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恶人大明星 > 第0001章 一朵兔子形状的云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喝得太多了,脑袋里像是要裂开一样,林海文暗骂那些瘪犊子,冰茶干红,白酒扎啤,不知道灌了多少下去,眼皮子重的跟挂了个酒瓶似的。

    晕晕乎乎间,耳边好像有人在说些什么。

    “要不,再给他请几天假”女声。

    “这小子是不是装的啊医生不是说没问题了么”男声。

    “不会吧,这不是晕着呢么”女声。

    “要不,我掐他一把”男声,“拿个耳朵勺扎他指头尖试试”

    等老子醒的,不收拾了你我就不姓林,林海文迷糊间还没忘了发狠,这声音他都记不起到底是谁了,不过总跑不过他几个下属就是了。

    “我扎你一下试试”女声让林海文心里一松,还是姑娘靠谱啊,以后公司还是要多招姑娘,“给他泼点冰水吧,这个刺激可能小一点”

    好吧,林海文收回刚才的决定,使出了小狗抢奶吃的力气睁开了眼睛。

    一男一女,女的漂亮,男的儒雅,从模糊变清晰……这俩特么是谁啊

    “看吧,我就说这小子是装的,一吓就睁眼了吧”儒雅中年男人简直表里不一。

    漂亮女人低头看了看,带着温和的笑容,还摸了摸林海文的额头,唔,手好软,暖暖的,“不发烧了,这醒过来的样子演的还挺像的,要不是成绩太差,人太蠢,去考电影学院还是有前途的。”

    扑!

    林海文正要破口大骂,脑子里一阵剧痛传来。

    华国,临川市,高二……呃,学渣……

    “瞧瞧,这个眉头皱的幅度,和《末日帝国》里那个谁,沈俊涛,刚刚醒过来的样子,是不是一样一样的”

    “别说,还真有点像啊。不过我觉得整体上来说,和《岳阳琴师》里头陈文演的那个角色,最开始从昏迷里醒过来的样子更像。”

    “要不考不上大学,送他去上个演艺技校吧,混个特约演员,待遇就不错了。”

    我真是作孽做的太多了,才会被发配到这个世界来,还有这么一对父母,林海文脑子里的疼痛感、穿越的慌乱,都比不上心里被羊驼奔腾而过带来的风中凌乱。

    没错,这两个正在探讨他“演技”的男女,就是他这具身体的父母——当地一家报纸的编辑林作栋,某工厂的出纳梁雪。随着他接收身体的记忆,也难免有了孺慕之情,刚才等老子醒的狠话,也就当放了一肛气体了。

    穿越了居然还来到一个平行世界。

    统一华国的是周始皇

    历史上有三位登基的女皇帝

    华国是汉民族单一民族国家

    奴隶制、封建制、民族独立战争……总算整个文明框架、历史进程还是一致的,文字这些也并没有区别,林海文松了一口气,背井离乡已经很惨,要是还要装成一个傻逼才能蒙混过去,那就更惨了。

    “我们儿子这张脸还是不错的。”

    “光靠脸也没用啊,一肚子稻草,数学就考六十多分。”

    “真是不懂,拍电影的干嘛要数学好。”

    “可能赚钱太多,怕数不过来你说,沈俊涛一年能赚多少《末日帝国》三千多万票房,他起码得有个一百万吧”

    那对父母,在林海文转过250个念头之后,还在煞有介事地讨论他的演艺前途,甚至歪楼到电影明星的收入和片酬去了。

    “我有点饿了。”林海文决定不再计较,有气无力地开口了,他确实饿得不行。

    林作栋和梁雪终于停了下来,看着他们的儿子。

    “下周一你们期末考,你去考我就给你买个煎饼,要不你就先饿着,到点了吃病号饭吧。”林作栋一脸冷酷无情。

    “我是不是你们捡来的啊”

    “我们像是那么有爱心的人么”

    “……不像。”

    “那不就得了,要不是自己生的塞不回去,谁费这么大劲儿养孩子啊。”梁雪也是冷面一刀。

    “……给我买个煎饼吧。”

    将林作栋买来的三碗鸡汤瘦肉粥,六个大肉包子,三个油饼都给灌了下去,林海文的饥饿感才得到缓解。

    “天啊,我儿子变成一头猪了。”梁雪睁着一双大眼睛,惊恐地看着那些空碗、空袋子,那原本是他们一家仨人晚上的饭。

    幸好,一通检查之后,医生断定林海文并没有变成一头猪,而且情况很好,甚至提前能办出院。林作栋和梁雪立刻打发林海文起床,梁雪给他收拾东西,塞进包里,林作栋几乎是跑着去办出院了。

    难道这个世界的亲情是这个模式的

    可是,林海文看了看边上的小孩,他妈妈的声音温柔地像是要滴水了,他爸爸买了大包小包一堆零食放在边上,爷爷给他削苹果,奶奶在切橙子。林海文终于不得不承认,并不是世界太冷酷,只是家里少温暖。

    “我跟你妈都是骑车来的,你自己打车回去,对了,你的东西自己拿啊,我们骑车不好拿。”林作栋手续办完,回来拎起自己的公文包,跟梁雪一道先走了……先走了。

    你们知道不知道,我刚刚穿越了你们不应该给点小温暖小体贴么

    算了,要是知道他们儿子被穿了,估计体贴是没有,锅贴就少不了了。林海文认命地拎起自己的包,他是脑震荡昏迷进的医院,总共就住了四天,也没啥东西,然后在边上那床人家同情的目光里走出病房门。

    “我先走了,过年来看你们哦。”

    林海文把头伸进病房,笑容满满地告别之后,迅速脚底抹油,溜了。

    后面一阵鸡飞狗跳,林海文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眼泪也啪嗒啪嗒地滴下来。

    真就特么地穿了!

    家人、朋友、事业,还有他的猫,都没了。

    ……

    “你打车打到京城去了”

    在医院外边发呆了一个小时之后,梁雪的电话打过来了。

    “哦,我马上回来了。”

    “成了,别被坑了,从医院过来,十八块,打你也不能多给他一块,啊。”

    “知道了。”

    林海文左右看看,医院门口居然没有出租车,他叹了口气,在手机上找到打车软件——原身基本不打车,装这个软件,大概是为了装叉。不过林海文自己很多时候不愿意开车,叫车的频次比较高。软件叫“go-sky”,翻译过来大概是“送你上天”

    确定了目的地,很快就被抢了单子。

    “老板,是你叫的车啊你在哪儿啊”

    “我在——”林海文上下左右看了看,“我在一朵兔子形状的云下面。”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那我在兔子屁股那里等你。”

    “……我在市医院东门口。”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