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附身吕布 > 第三章 梦回虎牢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收服雄阔海,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喜事,毕竟以吕布如今的处境,能够收服一员猛将,的确算是喜事,但若说惊喜还不至于,雄阔海不是那种能够统帅千军万马的帅才,而这种人物,才是君主最喜欢的,至于猛将,吕布本身就是当世第一,虽然目前来说,还有些水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系统的帮助,吕布相信这个第一将会实至名归。

    深夜,被翻红浪,将最后一丝力气耗尽的貂蝉安抚的睡下去,吕布再次进入了梦境战场,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之前与草原胡骑的战斗,场景是一座雄关之下,吕布鲜衣怒马,一身标配,手握方天画戟,身背长弓,单人独骑,直面千军万马。

    虎牢关之战,虽然不是吕布一声最精彩的战役,但绝对是让他坐稳这天下第一猛将之位的关键一战,此战之后,吕布之名威镇寰宇,因此,吕布在这一次得到这笔巨款,并且暂时安全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消耗了五千成就点,开启了虎牢关之战。

    部下再强,也不及自身强大来的重要,如今这支部队最大的凝聚力就是吕布本身强绝天下的武力,但吕布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或许很强,但绝没达到前任那种强绝天下的地步,必须尽快完美融合吸收前任留下来的一切,才能更好的掌控手中这唯一的力量。

    吕布如今的武艺已经陷入一个瓶颈,无论在并州梦境战场之中杀的再凶残,都无法突破,他需要压力,同级别高手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只有这种压力,才能让他体会到与寻常兵将战斗所不同的感觉,上一次在与孙策、董袭、宋谦交手时,吕布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可惜,孙策虽然号称江东小霸王,但也只是江东小霸王而非西楚霸王,他给不了吕布那种压力,哪怕董袭和宋谦同样不弱,但三人联手,也依然无法给吕布产生那种压力,无论力量还是技巧上,孙策显然还没有达到巅峰的水准,只能算是一流巅峰,但就跟张辽一样,距离迈入顶级,还差了一点。

    关羽、张飞,可没要让我失望

    看着眼前的诸侯联营,吕布此刻只觉胸中热血激昂,方天画戟随着吕布的手臂颤抖,发出一声声轻吟,并非恐惧,而是一种来自血脉中对战斗,对战场的渴望。

    敌阵中一员武将吼叫着什么冲了出来,只是吕布没有细听,也没必要在意,他甚至没有主动出手,只是待对方飞奔到近前的时候,赤兔马轻盈的往前小跑了两步,便躲开对方志在必得的一击,吕布随后将方天画戟反手劈出,人头落地,千军失声。

    对面诸侯阵营中,很快奔出三人,其中一人,竟然也是使得方天画戟,但吕布的记忆中,却没有此人。

    “有点儿意思!”看到同是用戟之人,吕布不由有些见猎心喜,对于已经奔至近前的一人不予理会,赤兔马已经一个加速,直奔使用方天画戟之人而去。

    两把方天画戟在空中斗了几个回合,吕布心中却是有些失望,此人实力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错马而过之际,吕布手中方天画戟自下而上掠过,将对方斩落马下,随即一招回马望月,将不依不挠追上来的另一名将领斩杀,剩下的一员将领见吕布须臾间已经斩杀两将,心底发寒,调转马头便要逃回本阵。

    皱了皱眉,吕布将方天画戟往马背上一挂,不慌不忙的摘下背上的宝弓,弯弓搭箭,一箭犹如流星赶月,那将领眼看着就要奔回本阵,突然感到一股大力撞在自己的背后,紧跟着整个人飞起来,胸口也被一枚没有箭簇的箭杆蛮横的撞开,胸前一片血肉模糊。

    箭矢竟然没有箭簇

    吕布愕然的看着自己的箭囊,他也是直到此刻才发现,不过这样的效果,显然比正常射杀更加震撼人心,看着诸侯联军不自觉的后退,吕布心中不禁感叹,能够达到天下第一,没有一个会是真正的傻子,前任在这方面的造诣显然已经到了极致,他能将敌人心底深处的恐惧完美的挖掘出来。

    想到这里,吕布不禁一笑,策马在两军阵前肆意狂奔,贪婪的享受着己方将士崇拜的目光以及敌人将士恐惧的情绪,这种无形的力量,却的确让人迷醉。

    “吕布,休要猖狂,北海武安国在此!”一声爆喝,一员双手持锤的猛将飞掠而出,双垂并举,朝着吕布打来。

    “武安国”这个人却是有些印象,虎牢关下,除了关张还有公孙瓒之外,唯一能在吕布手下撑过十合的武将,可惜最终被吕布废了一只手,就算活下来,战力也是大减,后来也没再听过此人的消息。

    虽然有些可惜,但手上动作却是不慢,方天画戟扑棱棱一转,要荡开武安国手中的双垂,直取其胸门。

    “锵”双锤一封,挡住了方天画戟,紧跟着一锤朝着吕布脑门儿砸下来。

    吕布微微皱眉,手中动作却是不慢,方天画戟一收一转,拨开对方的铁锤,紧跟着一招横扫。

    双方你来我往,直到二十合后,武安国气力开始不接,吕布才趁着一个空挡,一戟将对方斩于马下。

    差距!

    在吕布的记忆中,前任十合便将武安国击败,之所以没杀,是多了一份惜才之心,并非不能,但吕布之前,却是一直耗到对方力气衰弱,才趁机斩杀,并非以武艺取胜,而是拼起了耐力和力量。

    紧跟着公孙瓒杀出,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名在当时已经有极大声望和身份的武将,吕布不禁打起了精神,手中方天画戟尽展生平所学,将公孙瓒死死压制,然而……

    三十合!

    两人激战足足三十合,公孙瓒虽然渐渐不支,但却终究还未败。

    “三姓家奴,燕人张飞在此,纳命来!”一声如同闷雷般的怒吼声中,一员豹头环眼的黑脸武将杀出来,手中一杆丈八蛇矛带着一股狂暴的气势朝着吕布刺来,蛇矛未至,那凛冽的窒息感已经传来。

    吕布闷哼一声,弃了公孙瓒,迎向张飞,那三姓家奴,即便如今换了个灵魂,听起来依然刺耳,以前看三国,只觉得张飞骂的很有个性,但此刻身临其境,以当事人的身份站在这里,可就没有那份欣赏张飞的兴致了,有的只是一股狂暴,只想将这个没教养的黑鬼弄死。

    方天画戟扑棱棱一转,竟然荡起一缕银雾,在怒气的爆发下,吕布感觉自己的出手似乎又快了一分,后发先至,一戟将张飞的蛇矛荡开,方天画戟连劈带刺,与张飞战在一处。

    压力!

    吕布只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张飞的确够强,而且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跟的上吕布,甚至矛法嫣然要比吕布的戟法不止精湛了一成,隐隐间,竟然将吕布压制下去,但吕布此刻,头脑却出奇的冷静,手中的方天画戟,在张飞的压制下不但没有被彻底压制,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越战越勇的趋势。

    八十合之后,吕布虽然还在下风,但却已经不是完全被压着打的节奏了,戟术虽然依旧还是八级,但却多了一股以往不曾有过的韧性。

    便在此时,关羽来了。

    关羽最大的特点,就是刀疾马快,一声招呼,已经加入了战团,青龙偃月刀一撩,直奔吕布咽喉而来,吕布连忙抽回方天画戟架住关羽的刀,但那边,张飞的丈八蛇矛已经到了。

    一个张飞已经将如今的吕布压制,更何况又来了一个丝毫不亚于张飞的关羽,两人合力之下,不到十合,吕布已经有种遮拦不住的感觉,只能仗着赤兔马跳出了战圈,退回了虎牢关中。

    黑夜中,吕布突然睁开了眼睛,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渗出细细的汗珠,身旁,貂蝉显然并无所觉,依旧在酣睡,却不知自己的枕边人,已经在刚才这段时间经历了一场罕见的激战。

    吕布喘着气,精神极度亢奋,如果只是一个张飞,吕布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战平甚至超过他,但虎牢关之战,显然不是单打独斗,刘备三小强扬名立万,吕布便是最好的踏脚石,眼见无法如华雄一般拿下,怎会跟他单打独斗

    关张联手,根本没给吕布一丝成长的机会,十合不到便让吕布不得不遁走,要知道,当初真实的虎牢关之战,即便关张联手,双方也是打的有声有色,吕布丝毫没露败像,最后还是刘备加进来,才让吕布渐感不支,却依旧是从容退走。

    这就是如今的自己在战力上与前任的差距。

    不过这种压力也不是全没好处,如果说在进入虎牢关之战的梦境战场前,吕布的戟术是初入八级的话,将八级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的话,那现在的自己,就是八级中阶,这便是高手压力下催生出来的实力。

    起身,用冷水洗了把脸,缓解了一下绷紧的神经之后,吕布重新进入梦境战场,他需要用这种压力,来不断锤炼自己,让自己尽快达到巅峰,甚至突破巅峰。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