞涩。

    “孙郎,周瑜”吕布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好大的名头,我是不是该立刻放了二位家人,然后磕头赔罪”

    少女看不出吕布眼中的戏谑,以为吕布被孙策的名头给镇住了,摇摇头道:“磕头赔罪就不必了,这件事,家父也有错的地方,只要你们放了我们,我定会在夫君面前为你们美言几句,看你们都是有本事的人,日后我会向我夫君举荐你们,凭你们的本事,定能混个前程。”

    乔衍无奈的叹了口气,绝望的闭上眼睛。

    “嗯,这个提议不错。”吕布点点头,看向周围的将士:“兄弟们,人家要给我们指条活路,还不快感谢人家,哈哈。”说完,吕布却是忍不住笑起来。

    “哈哈哈哈”管亥等人却是肆无忌惮的哄然大笑。

    “你们……”少女再天真,此刻也已经看出吕布是在戏耍她,粉脸涨的通红。

    “小姑娘。”管亥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抱着肚子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大汉温侯,纵横天下未尝一败,昔日虎牢关下,十八路诸侯面对我家主公连头都不敢抬,其中,就包括你那未过门儿男人的老子,号称江东病虎的孙坚!”

    少女此刻终于知道这些人为何发笑了,没想到父亲竟然招惹了这么一号人。

    “还有!”管亥冷笑道:“当日在徐州,你那未婚夫偷袭我家主公不成,反被我家主公杀的屁滚尿流,四个人打我家主公一个,最后被杀了一个,其他三个狼狈逃走,你竟然用他来威胁我家主公”

    少女彻底傻眼了,没想到心目中绝世骁勇的英雄在吕布面前竟然如此狼狈。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