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恶人大明星 > 第0010章 就问你明月怎么办?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林作栋第二天就正式上位文化版的版面责编,负责故事会和情感园地,也就是原来何文涛那一块和他自己那一块。

    同事们都表示:世事无常,老林有福啊。

    再怎么不热门,负责一个整版,管好几个编辑,那无论如何都是好位置了,要不何文涛也不能隔三差五地过来嘚瑟,可惜的是,嘚瑟了三个月,最后一步嗝屁了。

    怎一个惨字了得!

    林海文大早上,背了个双肩书包去上学——他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背过书包了。他又不是程序猿,一天到晚背个双肩包,塞一个死沉的电脑,明明毕业五六年了,除了渐大的肚子和渐多的肉,还像个大学生似的——这并不是夸奖,这是嘲笑啊!

    在小区门口,遇见了他一点也不想遇见的祁卉。

    两个人其实不是那么熟,当然,同班十来年,想一点不熟悉也难。

    按照林海文的审美,祁卉其实是挺不错的,除了那个松松垮垮的马尾辫,不合身的体恤,不合腿的牛仔裤,和年龄不相符的粉红色塑料手表,以及大黑框的眼镜之外,其它都挺不错的。这并不是讽刺,这说明祁卉的本身条件还是不错的,大长腿,挺瘦的,头发乌黑,脸小,肤白,五官不松不紧。

    准确的形容是,一个未经开发的纯天然美女。

    祁卉在挺热的大早上,愣是被林海文看出一身冷汗来。林海文的眼神那是千锤百炼过来的,作为一个神曲推手,除了给一些知名歌手做推广,主要的业务,就是找一些素人,打造他们的神曲和他们自己,然后通过转让神曲版权和商演来赚钱。所以第一步,就是看人,林海文有一段时间,三天内看了三百个女人,这才打造出激光探照灯一样的眼睛。

    三围一口价,误差五个点!

    “你,你看什么呢”

    “啊”林海文奇怪地问了句,“当然是看你了,我总不能是看她吧”

    小区门口,一个推着早餐车的大妈,泛着高原红,一脸朴实,见他们望过去,咧嘴一笑,露出一颗大金牙。

    “卖早餐挺赚钱啊。”

    “什么跟什么,”祁卉晃晃脑袋,“我跟你说,林海文,我手上可有你的把柄。”

    无非就是报纸呗。

    “说吧,你要我做什么肉体可以给你,心灵不行。”林海文其实不太在乎,既然决定做个“利益熏心”之人,脸什么的,都可以不要了。不过和小美女玩玩,还是很能调剂枯燥的的高中生活的。

    “谁要你肉体,我跟你说,后天,就是考完试第二天,我要上台演舞台剧,你拉十个人给我当拉拉队。”祁卉翻了个白眼,她参加了戏剧社,考完试就得公演,她在学校里就那么三两个好朋友,拉拉队至少得十个人,不然多寒颤啊。

    “拉拉队要穿齐x小短裤,爆x小背心么”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和她妈,还有她妹,但祁卉还是第一时间明白了齐x小短裤的意思。

    “你太猥琐了,林海文,我算是见到你的真面目了。”

    林海文耸了耸肩,段位太低,实在无趣。他原来工作的时候,圈里的女纸,能直接从包里甩出一根透明小内内来——是的,就是一根,它就只能被称为一根,然后抛着媚眼,“林哥哥,你穿这个去呗。”

    再然后,晚上就有事做了呗。

    高一的小可爱们已经放假了,高三的翻身农奴已经出去high了,现在学校里只有他们,昨天的小可爱,明天的农奴。

    考试分两天,语文、数学、文综、英语。

    经过两天时间的突击,林海文基本消化了原身那点可怜的知识,还来得及拎一拎考点大纲。作为中国传媒大学的高材生,林海文的芯子已经是个学霸了,尽管时间太短,有心杀贼回天无力,但垂死挣扎也是不可小觑的。

    整场语文考试,他唯独在一个古诗词填空上,犹豫再三,最后填错了。

    问题是几首写月亮的诗词填空,有一个送分题,“举杯邀明月”,后面填空。

    林海文看到的时候,吓得赶紧看看自己是不是又回去了,李白的这半联诗,居然一字不差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但他想了想,还真是这个世界的诗人写的,写诗的诗人叫孟津,他只有这么一首诗比较出名。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举杯邀明月,低头思故乡

    举杯邀明月,把酒问青天

    李白的诗应该是“对影成三人”,“低头思故乡”是《静夜思》,“把酒问青天”是苏东坡的《水调歌头》。但是孟津的这首《月下饮独坐怀乡》,好像真的是“把酒问青天”或者是“低头思故乡”,而且这就是一首乡愁诗啊。

    不对不对,后面两个应该是网上的恶搞,所以孟津的也是“对影成三人”

    完全混乱掉的记忆,让林海文最后只能蒙一个,填了“对影成三人”。

    但考完试一翻书,居然真特么是“把酒问青天”,这不是奇怪了么,你举着杯子把明月邀过来了,然后把着酒就去问青天了,你把明月放到哪里去了啊就问你,明月怎么办尴尬不尴尬怪不得相对在各自世界的影响力来说,这首诗既没有李白《月下独酌》出名,也没有《水调歌头》重量级。

    难道是个文科不好的穿越前辈写的那他为啥只有一首好诗啊真是细思极恐!

    后面几门课,除了历史这种,实在没办法,只能靠着原身那点基础,其它的比如数学、英语,都应该会让人大吃一惊的。

    两天时间,四门考试结束,林海文站在校门口,和一只虎斑色的流浪猫,同步伸了个懒腰,好久不考试,还真有点紧张啊。

    “林海文,明天别忘了。”

    祁卉跟催命似的,这两天,已经提醒他三回了。

    明天直接开讲昨天考的语文、数学,下午自习——或者去支持学校的精神文明建设,也就是看戏剧社的表演,林海文在男生里还是比较有面子的,一吆喝,十个人很快就凑齐了,明天一起去给祁卉撑场子——要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啊。

    祁卉演的这出剧,名字叫《神谕》,是近代大诗人郭怀明写的。主要是描述一个少女,叫多福,因为反抗封建包办婚姻,跑到了深山老林里——到这里为止,有点像《白毛女》,但后面是不一样的,少女进到老林子里,遇见了一个神女,人神之间有一番对话,教科书上是这么定性这番对话的,“郭怀明通过塑造一个神女的形象,为多福重塑了先进的婚姻理念和自我意识,同时也暗喻,在当时的黑暗社会中,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广大农村妇女,是难以获得自我觉醒的,只有在党的感召下,她们通过学习,通过对世界的认识,才能够真正觉醒,从而成为一个由内到外,完全自主的女人!”

    得到神谕和神赐的多福,回到了自己的村庄,她使用神力打败了地主,分发了田地,让穷苦的人民有了自己的土地,而且得到她的护佑,从此生活的幸福祥和。

    总的来说,是个相当正能量的故事,如果不是如此,也不能让学校同意大家可以不用自习去看剧。

    这个剧有两个主要角色,少女多福和神女,祁卉演的就是神女,算是女主角之一。另一个女主角来头更大,叫楚薇薇,基本上美女+学霸,在学生阶段可以通杀所有人。

    选择去给祁卉加油,而不是给有竞争关系的楚薇薇,这对林海文的哥们来说,当然是一个比较大的牺牲了。

    学生们开始考虑后面的事情,老师们还在忙着改卷、登记分数。

    ————

    求点推荐和收藏,冲榜喽!!谢谢公孙唐500赏,备受鼓励!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