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道压天下 > 第十九章 名动
    章节最快更新请关注笔趣阁www.abocms.cn

    第十九章名动

    张振天十分头痛,铁拳门和李道之间的争斗,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想要化解,真是痴人说梦,他们铁拳门吃了这么大的亏,哪能善罢甘休,而以他所了解,李道也不是可以好好说话的家伙。

    他第一次有些后悔生下张少昌这个儿子,你说别人的儿子会替父亲分忧,你怎么尽是给我惹麻烦,而临死的时候,还给我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

    他脑中想了许多办法,但都觉得不妥,最后只好约见自己的临时盟友方语了。

    铁拳门陷入困局,五合会同样如此。

    方语在得知消息后,神色同样难看到极点。

    他也明白,现在的李道,已经不是五合会可以轻易消灭的存在了,即便是他出手,也难以确保成功。

    这就陷入了一个问题,他们必须要想办法将这件事情处理掉,一是付出代价无论如何都要将李道杀死,另外一个就是尽全力和李道修补关系,免得日后李道进一步强大后,连寻找他们五合会的麻烦。

    现在的李道,五合会还有选择的余地,一旦李道真修炼到可以以一己之力力压五合会的程度的话……

    但这都不是妥当的办法,前者成功的把握不大,之前的李道已经难杀掉,现在就更加如此了,一般的七流高手真的能对付他

    而选择后者的话,五合会在和李道的争斗,就会全面陷入下风,以后在洛城也抬不起头。

    “会主,对不起,都是我闯下了大祸。”许兰州深深的低下头颅,满是愧疚的道。

    这位五合会长老,是方语一力提拔的,对方语一向心怀感激,这件事情因他而起,让方语和五合会都疲于奔命,结果却弄到这个田地,许兰州真是又忏愧,又惶恐。

    方语看着许兰州,心中虽然已经对这位亲信生出厌恶,但依旧满脸的慈悲,道:“你的儿子都死了,我还能怪罪你什么呢杀子之仇,如果都能漠然视之,那我才真的对你失望呢!当时李道只是个无名小卒,你找他报仇完全没错,只可惜啊……”

    只可惜什么只可惜现在对方已经是洛城数一数二的天才,甚至身在秘境就名动天下,看样子连洛城都困不住对方。

    当日原本应该是没有半分错的决定,现在却变得大错特错,为我和五合会惹下了滔天的祸患。

    许兰州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道:“会主!你对我和我许家都有大恩,没有你的全力支持,我许家早就泯灭众人矣!今日之祸,既然在我,那我就理应一力承担,假若那李道真不可制,我愿以我项上人头平息他的怒火。”

    方语沉默,良久才道:“起来吧!你的心意我明白的,不会有那一天的。”

    的确不会有那一天,真的那样做了,他方语也没有资格做五合会的会主了,连自己的亲信都保护不了,被一个毛头小子所制,就算五合会的人不说什么,他也没有脸面继续呆在会主的位置上。

    而且,李道的愤怒,岂是许兰州一颗头颅就可以熄灭得了的这也太过天真了。

    许兰州身子颤抖,眼中满是热泪,点头道:“会主对兰州的恩情,兰州无以为报,只要有我一日,我许家定对会主死心塌地,绝无二心。”

    方语道:“好!不过,你大可不必担心,真的事不可为,我会考虑召回镇儿的。”

    许兰州一怔,心中感激更甚,方镇,是方语的儿子,方语托着关系,送了出去,加入了外面的大宗派两仪剑宗,因为天资出众,颇受两仪剑宗的重视,方语对方镇寄予厚望,希望他可以带着五合会和许家一飞冲天,一向都不会打扰儿子修炼,但现在竟然也有那样的心思,看来局势真的恶劣到极点了,可刚才方语还安慰他。

    有主如此,仆复何求

    许兰州只恨不得不能为方语肝脑涂地。

    方语看着许兰州的表情十分满意,不过现在还不是打扰方镇的时候,只要有方镇在,五合会就算覆灭了,方语都无所谓,随时可以重建,如今还是慎重一点,找张振天谈谈,对方也应该处在焦头烂额之中吧。

    张振天和方语,两位难兄难弟,在困扰之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对方,当真默契。

    两人很快就聚在了一起。

    “方会主,你们该不会打算和李道那个小畜生和解吧”张振天开门见山问道。

    “看来,张门主是打算和李道斗到底了”方语有些吃惊道,虽然杀子之仇不同戴天,但那也要分对象和场合,现在李道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像他们这种一方势力的主宰,为了自家家族的存亡,所在门派的安危,也不是不能忍下来的,以后再徐徐图之就可以了。

    张振天道:“我也想和李道和解,但是我能忍下丧子之痛,那李道能忍受这些日子被追杀的仇恨吗”

    方语沉默,他也觉得不太可能。

    这真的只能怪李道的表现,太过强硬了,和两大势力斗了那么久,似乎一点儿服软的意思都没有,你说你这样的天才,被大势力追杀,不躲起来修炼,期望他日修炼有成报仇雪恨,偏偏招摇过市,赖在洛城不肯离开,冒险和两大势力厮杀,真是胆大包天到极点了。

    在秘境中,李道也是霸道到极点了,无论是哪方的人,都敢抢夺果子,毫无顾忌,很难想像这样的人会轻易放下心中仇恨。

    “张门主的心情,我十分明白,但希望你要清楚,我们的机会不多了。下一次如果还不成功……”方语深深的看了张振天一眼。

    张振天点头,下一次还无法成功,那以他们的本事,恐怕是无法解决李道了。

    李道这样的天才,是不可能在原地踏步的,只要不意外陨落,就会不断的变强,最后到达一个他们无法企及的境界。

    ……

    青锋派秘境驻地。

    白衣女子身边多了几个白衣人,各个目光傲然,似乎没有事物能入他们之眼一样。

    而这个时候白衣女子站在当中,依旧有鹤立鸡群之感,但其中一个老妇,目若寒霜,连白衣女子都觉得拘谨。

    旁边的青锋派之人,上到掌门单无双,下到普通弟子,都噤若寒蝉,缥缈派的高人到了,之前就没有什么话语权的他们,现在恐怕只能沦为附庸了,堂堂洛城第一势力,竟然沦落到这个田地,真是……

    单无双心中不忿,但是连愤怒握拳的举动都不敢表现出来。

    “姗姗,派中原本打算让你暗中帮助青锋派一统洛城,他日好独霸秘境,想不到秘境竟然提前开启,让我派错过了一个大机缘。”老妇满头银丝,话语中透着威严。

    “陈长老,对不起,是我没有将事情办妥。”白衣女子诚惶诚恐道。

    莫珊珊作为缥缈派这一代的杰出传人之一,这次出来处理洛川秘境的事情,可不仅是普通的任务,是对她的一场考验,关乎宗门以后赐予她资源的多寡,如果对宗门贡献够大,赏赐将会极其惊人,甚至有机会让她成为掌门候补。

    但现在这事情看起来是黄掉了,帮助青锋派一统洛城的事儿,才刚起步,洛川秘境就浮出了水面,弄得人尽皆知。

    “我这个老太婆,向来不讨人喜,很多人都说我不近人情。但这事情不能怪你,你不必自责,可能是我派功德不够,不能独享这份机缘。”银发老妇扫了莫珊珊一眼,语气生硬,但话语却让莫珊珊一喜。

    “是的,多谢陈长老。”莫珊珊道。

    银发老妇连头都不点,直接扫向青锋派的人,目光最后落在单无双身上,道:“你们青锋派从现在起,就是我们缥缈派的附庸,听从我们吩咐行事就可以了。不要试图拒绝,你们还没有那个资格。”

    单无双心头一沉,暗骂道:怪不得别人说你不近人情,你根本就是灭绝人性!我就瞧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等我儿成长起来,有你这老太婆好看!

    心中愤怒到极点,但单无双脸上却挂着笑容道:“这自然,能为贵派办事,是我们青锋派的福分。”

    青锋派的人见到掌门这幅阿谀奉承的态度,许多都感到羞耻,但也有些圆滑的,顺口拍起马屁来。

    “废话真多!”银发老妇没听几句就道:“有废话的力气,还不如给我去搜刮果子,这些次品果子我缥缈派虽然不缺,但从不嫌多。”

    众人闻言噤声,总算见识她的不近人情了。

    银发老妇冷哼一声道:“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就别打扰老朽休息了。”

    莫珊珊恭声道:“派中要我留意的洛家父女,进入秘境后,就没有人见过他们了。”

    银发老妇道:“洛家啊不用管他们,他们虽然没落了,但许多洛家的高手曾走出去,对付他们的话,一旦那些家伙回来,我们也不好交代。”

    青锋派的人闻言疑惑不解,连其他缥缈派的弟子也是一头雾水,唯有莫珊珊眸中精光一闪,走出去吗那的确是不得了的人物了,想来也不奇怪,洛家和缥缈派同样是传承千年以上势力,洛家现在虽然破败,但肯定也有风光的时候。

    笔趣阁手机阅读网址:http://m.abocms.cn