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神荒龙帝 > 第12章 异变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人引天地元气,淬炼血脉,从而衍生的气被称为真气。

    若是以五行火之气淬炼血脉,容易衍生火之真气。

    只是,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如此为之。

    引火入身,那可是会死人的。

    就如凌飞此时以寒螭龙气引入体内一样,都不是常人可为。

    “这种真气越多,我将越强,唯有气满,才可以冲击先天境。”凌飞喃喃道。

    虽然踏入了淬体九重境,可是他并没有因此懈怠。

    反而,他立即继续引入寒螭龙气,淬炼血脉,巴不得淬炼出更多的真气。

    当寒螭龙气在血脉内运行一个周天后,第二缕气,终于是衍生而出。

    “第二缕真气也出现了。”当这缕气出现,凌飞心中一喜。

    体内的真气越多就越强,他就越强。

    只是,当这第二缕寒螭真气出现的刹那,凌飞那后背的脊椎骨突然泛起了一阵光纹。

    那光纹一闪,似乎有真龙浮现。

    而后,一股吸力涌现,将凌飞血脉当中刚衍生出的那缕寒螭真气给摄入脊骨所在。

    呼!

    那龙影一闪,将那缕寒螭真气吞没,而后便是消散。

    凌飞后背那脊骨泛起的阵阵光华也是开始暗淡。

    一切,恢复平静。

    可是这种异变,凌飞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

    “刚才我的脊骨出现了一股怪力,将那缕真气给吸收了”凌飞眉头紧紧一皱。

    这是他所感知到的情况。

    可是,他也并不知道那脊骨为何会如此。

    甚至他都没有看到那浮现的龙影。

    这龙影虚幻,似乎不可察觉。

    ……

    在龙潭谷一处山巅上,凌老迎风而立。

    “寒螭真气生,龙骨醒,终于是等到了这一天啊!”凌老手捋着长须,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道。

    在他那双略显浑浊的眸子当中尽是流露出唏嘘之色。

    在凌老满脸唏嘘时,凌飞却在继续淬炼血脉。

    待得运行一个周天后,又有一缕寒螭真气衍生。

    可是,还不等凌飞高兴,他脊椎骨光纹一闪,异力突现,将这寒螭真气给吞了。

    “我去,又来了”这下凌飞懵了,露出满脸郁闷。

    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在略微愣神,他继续引导寒螭龙气淬炼血气。

    “我倒要看看看这股异力还会不会再来”当又衍生出一缕血气后,凌飞心中暗忖。

    可是,如他所想,脊骨光纹一闪,将他血脉当中这刚衍生出的真气给吞了。

    “他娘的,这是怎么回事”到了此刻,凌飞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没有足够的真气,他怎么冲击先天境啊

    不过,在凌飞血脉当中,始宗还保留着一缕寒螭真气。

    这人他感到诧异。

    为什么不全部吞了,还留一缕。

    这是给他一点底子吗

    带着几分郁闷,凌飞继续引寒螭龙气炼血。

    可是,没有意外,那寒螭真气才衍生,就被他脊骨给吸收了。

    “我去你大爷的,你到底要吞多少”凌飞忍不住发飙了。

    “我就不信这邪了。”不过他并没有沮丧,反而是继续引气淬血,俨然是一副和那脊骨杆上了的样子。

    凌飞从小体弱多病,纵使修炼了《真龙炼体诀》也是直到这几个月才恢复得和正常人差不多。

    这期间,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淬体。

    期间,他不知多少次期盼自己能早点好起来,却又是失望。

    这一修炼,便是八年!

    八年的时间,换来的是凌飞这坚持不懈的毅力。

    所以,哪怕此时炼出的真气被脊骨吞了,他的信心依旧没有动摇。

    ……

    “这孩子,以后若能一直如此,必成大器。”山巅上,凌老手捋长须,满意而笑。

    带着几分笑容,凌老化为一道长虹划过天际,就此离开了此间。

    凌氏医馆内。

    此时在客厅当中,秦鸿已等候多时。

    在他旁边的座位上还有着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眉目如剑,面若刀削,整个人透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他眯着眼睛,端坐在太师椅上,却给人一种与天地相融的感觉。

    这个青年正是秦鸿的兄长,名为秦铭,如今十八,已踏入了先天境。

    秦忠侧立在旁,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同样,在他眸子当中有着敬意浮现。

    先天境……

    这可是褪去凡胎的人杰,高高在上,若是不伤及本源,寿元能有两百岁。

    “这凌老头好大的架子,大少爷已经等了那么久,他居然还不来”秦忠眸光眨动,一脸不悦。

    那秦铭虽然没有开口,可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也是越发的凌厉了起来。

    显然,等候这么久,他也是有些生气了。

    客厅侧门,一道略显憔悴的身影突然出现,走入了客厅主位。

    来人正是凌老。

    凌老走来,步伐很慢,似乎举步维艰,他看起来真的很老了。

    他淡淡的瞅了一眼秦氏兄弟,便自主落座。

    而此时,秦鸿略带尴尬的起身。

    秦铭那紧闭的眸子猛地睁开,两道凌厉的光芒如同利刃一般落在凌老身上。

    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随之压迫而下。

    “晚辈,秦铭见过凌老!”秦铭起身,拱手向着凌老见礼,只是,他那眉宇间尽是傲然之色。

    “晚辈,秦鸿见过凌老!”秦鸿也向着凌老施礼。

    “两位来我医馆,可有事”凌老摆了摆手,示意两人落座,而后抿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

    “呵呵,凌老,是这样,我弟弟秦鸿一直爱慕着令千金,所以,我这个做哥哥的想为他说媒,此行,乃是为提亲而来。”秦铭也抿了一口茶,而后嘴角露笑,向着那前方主位的凌老说道。

    “提亲!”凌老眉头一弯,放下茶杯,淡淡的说道,“若是你们为此而来,就请回吧!”

    “这……”秦鸿皱了皱眉,这才开口,就被拒绝了,这凌老,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要知道,他哥哥可是先天境强者啊!

    年方十八,就踏入先天境,以后必可成为神卫。

    “这老头,居然如此不近人情。”秦铭眉头也是紧紧皱起。

    本来,他对此事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他弟弟恳求,就顺便帮忙来提下亲而已。

    如今凌老的姿态,却让秦铭动怒了。

    他在神选学院也是一个人物,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这龙潭镇,一个小小的医馆老头,也敢对他这样轻视

    他怎能不怒。

    “凌老,您就不考虑考虑”秦铭眸光一凝,道,“我秦氏在龙潭镇可是大族,不仅如此,我族中可是有不少人杰,都成为了神卫,便是在大唐帝国,也是一个名门望族了,我二弟虽然不才,可配你义女也是绰绰有余了,再者,凭借我的潜力,以后完全可以想办法助你伤势复原。”

    他这语气中充满了傲慢。

    “名门望族”闻言,凌老眸光上扬,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弧度,道,“在我眼中,你二弟想配我义女,却是痴人说梦话,若要谈此事,诸位便请回吧,老朽可没有时间和你们闲聊,外面还有一堆病人等着了。”他端起茶杯,做出送客的姿态。

    “凌老,给人机会,便是给自己的机会,你……真不考虑”秦铭眸光一凝,直视着前方的凌老。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迸发而出。

    这等气势,使得客厅内的空气都为之凝固,凌老的茶杯都在颤抖,似要粉碎。

    这种气势,足以压迫得那淬体境的修者口吐鲜血了。

    便是旁边的秦忠,也感觉到了一股巨大压力。

    “想以势压人”见此,凌老眸光一冷。

    他虽然看似温和,却也有底线,他忍这秦府,已经忍了很久了。

    当下,他眸光一闪,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势迸发而出。

    呼呼!

    当这气势迸发而出,他那干枯的鬓发飞扬,如剑舞动,要撕裂虚空。

    一股恐怖的气势压迫而下,使得秦铭身上释放出的气势尽数溃散。

    不仅如此,那旁边桌几上的茶杯,嗡的一声,猛地碎裂。

    在这气势的压迫下,秦鸿感觉自己气血翻滚,经脉都似要崩裂了。

    那种恐怖的压迫,让他难以呼吸。

    “这……这是先天境的气势!”秦鸿一脸忌惮。

    “这老鬼果然是先天境的高手。”那秦忠的身子更是连连后退。

    “如此气势,已经超过了先天后期境。”秦铭被压得脸色微白,心中震惊,脸色的傲然瞬间消散。

    呼!

    此时,凌老眸光一闪,那强大的气势收下。

    如此,秦氏三人才得以松了口气。

    “年轻人,莫要狂妄,老夫以势压人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了。”凌老淡淡的说道。

    “冒犯了。”秦铭起身,惊魂未定的躬身施礼。

    “走吧!”凌老语气略显冷厉的说道,“以后,别让看到你们来我凌氏医馆。”

    “告辞了!”秦铭皱了皱眉,便是拱手告辞。

    “还好有我哥陪着。”秦鸿一脸庆幸,若不是有他哥在,他根本无法抵挡这般威势。

    而后,他连忙跟随而去。

    秦氏的其他在客厅外等候的子弟则是连忙尾随而去。

    一路上,秦铭和秦鸿都阴沉着脸。

    “可恶,这老头如此不识抬举。”特别是秦铭,他感觉自己简直是受到了天大的屈辱,在走出医馆后,忍不住冷哼了一句。

    他可是龙潭镇的天之骄子,何时这么憋屈过

    “哥,这凌老似乎很强”凌氏医馆外,秦鸿眉头微皱,在不甘的瞅了一眼后方的医馆后道。

    “恩。”秦铭点头,道,“这老头受伤前应该是先天境圆满的强者。”

    “先天境圆满”闻言,秦鸿眸露忌惮,道,“那么强”

    他眉头紧锁。

    要知道,他哥哥也只是刚踏入先天境中期罢了。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